落樱兰
落樱兰

落樱兰

咪咪果冻条作者

穿越

23.2万字完本2019-04-23

在线阅读VIP订阅书架
落樱兰是由作者咪咪果冻条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穿越小说,小说落樱兰全文讲述了一千年以前,天宫里的樱花园里住着一个美丽的仙子。她是专门为王母娘娘种樱花树的仙子,王母娘娘唤她为樱叶。因为一次意外,她坠入凡间,了解了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并与凡人相恋。玉皇大帝得知此后,龙颜大怒,并把樱叶贬下凡间,却又因此而种下了恶果………她,21世纪的跆拳道黑带兼每年柔道大赛冠军的侠女叶灵安。因为意外的死亡而穿越到了古代……点击展开阅读
《落樱兰》是由咪咪果冻条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穿越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3.2万字,目前以更新完,落樱兰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千年以前,天宫里的樱花园里住着一个美丽的仙子。她是专门为王母娘娘种樱花树的仙子,王母娘娘唤她为樱叶。因为一次意外,她坠入凡间,了解了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并与凡人相恋。玉皇大帝得知此后,龙颜大怒,并把樱叶贬下凡间,却又因此而种下了恶果………她,21世纪的跆拳道黑带兼每年柔道大赛冠军的侠女叶灵安。因为意外的死亡而穿越到了古代……

免费阅读

樱落风吹泪满天,

春叶洗雨地自偏。

回眸仙灵建安在,

胡云谋子求神仙。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从我第一眼看见它起,便被它字里行间有如行云流水般的感觉给吸引住了。据说,这首诗还是一首藏字诗。流传千年却无人能解,很是深奥啊。我时时刻刻想着这首诗的解法却还是无所思路。

阿弥陀佛。一个穿着金色袈裟的和尚突然窜出来,双手和掌站在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思绪,也阻断了我行进的步伐。施主请留步,我看你印堂发黑,今晚必有大凶之兆。这条路已被人下了魔咒,贫僧建议施主绕道而行。他虔诚地低下头对我下了绕道令。

什么?要我绕道?我绕道了该怎么回家啊。本来这条路就是死路,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口,绕了道也还是会走上这条道。这个和尚有毛病吧,难不成是个江湖骗子?专门骗我这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咳咳人家过了今天就十八了好不好。但是,这和尚这么晚了还出来行骗,真缺德!

走开啦,我没时间听你在这唧唧歪歪的,挡了本小姐的路了。我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他下了让道令。

施主执意要走这条路,贫僧也无能为力,妄请施主保重,南无阿弥陀佛。说了一句法语,便渐渐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最后凭空消失不见了。

而我却怔怔地愣在了原地,他怎么突然变不见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和尚难道是个神仙?额不可能吧,难道是鬼?鬼里哪有和尚,也不可能。啊!我知道了,他就是传说中的——江湖骗子,怕被我待着,所以跑的特别快。嗯,就是这样。

施主,贫僧法号无衣。夜空下,声音悠长而遥远,却没有那和尚的身影。看着三三两两的几个人,他们好象没事儿似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听得见?嘶——倒抽一口气,还是先走再说吧。

今天真是见鬼了,想起前几天有几个邻居还在那聊的热火朝天的见鬼话题,难不成我也见鬼了?郁闷啊郁闷,我怎么这么衰啊~~~先是被男朋友甩了,晚上又碰到个神经病,说我有胸罩==呃~~~女的不穿胸罩还男的穿么?(某咪恶搞,PIA飞我吧,头上顶串冰糖葫芦继续写-)真是倒霉的事今天全让我给碰上了。

不过,想到前几天有人提起撞鬼的事,听起来还真的蛮让人毛骨悚然的。

听说,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孩。他们总说那个女孩的幽魂在晚上,始终都会在这条小巷里徘徊,久久地不肯离去,说是想要找个替身去为她报仇。但是也有很多人不信,毕竟没有人真正的见过,觉得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心里在作祟罢了。可是,恐惧,往往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了

记得前几次,有几个大胆的邻居们,想斗胆去试一试。所以,他们玩到凌晨才醉醺醺地回来。刚开始他们走了几步,觉得并无任何异样,他们悬着的心也就这样放下了。可就在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只有十步之遥时。突然——

一阵阴风吹过,一阵幽幽婉转的歌声响起。没有歌词,没有声调,只有啊啊的尾音消失在前方。那种轻飘飘,软绵绵的感觉中,还夹杂着一丝凄凉,一丝悲哀,一丝无奈和一丝离愁这种感觉让他们不寒而栗,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

其中一个还算清醒人循声望去,手颤抖着拉着一旁人的袖子,还不等那人作出回应,便啊的一声就跑了。那个人并不是不想回答他,而是,他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了。紧接着,那个害怕的人也跌跌撞撞逃也似的跑掉了。只剩下那个还在酩酊大醉的人,还在摇摇晃晃地继续走着,并没有发觉他的朋友已经全消失不见了。

但当他窝在墙角边吐完后,快要虚脱昏睡的他无意中看向了前方的拐角处。

只听见,

啊——一声大叫刺破云霄,惊起的乌鸦嘎嘎地飞过。那个酒醉醒后的人脸色苍白地跑进了屋,只留下那个诡笑般的幽灵。呵呵~

隔天,有人说:那几个试着探险的人,那晚过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肯出门。缩在墙角边不听地摇着头,嘴里还在念叨着: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他的目光好呆滞,像是被什么惊吓了一般,我看他准是看到那个女鬼了。

邻居们都在讨论着那几个冒险的人,最后统一决定把他们送去了——精神病院。

想起这个传说,在看看前方不远处的那棵高大的却神奇的没有沾染到一丝雪花的樱花树,总感觉在夜色下散发着微微的粉光,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因为,离家不远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搬家,家旁都会种着一棵美丽的樱花树。好象我与它,有着什么不解之缘。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刮着我的小脸生疼。冰冷地雪花落满了我的全身,我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暖暖的热气把雪花消融了。

刚在跆拳道馆热完身的我,虽然身体暖和和的,但一到外面来,刺骨的寒风还是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虽然我很不喜欢这个季节,但我不得不承认,现在已是寒冬。

昨天刚拿到了柔道大赛的冠军。一进教室门,便被一大群热情的同学簇拥着。恭喜声,赞美声连绵不绝。同学们的热情远远高过了我心里的兴奋,哪知今天,却下起了大雪。

阿啾!我打了个喷嚏,擦了擦快要流下来的鼻涕。这是个什么鬼天气,这雪说下就下。我在心里不满地嘀咕了句。

离家还有十步之遥,一想到那个诡秘的传说,我的心就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我低着头数着步子向前走着,一步、两步、三步

灵安灵安阴森森的声音在我四周环绕着。

是谁?是谁在叫我?我反映灵敏地觉察出了动静。不对劲,不像是人的声音,人的声音不会这么冷的可怕。难道是鬼?嘶——想着,我便吓得牙齿打颤。不可能,不可能!这世上哪来的鬼神之说,肯定是自己平常恐怖小说看多了。

不理它,继续走

灵安灵安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你是谁?我颤抖着声音问,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看着并没有什么另人可怕的东西,随后又壮了壮胆子,你别吓我,我不怕你的。

XIU地一声,一团青光逐渐亮起,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一个披头散发穿着青色衣服(貌似还是一件古人穿的衣服)的女人站在我的面前,她脸上的笑容让我感到可怕。

你你是?我虽然害怕,但看到她那副有点儿可爱,有点儿憔悴的模样,让我的怜悯之心开始泛起。她身上穿着一件长长的衣衫,整个人透明地仿佛是快要消失了似的。呀!我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和尚说的话,难道真是撞鬼了?妈妈咪呀,人家好心提醒我,我却把人家当神经病看,真是罪过罪过,这回还真是轮到我倒霉了。

我是青儿呀。那个女鬼报上名来。

你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出来吓我,你为什么不在下面,跑上来干嘛?对着这么一个鬼魂说话,别人肯定会把我当疯子看吧。

我不想害人。她幽幽地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那你跑上来吓人干嘛?吓人不是你的错,但凭空蹦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我是为了找你,小姐。她抬起头来,正视着我的眼睛。

小姐?我并不是什么小姐,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我只认识人,哪儿来的鬼朋友,貌似不记得了。

你当然不认识我,因为你是小姐的后世。而你就是我前世的小姐——樱叶。樱叶?不认识,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前世?我对自己的前世不感兴趣,我只要过好这一辈子就行了。

突然,我想到了前几次有人撞鬼的事情,难不成这个传说中的鬼就是她?

你就是前几次跑出来吓人的鬼?见她不答,我又加了几分肯定道,难道前几次真的是你跑出来吓他们的?想起那几个已经被吓出精神病来的可怜男人,我就深表同情啊。连我这个女人都不如,我看他们还是在精神病院待着好,免得出来被吓得一不小心翘辫子了。呃~~~~只不过这个青儿刚出场时,还真是把我给吓到了。更没想到的是我居然会和鬼聊这么久,奇迹啊——

我只是为了上来寻找小姐,一时觉得无聊罢了,所以想解解闷我无心想吓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的胆儿这么小。青儿在我面前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还真让我很是不习惯。哪有鬼怕人的,听说过么?(话外音:有啊有啊,鬼怕人点灯某女猪当场把作者PIA飞)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小姐呢?

因为樱花啊。呃~~~这也可以当作理由么?

你说前世我是你的小姐,你是我的丫鬟?还是扯到正题上吧——

不是,青儿不是丫鬟,青儿是奉王母之命服侍您的。有区别么?额不对,她刚才说什么?王母?难道是拍神话剧么,还王母捏。

你是说这个王母?我紧着脑袋,右手食指伸成一个I形,向上指了指,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我们这样说话难道不怕被人当成怪物看么?

呵呵,小姐。难道你不觉得今晚特别安静,月亮特别圆么?她捂着嘴偷笑道,笑的声音真是有点贼兮兮,恐怖的音效让人感觉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了。今天月圆之夜,嘶——还真是作案的好时机啊。啊!我明白了,难怪没有人发现我们这里,也没有人把我当神经病看,原来这都是她搞的鬼啊。

我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她,她那具鬼身被我盯得发毛,嘴角抽搐道:是的,小姐。这里已被我布下结界,其他人不会发现这里。她随后露出了一副伤感的神色,几千年了,没想到小姐的转变会是这么的大。

你说的那个小姐,也就是我的前世,她究竟是个什么人?

青儿为难地看着我,小姐,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然我就会灰飞湮灭!眼底藏不住的悲伤情绪,看着真叫人忍不住想安慰几句。她随后吸了一口气,提起神来,不过,我在人间等到了几千年,为了就是等到小姐你。如今,我已找到小姐了,我的任务也该完成了。小姐,只有你才能够救我,才能够扭转千年来的命运!

扭转命运?我听不懂她的话,只是听到了这几个貌似关键性的字,反复低声呢喃着。

忽然,眼前的青光在逐渐地消失,慢慢地褪色青儿奋力挣扎着,眼里满是惊恐,面孔也因为挣扎而变得扭曲起来。

青儿!青儿,你怎么了?我忽然担心起她来,担心起这个我唯一的鬼朋友。

小姐,我我已经泄露了太多的天机,这几次我都是偷偷跑上来的。他他已经知道,要抓我回去了。小姐记住,你死前会出现一个幻象,千万要闯过去啊——青光渐渐缩成小小的圆点,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

阴风呼呼地吹过,卷起了飘落而下的樱花瓣。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一场虚幻美丽却又真实发生过的梦。只不过现在的我,脑子里还是一团散不开的糨糊到底怎么了?什么死,什么幻象?想到刚才青儿说我会死,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而且我还会跆拳道、柔道、空手道,什么道都会,怕什么

但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正从我的头顶上留下,黏黏的是雨水吗?可是地上干干的呀。是泪水吗?笨呀,泪水又不是从头上流的。可那是什么呢我缓缓抬起手,轻轻摸了摸额上的粘稠液体

触目惊心地血渍染上了我的手指,血缓缓流下。为什么我会突然流血?感到奇怪的我余光瞟向了一旁的墙上,一个高高的黑影正拿着棒子举过头顶,是又想来第二下吗?

趁他下手之前,我迅速转过身,对着他的命门就是一踢。倒退几步,我虚弱地扶着墙,甩了甩有些发昏的脑袋。在他吃痛捂着被我踢中的地方时,我突然发现他的脖颈上有东西在泛着白光,顺势便逮下了那条在月光下泛着白光的项链,靠着墙滑落在地

他捡起从手中掉落的棒子,站起身来面对着我。我模糊地看着他,一套全黑系列的装扮,连脸上都戴着黑色的面具,真是阴险!我在心里咒骂了句。只不过他的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却让我感到分外熟悉。

看着他愤愤地丢下棒子转身离去,消失在了黑夜中,我的唇边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等着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而这条项链就是我为了找寻你的证据!

唉,亏我把那和尚还当成神经病看。这就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原来,遇见青儿不是我的大凶,而被人袭击才是我真正的大凶之兆。

暖暖的血液从头上流下,给厚厚的雪地染上了一层刺眼的红色。一股腥甜从喉咙涌出,预告着我,即将死亡。

飘飘呼呼——飘飘呼呼——

忽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就像是飞上了云霄般,身子顿时轻飘飘的,我是来到天堂了吗?

缓缓地张开双眼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大大小小的白色漂浮物在轻轻的移动。这是云吗?我摸了摸,冰凉的感觉遍满全身,我不自觉地展开笑颜。原来死,也是一件好事呀!像是被解脱,又像是获得了重生。

难道这就是通往天堂的必经之路?

我缓缓地闭上双眼,等待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我想,这么善良的我,死后一定会被化作天使来点化人间吧。(小小的自恋一下下)

过了好一会儿,我睁开眼睛,以为自己到了那个另人们向往的幸福天堂。哪知道,我却还是停留在半空中,没有上升,也没有落下。一动也不动,像是被定格了般。

怎么回事?我被眼前这奇怪的现象吓得冷汗直冒,赶紧想了想。我不是死了么,应该去天堂呀,怎么、怎么还是在这里?我瞄了瞄脚下,豆大的汗珠不禁从额头上滑落下来。

可恶!怎么会这样?我忽然想起青儿消失前所说的,在我死后一小段时间里会出现一个幻象,难道说我此刻就身处在幻象里。

可是,现在又该怎么办呀!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眼泪顿时流下。我发誓,这一滴泪可是我急出来的。

刚一滴泪水落下去,眼前的景象又刷的一下变了

此时在我眼前的,不再是一片片白色的云朵,而是一些郁郁葱葱的树木。虽然没有几根,但还是绿绿的,油油的。鸟语花香、莺歌燕舞,空气中到处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花香,似月季,又似玫瑰

我像是看电影般地欣赏着这一片另人赏心悦目的景色,耳边呼呼的微风声撩起了我额前的刘海,我这才开始疑惑起来。这,又是哪儿?

经过那一次奇怪的景象,我不再像刚才那样慌慌张张,反而现在有点沉着冷静。看着眼前这美好的景色,我竟有一点儿留恋。哎~~这比我那的四季好的多了,这儿又是花香,又是飞鸟,而我那却

我那?我的脑海突然很快的搜索到这两个字,感觉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但又觉得有点弄不清楚。难道,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小月,快过来!姐姐抱抱!

忽然,一个温柔娇嫩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额~~怎么这么奇怪,她怎么穿着个古装,难道是在拍戏么?可是,摄影师呢?我瞄瞄四周,什么也没有!

一个身穿黄衣丝绸衣服的漂亮女人走了出来,怎么这么眼熟呢!她那白皙的肌肤就像是像是能滴出水那样,妖媚的眼睛透露出数不清的复杂情绪,显得略微的低沉。那黄色的丝绸薄薄的,还是透明的,胸口处大胆的露出那鲜红鲜红的绸缎,那丰满的身材是许多女人羡慕不来的

只见她的怀里抱着一只洁白如玉的小兔子,她的一只手托着它的四脚,另一只手抚摸着小白兔上的绒毛。动作是那样的轻柔、缓慢,眼里有道不明的痛楚。

娘亲!抱抱!云儿要爹爹!

一个差不多两三岁的小男孩,从屋内颠颠簸簸地跑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他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轻轻拽着女人的衣角,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女人眨巴着撒娇道。

乖!云儿,娘亲抱抱!不哭不哭。女人轻声啜泣着,放下了手中的小白兔,转身疼惜地抱起了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很乖的上了那个女人的怀抱。娘亲!娘亲!爹爹去哪了,爹爹为什么不要我们了?云儿要爹爹!呜~~~小男孩急得哭了起来,女人没有安慰着小男孩,自己也跟着孩子一起哭,仿佛想要把自己所有的泪都流干似的

看着这一幕,我也跟着伤感了起来,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捂住了嘴巴,克制着自己坚决不要出声,免得被发现了。我好象早就淡忘了刚才的疑惑,心里在为那女人报不平。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女人感到特别的熟悉,她看起来好眼熟,我好象在哪见过哎呀,想不起来。

看着女人滴答滴答掉下的眼泪,我突然想起

可恶!那个男人是谁?那个负心汉是谁?铁定又是抛下了孤儿寡母的,又找别的女人去了。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哼!真不是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跟孩子都不要,动不动就在外面粘花撵草的,我真恨不得把那个所谓的狐狸精和负心汉大卸八块!好为天下的女人咽下这口气,我生气地跺了跺脚。

嘎吱-

是谁?

糟糕!我一不小心激动地踩断了一根枯树干,怎么办?被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哎呀~~~算了算了,还是三十六计——跑为上计吧!现在走肯定是来不及了的。

我一转身,硬着头皮火箭速地朝身后的路奔去。我跑呀跑~~跑呀跑~~嘿休嘿休~~跑呀跑~~我擦了把汗,我继续跑~~我还要跑~~我跑!跑!跑!呀,前面有一个黑漆漆的洞,不管里面是什么,还是先跳进去避一避再说吧。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落樱兰》为作者咪咪果冻条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