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男人
第四个男人

第四个男人

夏韵秋云作者

幻想

15.5万字完本2019-04-23

在线阅读VIP订阅书架
第四个男人是由作者夏韵秋云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幻想小说,小说第四个男人全文讲述了在一个遥远的美丽的仙岛上,居住着十位美丽善良的蝴蝶仙女,她们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统治者。这里是三界统治者的诞生地。在仙岛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莲花塘,莲花塘的中央有一朵奇大而又美丽无比的含苞欲放的花朵。这时候十位仙女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他们口里念诵着口诀,并将手一齐指向那一朵最大的荷花,用法术为它提供充足的能量。一个新的统治者就要诞生了。她身上聚集了以前所有统治者的力量,可谓是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啊。点击展开阅读
《第四个男人》是由夏韵秋云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幻想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5.5万字,目前以更新完,第四个男人小说主要讲述了:在一个遥远的美丽的仙岛上,居住着十位美丽善良的蝴蝶仙女,她们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统治者。这里是三界统治者的诞生地。在仙岛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莲花塘,莲花塘的中央有一朵奇大而又美丽无比的含苞欲放的花朵。这时候十位仙女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他们口里念诵着口诀,并将手一齐指向那一朵最大的荷花,用法术为它提供充足的能量。一个新的统治者就要诞生了。她身上聚集了以前所有统治者的力量,可谓是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啊。

免费阅读

在一个遥远的美丽的仙岛上,居住着十位美丽善良的蝴蝶仙女,她们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统治者。

这里是三界统治者的诞生地。在仙岛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莲花塘,莲花塘的中央有一朵奇大而又美丽无比的含苞欲放的花朵。

这时候十位仙女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他们口里念诵着口诀,并将手一齐指向那一朵最大的荷花,用法术为它提供充足的能量。一个新的统治者就要诞生了。她身上聚集了以前所有统治者的力量,可谓是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啊。

施展完法力后,十位仙女议论说:“她是个女孩”。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还从未出现一位女统治者啊!”

“该不会是那个程序出什么问题了吧?”

“不可能”……

几位蝴蝶仙女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一切都随缘吧!”这是裴仙女(老大)说了一句.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玚仙女(老二)会意地点点头……

四十九天后,莲花已经成熟了。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莲花塘中央的那一株最大最美的莲花时,莲花开了——从外向内一层层地开了,莲花的中央坐着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她有着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美人,的确可以迷倒众生啊。

这时十位蝴蝶仙女飞了过来,说:“拜见世尊。”

这时世尊睁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世尊说:“各位奶妈不需要客气,以后叫我嬿儿就可以了。十位奶妈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啊!”说完,十位奶妈便回去了。

三十天后,十位奶妈又回到了莲花塘。这时世尊飞出了莲花塘“奶妈们,最近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吗?”

“最近由于处在新旧统治者交换期间,魔界趁机挑起战争,引起三界的混乱,现在最受苦难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凡人了,对于强大的妖魔他们根本无力反抗。我们和仙界虽然尽力与魔界抗衡,但那个魔头法力太高,他领导的魔界战士英勇善战,几乎是百战百胜,使我们手足无措。”

“一个魔头竟然会把三界搅得鸡犬不宁,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我们走吧!”

嬿儿(戴着面具)以及飞出了世尊岛,外面战火弥漫,到处都是烧焦了的树木、草地,满山遍野都有许多孩子在哭着找妈妈,嬿儿眉头紧锁,她咬着嘴唇抬起头,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一悲惨的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到两大对立的队伍正在激烈的进行战争。这时嬿儿以及蝴蝶仙女们也加入了其中。

这时,大魔头说话了:“黄毛丫头,刚发芽就想与我对抗,你还嫩了点。”

嬿儿也不甘示弱,说:“是吗?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吗?”说完便接着打起来了。

这时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嬿儿和魔头你一招我一式势力相当,谁也不吃亏,谁也不占光。

过了一会儿,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世尊,我们这边快支撑不住了。”

还没等嬿儿发话,这时,魔头便说:“支撑不住就投降吧!这世尊的位置本来就应该由我来坐。你这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凭什么坐在这个位置上。你觉得你有当世尊的本事吗?”

“有没有比比看不就知道了。”

“比就比,谁怕谁呀!”接着,便又打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传来一声“嬿儿,我们真的快招架不住了”

“那先撤吧”。

于是神仙等都撤退了。

“大王,我们不追吗”

“不需要了,这天下早晚是我的,哈哈哈……走,乖儿子,我们回家好好庆祝一下,今天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功绩,可是能摸到这个黄毛丫头的武功底细也不错啊!”

“那,她的武功怎么样啊?”宽儿问道。

“跟你爹我的武功差不多啦,我不能保证能打败她,但也不会输给她。宽儿啊,等我当上了世尊,一定给你找个漂亮的媳妇,不管是神仙还是凡人,只要你喜欢,爹都给你娶回来。”

宽儿叹了口气,拨开了魔王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爹啊,我们能不能不打了啊,我们……”

“儿子,我看你也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嬿儿一行离开人间后,便回到了世尊岛。

“嬿儿,今天与魔头交手,感觉怎么样?”彤仙女(老三)问。

“他的武功并不在我之下,而我们双方人数也差不多,真想不到我们的优势究竟在哪里。”嬿儿叹息着说,“传我的口令,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迎战。顺便让玉帝告诉太上老君,让他研制一种能让人忘记追求权力的忘我丹。”

“是,世尊。”

“嬿儿,难道你……”

“不错,必要时可让那魔头吃下那忘我丹,这样便可以天下太平了。”

“这样的办法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嬿儿,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吃毒药啊?”糊仙女(老七)不解地问。

嬿儿摇摇头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论是人,是仙还是魔,都有他善良的一面,我相信大魔头也不例外,所以我们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是啊,我觉得嬿儿这样做事很有道理的。”

“德妹(老六),对于这类事情,你有过不同意的时候吗?”郅仙女(老四)说。

“好了,别吵了。”裴仙女说,“嬿儿,不管你做怎样的决定,我们十姐妹都会支持你的。”

“好了,奶妈们,我想你们也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嬿儿,你也休息吧,我们先告辞了。”裴仙女说。

十仙女走后,嬿儿感到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无聊之际,她走出了厅堂,想要四处散散心,顺便也想一想怎样对付魔头。

不知不觉,嬿儿来到了一个庭院前,嬿儿走了进去,走到庭院中央螺旋似的房子前,正要仔细端详,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世尊,什么风把您吹到寒舍前啊。”

嬿儿吃惊地问:“你是谁啊?”

“我是智慧,因为寒舍简陋,世尊就不必进来了。”

“恩,好吧,那我应该叫你智慧老人吗?”嬿儿有些惊奇。

“随你怎么称呼我都可以,你今天能走到我这儿,一定有什么心事吧?”

嬿儿也毫不隐藏,“我现在正在为那个魔头的事心烦呢,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对付他,智慧来人,难道每一个新的统治者都要面临这种事情吗?”

“不错,只不过,他们处理的事情可比你简单多了。”

“那他们是怎样对付谋反的人呢?”

“很简单啊,一刀便解决问题了。”

“看来,我所面临的对手更胜一筹啊。”

“这也许是上天对你这个女统治者的考验吧!”

“那我应该怎样对付他呢?”

“我这儿有个宝葫芦,你拿去吧。你只要让他手拿葫芦喊一下那个魔头,只要他答应了,便会被吸进去。”

嬿儿摇了摇葫芦,又惊又喜地问:“里面盛着什么?”

“忘我水,我想太上老君的忘我丹至少要在炼丹炉里炼七七四十九天吧!你难道有那么多时间吗?”

嬿儿摇了摇头,她又不解的问,“你怎么会知道?”

“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就一定会知道。”嬿儿高兴地说:“宝葫芦我先借去用一下,谢了。”嬿儿笑了笑,便拿着宝葫芦走了。

嬿儿(戴着另一种样式的面具)带着宝葫芦来到人间,大声喊道:“大魔头,你给我出来。”

“黄毛丫头,你又来做什么?”魔头看到了嬿儿手中的宝葫芦,说:“该不会要投降,给我送礼来了吧!”

嬿儿说:“大魔头,你若不知悔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啊,那我就看你怎么不客气了。哈哈哈……来人,上。”魔头和他的手下们对付嬿儿一个人,嬿儿故意败给了魔头。

嬿儿不服气的说:“你们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臭丫头,我们是魔,本来就不算是什么英雄好汉。兄弟们,看她白白嫩嫩的,吃了肯定很补,而且肯定会法力大增,怎么样啊?”

“好啊好……”众妖大声喊。

“爹,你就放了她吧。”这时宽儿从洞里走出来。

“乖儿子啊,放了她可不行,那不是放虎归山嘛,我要是放了她,那日后你爹我可就不好过了,不过,这样吧,爹把她当做礼物送给你。”

“臭魔头,死魔头,你快放了我”嬿儿装作生气的说。

“臭丫头,你这样骂我,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除非你叫我声‘世尊大王’哈哈哈……”

“对对对,叫‘世尊大王’”众妖们也应和着。

嬿儿低着头,偷偷地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叫就叫,谁怕谁啊?”“世尊大王”嬿儿的笑脸顿时僵硬了,“怎么没反应啊?”嬿儿心想。

随后她低头一看,才反应过来,原来宝葫芦还在嬿儿的腰里绑着,嬿儿眼珠子一转,抬起头笑着说:“世尊大王,我这儿有个宝葫芦作为见面礼,希望你别介意。”

“好,让人拿上来,”魔头高兴地说,魔头的一个手下就把绑在嬿儿腰里的宝葫芦交到魔头手里。

魔头正要打开宝葫芦,他的手下悄悄地在他的耳边说:“大王,小心有诈。”

魔头笑着说:“一个黄毛丫头搞不出什么大事,更何况她现在还被我绑着呢。”

魔头打开了宝葫芦,正向里看,嬿儿笑着说:“世尊大王,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你这个宝葫芦实在是太好了。”

嬿儿突然喊了一声“世尊大王”。

“哎”魔头应了一声,还没等魔头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吸进了宝葫芦里,宝葫芦随即飞到了嬿儿面前。与此同时,嬿儿用法力震开了绑在身上的绳子,将宝葫芦拿在手里,嬿儿用她的法力镇住了其他妖魔。

嬿儿来到了宽儿面前,对他说:“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父王的,我只不过会对他进行一番教化而已,四十九天后,在这儿等我,我会将你的父王完好无损的还给你。”

宽儿显得十分镇静,他点了点头。

“对了,刚才……谢谢你。”嬿儿笑着说,虽然宽儿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他的心意嬿儿是能感受到的。

宽儿轻轻地笑了笑,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说。

嬿儿回到了世尊岛,取了一瓶莲花塘的圣水,然后把它洒在人间,于是人间的一切都恢复了生机,那些因为三界的斗争而去世的人们也都复活了,人们忘记了这期间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一切都恢复到了战前的景象,当然这些凡人也忘记了仙和魔的存在。

十位蝴蝶仙女早已等待很久了,郅仙女首先迎上去说:“嬿儿,你太冲动了,你这样做真的很危险啊!”

“好了,人都已经回来了,就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了。”玚仙女有点责怪的说。

“不好意思,让各位奶妈担心了。不过,今天总算没有白跑一趟,我已经将那魔头摆平了。”

裴仙女看着嬿儿手中的葫芦,说:“你去找过智慧了吧?”

嬿儿笑着说:“对啊,他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如果没有他的葫芦,我还不会这么快就收服那魔头,他应该算是我们的恩人了。”

裴仙女叹了口气,说:“大家虽然住在同一个岛上,但是平常很少联系,一直以来,大家都陌生人一样,以后还是少来往为妙。”

嬿儿吃惊地问:“为什么呢?”

“以后你会知道的。”

嬿儿知道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没接着问。

她走到彤仙女面前,说:“彤妈,葫芦就先麻烦你帮我收着吧。四十九天以后你再给我吧。”彤仙女接过葫芦,十仙女就此退下了。

她们退下后,嬿儿就思考着,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裴奶妈不让自己与智慧联系,毕竟智慧也算是三界的恩人。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嬿儿偷偷地去找智慧了,她走到智慧门前,还没开口,就听到智慧说:“大难已结束,你是来感谢我的吗”

嬿儿说:“这次能成功收复大魔头,我十分感谢,你算是三界的恩人,不知你为何要帮我?”

片刻沉默之后,智慧说:“我不想帮你,只是不忍心看到凡人遭受如此的灾难,所以我不是在帮你,我想你的奶妈们也应该告诉你了,让你少跟我见面吧,所以你以后就不必来了。”

嬿儿非常疑惑,“为什么?”

“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们智慧世家世代世代都受到这样的教育。”

“什么教育?”

“与你们世尊保持距离,身为子孙,我必须遵守这样的规定,这次帮你,已经违背了我的原则了。”

嬿儿非常无奈,“所以,你才不让我进到你家,让我们只能这样隔门讲话吗?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感谢你,那我就先告辞了。”

嬿儿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49天很快就过去了,彤仙女将宝葫芦交给了嬿儿,嬿儿(戴着面具)拿着宝葫芦来到人间。

她远远地就看到了魔头的儿子,她来到宽儿面前,说:“现在,我将你的父王还给你,只是他跟以前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嬿儿打开宝葫芦,把魔头放了出来,魔头出来后,说:“多谢世尊不杀之恩,我感激不尽,日后我将好好管理魔界。”

嬿儿笑着说:“这太好了,那你们父子就好好聚聚吧,我先告辞了。”

嬿儿走了,魔头带着宽儿也返回魔界了。

嬿儿回到了世尊岛,十位蝴蝶仙女在外迎接她,裴仙女说:“一切还顺利吧。”

“不错啊。”

“那茹(老十),你把葫芦给智慧送过去吧。嬿儿,你以后就不要再去见智慧了。”

嬿儿把葫芦交给了茹仙女,然后又说:“我想到人间去玩一玩、看一看,这里以及三界的事情还得烦劳你们了。”

玚仙女说:“大难已去,你就去人间体味一番吧。”

“恩,有重要的事情我们会通知你的。”裴仙女说。

“那我就把人间的一些规矩告诉你吧,”哲仙女(老五)说……

嬿儿独自一人来到人间的繁华都市。

这里果然不一般,大街上人来人往,嬿儿穿梭在大街上,仔细的观看着人间的一切,与世尊岛相比,这里的确是热闹极了,只是她的美貌引得大街上的男男女女的观看,男的流口水,女的则是羡慕嫉妒恨。

有人对嬿儿起了歹意,便过来调戏嬿儿,“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吗?那大爷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这时,突然走来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他把歹人打在地上,歹人逃跑了,这个人对嬿儿说:“女孩子一个人上街,要小心点。”

“谢谢你”,嬿儿微笑着说。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在下告辞了。”这个人便离开了。

嬿儿也来到了一家客栈,订了一个房间,吃完晚饭后,就早早地休息了。

第二天,嬿儿早上很早就醒来了,洗漱完后就出门了,只见大街上人们都张灯结彩,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今天是七夕节,七夕节,奶妈们也多少给嬿儿提起过一些,没想到,自己初次来到人间,还能过一次七夕节,可是这好像是情侣才可以过得节日啊。

嬿儿在专心的想事情,也没有认真看路,一不小心,与对面走过来的男子撞了个满怀。嬿儿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男子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嬿儿赶忙从男子怀中挣脱开来,男子才会过神来,“不好意思,可能撞到姑娘了。”

“不关你的事,是我想事情太投入了,那我先告辞了。”

嬿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匆匆离开了,只留下男子独自一人望着嬿儿的背影发呆。然后,这名男子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马上给我打探一下关于这名女子的一切。”

“是”。

不知过了多久,夜幕降临了,大街上的一对对男男女女手牵手嬉笑着,嬿儿也高兴地玩着,虽然只有一个人,嬿儿就这样在大街上走着。

迎面也走过来一个人,嬿儿发现很眼熟,“哦,是他。”“你好,恩人,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

“你也是一个人吗?那我们一起玩吧。”

“这好像不太方便吧。”

“哦”,嬿儿应了一声。

“那我先走了,拜拜”,嬿儿便离开了。男子惊讶,一女子竟然如此热情,与她相比,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也太渺小了。

另一侧,与嬿儿撞了满怀的男子问属下关于调查嬿儿的事情,属下告诉他,该女子好像从天而降一样,根本查不到她的身世。

“接着调查,想办法把她找出来。”

毕竟从出生到现在,见过的女人不少,但嬿儿是唯一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

嬿儿一个人就在街上闲逛,忽然看到前方的一个舞台周围围着很多人,嬿儿便跑过去,只听上面有人在讲话:“欢迎各位来参加我们的‘爱情碰碰看’的游戏,应一位公子的要求,举办这个游戏,希望能让各位单身的人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现在我的面前放着两个箱子,各位公子从左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张纸,而各位姑娘们则从右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张纸,只要拿了画有相同图案的人,就可以在今晚成为情侣一起过七夕节,现在游戏开始。”

嬿儿觉得自己一个人玩也挺无聊的,就参加了这个游戏。

而一直在打听嬿儿的那名男子就站在台后,手中拿着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纸,以他的权势,要找到嬿儿在哪儿并不难,毕竟京城也就这么大,于是他便组织了这个游戏,一定程度上,他也想跟自己赌一把,突然他眼前一亮,他看到了嬿儿手中拿着的纸上的图案,于是,他就用笔把自己的纸上画了相同的图案,他又让手下的人把抽到与嬿儿相同图案的那个人给打发了。

他拿着纸片走到嬿儿面前,“姑娘,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今晚我们就一起过七夕节吧。”

嬿儿说:“的确是啊,那我们去哪儿玩呢?”

“你想去哪儿呢?”男子很绅士的询问嬿儿的想法。

“我无所谓的,只要是好玩的地方就行,你知道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男子似乎就在等待着嬿儿的这句话,“那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男子把嬿儿带到了一个湖边,湖岸上长满了各种美丽的花朵,旁边还有一个凉亭,月光洒在湖面上,美丽极了。“这儿好漂亮啊。”

这时,男子转身跑到花丛里,采了一大把花儿,他递到嬿儿的面前,微笑着说:“送给你”。

“好香啊,谢谢你啊,不过你的手好像受伤了?”嬿儿有点关切的问。

“没事的,只是被花儿刺了一下”,男子笑笑。

“那会不会痛啊?”

“不痛。”

嬿儿好奇地问,“这是哪儿?真的好漂亮。”

男子笑笑说:“你想不想划船啊?”

“好啊”,男子带着嬿儿上了一条小船,男子划着船,对嬿儿说:“这儿原本是一块荒地,而前几年我得到这儿后,就把它建设成现在这样了,湖岸上的花儿还是我亲手载的呢。”

“真的吗?”

“当然了,这儿的一切都是我精心设计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聊着,不知过了多久,嬿儿说:“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那我送你吧,你住在哪儿?”

“那好吧。”嬿儿和男子肩并肩地走在路上,而男子的随从们则远远地跟着。

“我就住在前面的客栈,你就送到这里吧。”

“你住在客栈?”男子感到十分惊奇,“是一个人吗?”

“对啊”

“那一个人来到京城,一切都要小心,而且你还是一个女孩子,不如我派上几个人保护你吧?”

“不用了,我会小心的,今天谢谢你,我玩的很开心。”

嬿儿回过头来,准备回客栈。

“可以请教姑娘的名字吗?”男子到底还是忍不住了,问一下名字似乎也不是很过分。

“我叫嬿儿”,说完嬿儿便回客栈了。

只留下男子一人呆在原地发呆。

刚来到人间的这几天,嬿儿感到玩的很开心,这里真的比世尊岛热闹多了,而且还认识了一些自己在人间的朋友。没有想太多,关好门窗后,嬿儿便睡下了。

第二天,当嬿儿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嬿儿打开房门,打算下去吃饭,却发现店小二站在门口。

“姑娘,你可起来了,楼下有一位公子都等了你三个小时了,可他却执意不让我们打扰你睡觉”。

嬿儿觉得很纳闷,自己才来了两天而已,会有谁找自己呢?嬿儿来到楼下,原来是昨晚的那个人,可是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呢?

看到嬿儿从楼上走了下来,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早上好,今天过来打扰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话倒是让嬿儿感到难为情了,“让公子你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我的不是”,毕竟不是很熟悉,嬿儿便与他客气了一番,“不过,不知公子找我所为何事啊”?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突然这样到访,的确让嬿儿小吃了一惊。对于嬿儿的友好,并没有任何反感,倒是让男子很高兴,“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有一场藤球比赛,我想你初来乍到,对一切应该并不熟悉,正好我有两张门票,所以想邀请你一同去观看”。

“好啊。”嬿儿正不知道该怎样打发时间呢,既然有免费的比赛可以看,何乐而不为呢?突然嬿儿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对了,这刚起床,还没吃饭呢?

男子也听到了,便说:“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正好就可以去看比赛了。”

“好啊,不过你再等我一下,我去准备一下”。

说着,嬿儿便跑上楼去了,给自己变了身衣服换上了,然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下楼了。

男子带着嬿儿来到了香满楼,这是京城最大的一家酒楼,这个酒楼总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是富丽堂皇,三层楼分别是三个不同的等级,每一个等级的价格是不同的,一般人只能在一楼、二楼吃饭,三楼一般都是给京城的高官准备的,只有特殊身份的人才有资格在三楼享用,因为三楼的环境与下面两层楼相比较为安静。

当然,嬿儿并不清楚这些,虽然眼前的这个人并无半点官架,但以自己的直觉,她能感到这个人的身份应该并不简单,即使他对自己只字未提有关于他的事情。

在三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嬿儿随便点了几个菜,对人间的饭菜,她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估计也差不多。

饭菜还没上来,嬿儿便和男子闲聊,毕竟对眼前的这个人一无所知,多少了解一些也是必须的。“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哦,你不说,我倒是真的忘记了做自我介绍了。我叫韩宇坤,是京城人士。”

嬿儿点了点头,“哦,韩公子。”

“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你不用这样客气,叫我宇坤就好了。”

朋友,他应该算是嬿儿在人间的第一个朋友吧。“好啊,认识你很高兴。”

饭菜已经被端上桌,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虽然空间不一样,但吃的东西还是差不多的。这顿饭当然是由韩宇坤结的帐,人间的钱——银子或者是银票,嬿儿是没有的,不过只要变就可以了,除了吃的东西嬿儿不想用变的,其他的东西,如果可以,嬿儿都会变来用的。

饭后,两个人便来到了举行藤球比赛的地方,现场的确是热闹极了。观众席上十分有趣,不少人在打赌,赌红队胜,还是白队胜,讲评人也都已经准备就绪,红白队的队员也在做着赛前的准备工作。

这种场面嬿儿的确是没见过,这几天的见闻倒是让嬿儿有点喜欢人间了。昨天过了一次七夕节,今天又将要看一场比赛,现在,嬿儿不得不承认,人间的确是一个十分热闹的地方,人多,活动也多,这点世尊岛的确比不上。

十位奶妈和历届的统治者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好好管理三界,偶尔的忙里偷闲或者微服私访时,才会到三界看看、玩玩。嬿儿这次出来,也算是打着微服私访的幌子出来玩玩,毕竟世尊岛实在是有点无聊,而且三界的事情又有十位奶妈帮忙打理着,所以,自己倒是可以放心的、痛痛快快的出来玩一下。

比赛开始了,双方比赛激烈,观众们也在呐喊着,嬿儿看不太懂,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一个藤球大家争来争去,好不容易抢到了又踢走,真是让人不太理解。

宇坤看着嬿儿坐在一旁发呆,与这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宇坤碰了嬿儿一下,“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高兴,比赛不好看吗?”

被他一碰,嬿儿回过神来,“这倒不是,只是我不太理解这场比赛。”

“不理解?为什么?”

“哦,我从来没玩过,也没看过这种比赛。”

嬿儿的话倒是把宇坤吓了一跳,在这个几乎是全民运动的时代,藤球可是一个大项目,应该不会没有人看过,难不成嬿儿是从什么穷乡僻壤来的?看她的气质又不像,怎么看都觉得应该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

宇坤这才想起来,除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名字,自己对她应该是一无所知,一个女孩子独自来到京城玩,的确是让人有所怀疑。京城毕竟是个十分混乱的地方,她的家人怎么会这样放心,还是她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从昨天开始,他就觉得嬿儿的身上存在着一系列的谜团。

想到这儿,宇坤稍微回了回神,得找个机会问问她。看着嬿儿一副不解的盯着场地上奔跑的队员,宇坤便开始给她讲述藤球运动,从产生到玩法、比赛,宇坤都详细的给嬿儿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直到整场比赛结束,嬿儿才对藤球运动有了一个差不多的了解。

不过,如果早知是这样,宇坤可能就不会安排这场比赛了。只因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把嬿儿约出来一起玩,便想了这样一个主意:举办一场比赛。虽然很仓促,但凭他的势力,一场比赛是完全没有什么难处的。这场比赛倒是在宇坤的心中给嬿儿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同时也是宇坤对她更加好奇了。

离开比赛场地后,宇坤便要带着嬿儿随处逛逛,“你是一个人来京城玩吗?”宇坤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还是开口了。

嬿儿也意识到,随着两个人的熟悉,他迟早要问一些关于自己的情况,于是嬿儿便为自己编了一个身份:我家在扬州,父母早逝,家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兄弟姐妹,父母生前是做生意的,所以留下了一笔财产可以供我生活。小时候,我听父母说,京城是一个繁华的地方,所以我从小就想到京城来玩,现在我长大了,所以就想出来闯荡一下。

宇坤听了嬿儿的一番自述,一方面觉得嬿儿很可怜,另一方面也觉得嬿儿有着其他女孩子没有的勇敢和执着,便在心里感叹: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如果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告诉我,至少在京城,很多事情我还是能够帮助到你的,不过,你打算在京城待多久?”

“一年半载啊。”

“哦”宇坤有点小失望,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行动了。

“不早了,天快黑了,我得回客栈了,你也回家吧。”

“你一个女孩子,我实在是不放心,我还是把你送回客栈吧。不过你打算常住客栈吗?”

“这个我还没想好,我觉得住客栈还可以,暂时一段时间都会住客栈吧。”

“哦,是这样啊。”宇坤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宇坤把嬿儿送回客栈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到客栈后,嬿儿关好门窗,用法术把自己的房间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使自己在房间里的任何动静,外界都无法得知。

之后,她便坐到桌子前,来了几天了,她当然没有忘记得跟自己远在世尊岛的奶妈们联系一下。

嬿儿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对着项链默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在眼前滑了一下,便出现了一个屏幕,上面出现了奶妈们的形象,“感觉怎么样啊?”裴妈讲话了。

“感觉还不错,在这里,我还认识了一个朋友。”

“你万事可要小心啊,人间向来是个复杂的地方,你可要当心坏人啊。”

“裴妈,你就放心好了,他们都是我的子民,又是手无寸铁的凡人,是不会伤害到我的。”

“这个我们当然不会担心,但你可别在人间闹出什么乱子啊,三界的局势刚开始好转,你可不要再搞乱了啊。”

“裴妈,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

“好了,不说了,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情况就随时联系我们,三界的各种事情我们也会帮你打理好的,你就好好地了解人间吧。”

“恩”。嬿儿又拿着项链滑了一下,把屏幕关了。

如果按照人间的年龄来算,那自己的确只能算是一个连路都走不稳的孩子,也怪不得奶妈们会担心自己。虽然出生的时间短,但按照自己的综合情况,包括身体和心理等各方面来看的话,自己也算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是因为嬿儿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宇坤对自己的想法不太单纯,但绝没有恶意,所以嬿儿想让一切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发展。关于爱情,奶妈们有跟自己讲过,包括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美的爱情故事,甚至是跨越凡界与仙界的七仙女与董朗的故事,奶妈也提到过,只是自己不太了解。嬿儿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竟然可以让人与一切不可抗拒的力量抗争,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

不过,嬿儿明白,对宇坤他不可能产生任何异样的感情,她的身份当然也不允许她这样做,所以,她可以放心的和宇坤在一起游玩。至于宇坤的身份,她不是很关心,因为对自己来说,无论是乞丐还是富商都一样,当然可能比这个还要复杂,但这一切对于嬿儿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想着想着,嬿儿就睡着了。

由于昨天睡得比较早,所以今天嬿儿早早地醒了,嬿儿洗漱完毕后,就下楼去吃早饭。吃完饭后,嬿儿就上街了,不知道该买些什么,就随便看看吧。走着走着,嬿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卖各种面具的,看起来不错,嬿儿便买了几个,既然来到人间,嬿儿就打算好好地玩玩,也许会用到这些面具。买完面具后,嬿儿继续沿着街道走,“的确是热闹的很啊!”嬿儿感叹道。

这样一直走着,嬿儿忽然看到前面有一个重兵把守的地方,嬿儿盯着这里看了半天,难道这就是奶妈说的皇宫?那人间的最高统治者应该就住在这儿了,嬿儿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自己在人间的这位最高等级的子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面具,嬿儿脑袋中闪现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夜晚总是来的特别快,在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梦乡,整个京城都变得十分安静的时候,嬿儿给自己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然后戴上了一个自己白天买的面具。全面武装后,嬿儿便偷偷地从客栈溜了出去。今天晚上她要干一件有趣的事情——夜访皇宫,去逗一逗自己在人间最高地位的子民——皇帝。

嬿儿用法术飞到皇宫门前,晚上的戒备比白天更加森严,那就直接飞进去吧,在守卫们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嬿儿轻易地飞入了皇宫。

这里与宫门外相比,的确是不同的景象啊,可是这里这么大,我怎么会知道皇帝住在哪儿呢?嬿儿在小声地嘟囔着,“有办法了”,嬿儿现身了,并故意让巡逻的士兵看到了自己。

“有刺客”有士兵大喊起来,“抓刺客啊”,于是所有的士兵都朝着嬿儿追过来。

这时,有一个人带领着一队士兵从嬿儿对面的方向跑过来,嬿儿便快速地跑向另一个方向。当嬿儿看到一个石狮子时,嬿儿便躲到石狮子后隐身了,当所有人都朝着这个方向追过来时,却完全找不到嬿儿了。

这时,聚集来的士兵更多了,看来值班的人还真不少啊。这时,一个领头的侍卫指着一队士兵说:“你们跟我到皇上的寝宫巡逻,其他人要留在这周围认真巡逻,一定要抓到这个刺客,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就提着人头来见我好了,”果真是个冷酷的首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第四个男人》为作者夏韵秋云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