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女将
深闺女将

深闺女将

赵辞作者

言情

72.16万字连载中2020-04-22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深闺女将》是由赵辞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2.16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深闺女将小说主要讲述了:小梨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才嫁给他,让自己变得内忧外患。狠厉的痴情侍妾,想撩自己的小侄子,勾引夫君的妹妹,黏黏缠缠的伙伴,随手救下的情敌,身份莫测的好友。某女气急——你的浪荡债我为什么要还?某男理直气壮——睡了我的人,怎的你还想逃?可曾经那个信誓旦旦的男人,却令自己两度成为下堂妇,这就让人不太爽了……

免费阅读

五月初八大吉之日,安城之主初嫁女,十里红妆,空前盛世。

纵如此盛况,人们谈论的焦点,却为安家二小姐甄为祈福女之事。

要问何故,其因有三,首先要从十四年前说起。

十四年前安王妃楚怜月初孕得双女,虽非弄璋之喜,倒也是一桩天羡人嫉的美事。

然仅半年之后,次女安半解便因与长女安半知面容有异,被论为不祥。安王逐其禁足后院,这一晃十四年。彼时旧事重提,自然流言蜚语。

其次要说三日后安家的另外一桩婚事——安家三小姐替代安半解,嫁与将军府命在旦夕的独孙冲喜。婚期前新嫁娘突然换人,世人不解,揣测纷纷。

最后要说这天家禁地——圣女山。

每一年天家都会在大族中甄出三位祈福女,送至山上为家国祈福。可这祈福并非三年两载,却是女子半老之后才准归家。

芳华大逝,这般年岁,即便出嫁恐只为人续弦,死后不得与夫同穴。遂多数女子孤独终老,一辈子可谓悲戚苍凉。

百年来的祈福女,皆是家中不受宠之庶女。安半解乃是头一位嫡出,此事也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五月二十八,护送安家大小姐的送亲车马,临近都城。

“大小姐,往前便是梨花涧,是我千盛国的珍馐美景,过了这里再有三日,即是千盛城了。”

一只素手挑开了喜庆的凤鸟云纹车帘一角,却被方才说话的奶娘慌张的推了进去。

“大小姐,您这可不吉祥,素说这女子上了花轿,若是露了面相,那便是溜了福。”

说话间,那苍老的手还不断的理着车帘,似乎生怕留有一丝缝隙,丢了轿中人的福分。

一旁的婢女莲墨手急眼快的上前,接过奶娘的动作,解释道:“奶娘莫急,打出府大小姐即是在这花轿中端坐,自是无聊了些,这梨花涧的美景比似仙境,莫说小姐急,就是奴婢也巴不得长了翅膀,好快些飞去瞧瞧。”

莲墨话毕,便又转身去搀扶年过半百的奶娘,与其一同行路。

原本奶娘这年岁不适宜长途跋涉,可她放心不下半知,硬是求得与之同行。一路上又怎的都不肯坐轿,死守花轿周围,使得轿中人不曾见得半点沿途风景。

“莲墨命队伍在梨花涧休息,本小姐累了。”

冷声从花轿中传出,莲墨心中一紧,连忙应道:“是是,奴婢这就去。”

莲墨在禀告回来之时特意取了一壶水,当所有人对梨花涧的美景赞叹不已的时候,她将水壶从车帘递给了安半知,悄然留下了一条缝隙。

随之便有一双晶莹剔透的水眸出现,那黑夜般的瞳孔上,映射出一副清晰的山水画。

“二......大小姐。”

莲墨惊慌不已,快步上前挡住已经半开的车门,生怕被人发现轿中替嫁之人。方才她只觉得半知声音有异,却不料新嫁娘竟是安半解。

坐在地上休息的奶娘,闻声也起身跑到车前,与莲墨合力将门推了回去。所有将士亦是将马车团团围住,气氛霎时紧张。

为首的万将军来到车前询问道:“大小姐这是要作何?”

万将军乃是驻守边关的一品大将,此行他特意被千盛国主传召回都,得此差事。临行前圣上还曾亲自嘱咐,保护安家的大小姐周全,不得有半点疏忽,一路来他亦是十分戒备。

马车里的人,正是替代半知出嫁的半解。这一路上她都闷在车里,顶着沉重的凤钗,早已迫不及待的想出去喘口气,奈何所有人似乎都做着怕其逃跑的准备。

看着车门被重新关好,安半解心里又急又恼,“万将军,本小姐不过是想看看这梨花涧,并非想逃。”

半解有苦难言,自其选择代替半知出嫁的那一刻,便早已下定决心,哪怕是有一口气吊着,她也要完成这桩婚事,还半知自由。

半解见万将军未答,沉稳几分,诚恳的继续说道:“万将军我以安王爷之名发誓,小女真的别无他意,况且我一个弱女子,又怎能从你们这么多人眼皮底下逃走。”

“这……”万将军目光寻向奶娘,并非是其有意拦阻。圣上也吩咐过,宽待未来的七王妃,毕竟是安王爷最疼爱的女儿。但奶娘一路上将花轿看管得严严实实,安家大小姐犹如牢刑,他亦觉得其可怜。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奶娘坚定的摇头。

半解见万将军言语迟疑,便知其已然动容,只余奶娘仍旧坚持。

半解语气也越发低沉隐忍,仿佛下一刻便要哭个梨花带雨似的,“奶娘您打小最是疼爱半知,这一趟知儿嫁去七王府,今生怕是再难回来,就让我最后再看一眼,以后想家了,也好有个念想。”

“可这福分……”

半解高耸的双肩不自觉的低垂,就连那紧握的喜帕,也因其无力摊开的手掌,飘然落在了大红喜被上。

“哪还有什么福,嫁给了七王爷,这余生若是侥幸......怕也是要在后院的尔虞我诈中度过了。”

半解不自觉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莫说莲墨听了潸然泪下,就是万将军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心下也为之动容。

家中都是三妻四妾,后院内宅的事,他又岂不清楚。尤其贵为天家之子,明争暗斗更是残酷,稍有不慎,那即是万劫不复。何况七王府与安家的旧怨……

“吱”的一声闷响打破僵局,奶娘打开了花轿的门,那眼中是舍不得与心疼交织的情感。然在望见轿内垂头丧气的人儿,她的眼神顿时坚决,伸出一只手向前。

“来,大小姐,老婢带着您转转。”

望着眼前苍老斑驳的手掌,半解扬起嘴角,敛起眼中苦涩,垂首盖好盖头,任由奶娘拉着自己下了马车,听着她指着或左或右的风景讲说。只可惜她戴着红盖头,根本看不到分毫。

微风拂起红盖头的间隙,半解看到了一株雪白的梨花树,宛如绰约的少女,坐落在雾霭绵绵的云海山崖边,美轮美奂。

“我想去那棵树下看一看。”

“那里着实危险了些……”

奶娘的话还没说完,半解已趁其不备挣脱了她的手,掀开红盖头,提起裙摆向着梨花树小跑而去,悦耳灵动的笑声,惹得所有人不由得翘起嘴角。

就连奶娘也不再去管,甩着帕子嗔骂道:“都要成家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可那眉眼间的喜悦,却是不遮掩的疼爱。

“大小姐您慢点。”

莲墨胆颤心惊的追了上去,拦下兴致盎然的半解,紧张的与其咬耳朵,“二小姐,您快把盖头盖好,要是让人发现了你不是大小姐,咱们可都得死。”

半解可没理会莲墨的担忧,轻巧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宽慰道:“放心,没有人跟上来,你且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摘朵梨花就回来。”

语毕,半解继续小跑着去往崖边。

“哎,二……”

莲墨惊慌捂嘴,险些脱口而出的呼唤戛然而止,见着梨花树也并没有多远,且确实无人跟来,她也听了半解的话不再跟随。

这一路上连着走了多日,莲墨也确实有些吃不消,寻了一块石头,便倚靠在上面休息,目光紧追那抹红影。

她虽然不知原本该去祈福的半解,为何会替半知出现在花轿中,但也猜出了几分。忽然蹙眉看向西方,忆起半月前,半知当是动身去往圣女山了,想来这个时候也已路程近半。

虽然圣女山祈福蹉跎了花信年华,但至少好过盲婚哑嫁。她从小作为半知的贴身丫鬟,亦知其心中有人。凭安王对半知的宠爱,以及安家权势,恐怕过不了几年,半知便会从圣女山回来。

思至此,莲墨心情舒缓,真心为自家小姐高兴,感激的望向山崖边的荦荦人影,立誓日后忠心侍奉半解左右。

半解一手提着裙摆,一手拂过齐腰的野花。满目黄花绿草之中,她婀娜小巧的身影比似天上艳霞。

金灿灿的凤冠更是折射着太阳的光耀,为其添置了几分色彩与斑斓。

冰清玉洁的花瓣从天而降,时而落在她的墨发,时而落在她的肩头,时而落在她的鞋尖,却又随着她前行的每一步而散落。

可那幽深的香气,却留在了她的身上,亦或是她与那气息融为一体,仙姿佚貌,步步生花。

“真美。”

半解痴醉的望着眼前的云海,仿佛伸出手便能抓到那云朵似的。她贪婪的看着眼前的风景,却又深知自己有耽误不得的命运,喜悦的同时,眉头也拧着伤感。

良久,她长舒气,摘下腕上那串自小陪伴其长大的珠链,挂在开得正旺的梨花枝上。

“再见了……我短暂的自由。”

半解恋恋不舍的呢喃,转身走向不远处已经起身的莲墨,可才抬脚,她的心忽然毫无征兆的刺痛了一下。

“唔。”

半解吃痛的浅吟,眉头染愁,垂头望着胸口突然多出的利箭,眸露几许无奈,兀自呢喃道:“想不到,我终究还是‘死’,而且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视线没有去看那乱作一团的队伍,目光紧盯树上的那串珠链,脚下踉跄了几步,身体不受控的跌入了一片冰凉。

“倘若有老天爷,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重活的机会?!”

那璨若明星的眸子合上的那一刻,竟是没有一丝解脱,反而满眸不舍……


小编推荐: 晚安,监护人!相思经如故快穿:男神,都很撩神凰追夫婚不由己:盛少的私有宝贝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深闺女将》为作者赵辞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