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路
单路

单路

南有泊舟作者

言情

53.98万字完本2020-04-19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单路》是由南有泊舟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53.98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单路小说主要讲述了:文案一:卓麓觉得,祁单就好像是星星,人们看见的永远都只是百年前星光的璀璨,却不知道星光已经败落……跨年夜的时空错乱,从2018.12.31会带2018.1.1,偶像还没有自杀的时候,她遇见那岌岌可危的末路星光,那年星光,是否能永不衰败?文案二:卓麓心中有一片夜空,路过的人看不见,但她心里清楚,夜空中有一颗启明星,叫做祁单,也是她的朱砂痣、月光白,直到有一天,当她接近那颗启明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颗星星还是她的守宫砂。文案三:这是一个粉丝拯救偶像,偶像拯救粉丝的双治愈故事。

免费阅读

“你呼出的白色气息,此刻正悠闲地乘着风/在空中飘浮的朵朵白云里,一点点消逝无踪/在遥远的高空中,白云正伸出手来汲取你白色的气息/你白色的气息正悠闲地在空中漂浮,如同以前一样/河面上飘过朵朵白云,小狗避开反射的阳光在屋檐底下梦周公/往事也在那天空中,一点点消逝无踪/在那天空更远的地方,还有一片万里晴空/浮云就飘游在那无人知晓的天空中,一点点消失到无影无踪……”

2018年12月25日,S市高级写字楼顶楼,卓麓的手机插着耳机,一只在她的左耳里,另一只在同事的右耳里。

耳朵边上听着这种舒缓的歌,但是卓麓的心里并没有放轻松一些,而是开始想着其他的事情。

卓麓,女,S市高级写字楼的小白领,月薪够开销,而且每个月都能攒下个两三千的小白领,目前是一个房地产公司销售部的员工。同事叫做陈东逸,是她手底下的一个员工之一,不过是从其他的公司跳槽进来的,和卓麓算得上是大学校友,但是专业不一样,卓麓上的是会计,而陈东逸学的则是市场营销,两个人大学是同一个辅导员,但是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对于销售部的众人来说,今年的工作其实已经算是彻底结束了,剩下的不过是做一个工作汇总,把今年的业绩做成报告的形式,交给销售主管,销售主管到时候汇报给总经理,再汇报给董事会的董事们。在年末时,最忙碌的部门自然是准备着报表的财务部了,其他部门相比之下虽然也算不上是轻松,但却已经好了很多。

销售部元旦节的时候会放假,也就一天的时间,但是在S市的年末也能算是弥足珍贵的假期。最近销售部的员工都在忙着事情,尤其是他们的主管,一整天就埋头在办公室里准备着汇报的事情,再者就是准备着来年的销售计划。这个主管和卓麓是一样,都是三年前同一期进来的,但是业务能力超群,硬是挤开了被上一个销售主管器重的一位销售小组的组长,成为了销售主管,而那个被挤开的销售组的组长后来辞职离开了,不清楚去了什么地方。

S市就是这么一个苛刻的地方,比起你的资历,更在乎的是你的能力和人脉。而这三年的时间,卓麓也从一名实习生成为了一位销售组的组长,这个位置还不错,和她的能力相匹配。

登上爱豆网,她调出了自己的偶像,祁单,最近的行程,1月1日的时候,祁单会到S市来参加一个活动,她有入场券,说不上是近距离的接触,但是好歹也能近距离地看一眼,卓麓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偶像的力量就是这样吧,在自己累了的时候,只要点开看一眼,就能给自己无穷的力量。

陈东逸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来:“你就这么喜欢祁单?都工作三年了,到咱们这个年纪的人,从前追过的明星早就全都放下了,就你,看起来傻乎乎的,居然还追星。你莫不是女友粉吧?”

“不,我可是正经的亲妈粉。只是,对于我来说,祁单确实是有不一样的意义。”

“怎么个不一样法?”

“第一次知道祁单这个人的时候,是在高三,那年祁单刚出道,凭借着铁肺烟嗓以及帅气的脸在娱乐圈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他的长相是偶像派的长相,眼睛大大的,总是很明亮,嘴角是上扬的,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也好像是在笑,有一点婴儿肥,看起来像是小奶狗一般。但是我在看到祁单的脸之前,先听到的是他的歌声。”

“因为他的声音好听所以你才喜欢他的?”

“不仅仅是这样,你也经历过高三时期,你也应该知道,中国的高三是什么样的存在。高三的时候,因为是在市里最好的高中上学,所以我觉得很累,各方的压力压在身上,有时候甚至觉得喘口气都费劲,脱发脱得很快,还伴随着睡眠障碍和厌食症,内分泌紊乱得很厉害,终于有一天,我承受不住那样的压力,就像是每年都会出现在新闻里的那样,高三学生因为压力太大而选择自杀。我当时站在高三教学楼最高的地方,看着下面的草坪,打算往下跳。那是五楼,不清楚底下的草坪到底能不能让我顺利地闭上眼睛,只是当时看着那绿色,之觉得很舒服,心里很平静,就在决定往下跳的时候,听到了校广播里开始播放着祁单的歌。”

卓麓的申请有点恍惚——“接下来是高二(3)班的范晓微同学点的一首歌,祁单的《白雾》,她说,这首歌送给所有孤独前行的人,愿你的勇气不被世俗打败……”那是遥远的声音,拯救了卓麓的七年前来自祁单的声音。

“嗯。就是现在给你的听的这首歌,当时救了我的命。”

刚刚出道的祁单,还不是那个被众人所知道的唱着摇滚的祁单,他的出道曲《白雾》,清扬悠远,并没有充分地表现出他的特长来,但是却让卓麓从心里感到了解脱,一点都不押韵,但是却很优美,美得只想让人闭上眼睛好好地睡上一觉。卓麓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那片天空,上面飘着一朵一朵的白云,如果自己去世了的话,是不是能变成白云的一部分?然后,在更远的地方,消失得无影无踪?卓麓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那瞬间,一切看起来无比重要的事情似乎都变得轻巧起来了,现在经历的这些,以后她都会当做是一件往事来回忆。

最孤单的时候,遇上了孤单的他在唱着孤单的歌,于是心里就好像是遇见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从此以后,卓麓就有了一个偶像,叫做祁单。

祁单每年都会出一张专辑,各种各样的风格的都有,甚至有时候唱着的歌稚嫩无比,听起来有点像是初出茅庐的人才会写出来的歌,青涩而单纯,有时候又很嗨,感觉恨不得让自己的嗓子爆开,但是即便是这样,大家还是很喜欢祁单。祁单可以扯着他的烟嗓在演唱会上唱上三个小时的歌,真唱,第二天演唱会继续三个小时,嗓子一点都不会哑掉;祁单唱摇滚的时候,非常迷人,他在欧美那边也吸引了一波粉丝,虽然还没有进入到欧美的主流音乐圈,但是不打欧美的他能在欧美圈子里吸粉还是让粉丝从心里觉得骄傲;祁单每年的生日都不和粉丝一起过,粉丝甚至不知道祁单是什么时候生日的,他说,生日的那一天,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时间,不想和其他人一起分享;祁单跑步非常快,很自由,很洒脱,从来不卖人设,就是演技差,他说他不喜欢演戏,但是和公司签的合约里面有每年一部影视剧的约定,这份合约签了七年,2018年的时候出演的最后一部影视剧将是世人看见的他的最后一部影视剧了,还说了一句,恭喜你们不用再担心辣眼睛了……

祁单设上所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粉丝当做是谈资,津津乐道,永不疲惫地说着,一遍又一遍,但是征服粉丝的祁单,靠的是他的实力,他写出来的歌,他的嗓子,在音乐上展现出来的所有天赋,全都是他征服着世人的理由,世人都说,生活在被祁单统治的时代,歌手不能叫做歌手,只能叫做唱歌的,而祁单,如果不是因为今年只有二十七岁的话,他早应该封神了。

卓麓微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屏保,上面是祁单第一张专辑的封面,那张专辑的主打歌便是《白雾》,喜欢祁单七年了,比《白雾》好听的歌多的是,只是对于卓麓来说,最好听的还是它,还是这首,带着自己离开孤单,让自己孤单的时候一遍一遍地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歌。

“你元旦的时候有什么打算?”陈东逸突然说话了,她看着卓麓,神色中带着一点揶揄的味道,几乎是在一瞬间,卓麓就知道了是谁托她来问这句话。

卓麓:“元旦的时候祁单要来S市,我到时候回去活动现场见我的偶像。”

陈东逸:“不是吧,放个假就算不出去买买买,也总该是赖在家里睡到昏天黑地,放个假还要追星,你累不累啊?你就这么不为你的未来好好想一下吗?工作这么忙,想要遇到一个好的男人也很难,别看你现在也才二十五岁,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已经三十了,不趁现在好好找个男人,难不成真的到了三十的时候被爹妈赶鸭子上架?隔壁部门的那个马总管不是对你挺有意思的嘛,人还不赖,年岁正合适,前途光明,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是啊,除了有点光明顶。”

“这年头,哪个有前途的男人不是光明顶?你别要求太高了,再者说,他也就只有光明顶不行了,对比一下我们部门那个才工作一年就有那么大一个啤酒肚的男人,你不觉得马总管的身材难能可贵吗?”

卓麓不说话了,因为还没有想好怎么反驳。

陈东逸叹了口气,只好闭上嘴继续听歌。有些东西点到为止,说过头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如果换做是一年以前的话,卓麓或许会听从这样的话,和马总管相亲,但是自从半年前,她听到马总管在饭局上大放厥词,说娱乐圈的男明星全都是靠包装,一个两个的,看起来都是娘炮,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全都是靠粉丝的,说不定还被富婆包养了,其中,被他拿来举例的就是祁单。当时饭桌上的男人都在附和着,卓麓脸色难看,但也不好翻脸,只能生闷气,从此以后,马总管就被放进黑名单了,她和他,这辈子只会有生意上的接触。

这家公司不反对办公室恋情,马总管追求自己的事情也是闹得众人皆知,所有人都觉得最后他们会在一起,卓麓甚至听到过一些风声,有人说自己就是个白莲花,故意吊着人,她从来没有站出来解释过,毕竟这种事情不好解释,不管你怎么说,认为你是白莲花的人还是会认为你是白莲花,所以卓麓一直都对这样的传闻不予理会。公司里大部分的人都是明眼的人,都知道卓麓的性格比较淡然,说不上是无欲无求,但是至少不会惹什么幺蛾子出来,如果她真的是白莲花的话,现在早就坐上了营销主管的位置,身上披金戴银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在组长的位置上不急不躁地小碎步前进,一点野心都没有,说她是白莲花简直就是侮辱了白莲花这个词。

“如果想要答应的话一开始就会答应了,我骨子里还是有点浪漫精神的,也对恋爱这种事情充满了向往之情。但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再加上,他曾经说过祁单的坏话,身为一个合格的粉丝,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接受他的。”卓麓掐掉音乐,看看时间要开始工作了,整理一下着装,打算下去了。

“组长,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陈东逸也明白了祁单和马总管是不可能的了,但还是很好奇,自己这位看起来像是石佛一样的组长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步入社会后的她们都开始现实了起来,在S市,如果对方的年薪不上一两百万的话,对于她们这些高级白领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可以考虑的结婚对象。本来以为卓麓会和她一样现实,但没想到憋了一会儿之后,卓麓居然说道:

“我喜欢有少年感的男生,最好有点才华,然后三观一致,不会乱搞男女关系的那种男人。”

卓麓母胎单身狗,所以她对于恋人的要求还是保留在最原始的、最初的、对于自己的初恋的幻想上……


小编推荐: 小城女律师绝世月妃重生之农门小商女婚外危情:总裁夺妻入怀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单路》为作者南有泊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