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有嘉鱼
蓬莱有嘉鱼

蓬莱有嘉鱼

丫小喵作者

仙侠

22.3万字连载中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蓬莱有嘉鱼》是由丫小喵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仙侠奇缘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2.30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蓬莱有嘉鱼小说主要讲述了:离离花落枝,苒苒月华起。  一杯一剑一情思,一劫一念一生死。  君离闻言低笑不语,手指一道气线如龙蜿蜒,朝着那天际一轮皎月而去。  一笑三春暖,冰雪也消融。  却见他白衣曳地忽然而起,当风凛凛,衣袖猎猎间竟是在泼墨写字。  清梦星河作纸铺陈,凝支月华为墨而写,木清玥只觉头晕目眩,竟是如此惊艳的冲击视线,霎时间漫天星辰都不再璀璨,只浅浅黯淡在天幕下,唯他和他的字寂寂生光。  半缘修道半缘君,他这样做亦是有她的原因么?  他缓缓走过来,将最后一个字的余线交到她手里,“佛说一霎那九百生灭,当真须臾至极,如此,便只作我一神的芸芸众生,可好?”

免费阅读

春光暖融融,梨花如絮飘。

阳光正好,木清玥倚坐梨花树上把酒临风,她选的位置极有水准,身着红衣在白色的梨花中应该尤为显眼才是,可不论远近都看不到一点红色。

树下有白衣少年盘腿而坐,面如冠玉,眼睫纤长,明媚的阳光在他的脸上投下淡淡的暗影,萧疏清扬,周身散出莹莹的白光。

身旁放着时不时晕起青辉的剑,树荫斑驳下,愈见其刃清霜碎雪。

清酒如同白水入喉,一杯复一坛,却是如何也不醉,木清玥百无聊赖低眉叹息,不防一杯清酒斜倾而下。

听得细微水声,那白衣少年拿起身旁的剑,快如闪电朝着木清玥刺来。

剑式轻快灵动,暗含几分凌厉,直走龙蛇,剑锋卷着梨花花瓣,聚成一股强大的气流,犹如风暴。

木清玥恍惚之间看到那白衣少年的背影,忽的就有些醉了,感官变的迟钝些许,但此时发招为时已晚,只好弃树而下,将手中喝酒的杯子注入灵力随意朝着少年抛了过去。

若不挡个一招半式,这么好的睡觉之地,岂不是就毁了?

少年看见白玉茶杯破空而来,从容十分,不急不躁旋剑而御,杯子却穿过剑气,打到剑上”铛”的一声脆响。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被平静取代。

他变脸也太快了,离他很远,却能那样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绪,木清玥定睛细看,原来那剑被震出一道细纹,怪不得要满脸乌云了。

年纪轻轻便能治住她抛出的杯子,是很了不得的人物。

突然来了兴致,木清玥慵懒淡笑,清媚眼风扫去,双手枕在脑后,任自己从高空跌下。

一身鲜衣红装,在梨花林里,红的触目惊心,无语伦比的媚色和清冷交织,惊艳的摄人心魂。

少年半眯着眸子,神情微有恍惚,不由收起手中的剑,纵身而起,轻轻接住她。

梨花瓣不再为剑气所缚,纷纷散开来。

蓝天云丝浮,碎玉琼花落,万千纷堕。

少年静静的看着她,眸中透着几分单纯的疑惑。

看样子是一只修行了千余年的小锦鲤,很是年轻,但修为却很深厚,明明是妖类,却让他有种仙风道骨的错觉,如果她穿的不是红衣,而是白衣,似乎就更加合适了。

半响,少年平静的收回目光,放下她向后退了几步,低下头仔细的整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

木清玥眸光清媚,波光流转间,睨笑舒眉,问他:“我长的好看么?”

”你弄坏了我的剑。”少年仍旧低着头,一丝不苟的整理自己的衣摆。

”所以?”

”你要赔偿。”

”我是妖。”

妖精最是狡猾,最最喜欢不认账,耍无赖。

”是妖么……”少年喃喃说出声来,眉头微皱,好似是在思考这该如何,最后却是抿出一丝丝轻笑来,道:“是妖又如何,有没有兴趣到若虚宫坐坐?”

他眉眼宛若新月,淡笑着便向她伸出了细白的手。

耳边传来飘渺的声音,越发清晰,无论是清雅绝伦的少年,还是如云似雪的梨树,都伴着那明媚的春光一同被抹去。

一切都如雾消散的那一刻,她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叹息。

原来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遥不可及,却旖旎到了她心里。

“几日不见,小苒该是想我了吧!”

是郁溪来了。

“见面礼,好看么?”一抹微亮的银光从木清玥的手心溢出,转眼,千丝万缕,织成银色桃瓣,由近及远,在广阔的天幕开出惊艳的花来。

她飞到那颗高大的银树上,一个轻巧回旋,稳稳躺在枝干上,双手交叉叠在脑后,轻声道:“我不想你。”

一点也不。

郁溪乃是妖界魔族郁流风和花界蔓卿城城主花绯暖的儿子。

花绯暖是芙蓉花妖所化,一身清绝,而郁溪却是妖冶风流,眉间常年带着一丝斜佻之意,最爱骚包粉色加身,染尽艳色却不俗魅,惹得妖界一众女修朝思暮想。

“你为何不想我?”

“我不是你窝藏在阁的三千粉黛,自然不会一日不见你,便心生相思。”

木清玥长睫轻扫,从树上飘下。

她不过是他关在这里二十余年的囚徒罢了,天劫遇险,沉睡千年,他救了她一条命,却缚住了她的自由,丝毫不顾从前一起游历人间数百年的友情。

郁溪看着木清玥侧脸微微发愣,木清玥眼底嘲讽轻不见底,道:”我的脸就这么好看么?”

话落,她手指漫出一道银色气线,将她的脸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从右边的耳根蔓延到左边的脸颊,好似柔软光洁的绸布被剌开。

“自然好看,不过也不尽然,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了几千年,很能经得起撩,这点定力自然是有的,肯定是你的灵术在作怪,而且——”

灵幻之术,乃是灵鱼妖修修仙之术,在无知无觉中增加万事万物对自己的好感,对于已经羽化登仙的灵鱼来说,此道是在仙界站稳脚跟的重要保障,亦是在凡间开拓信徒的仰仗,而对于还在修仙路上的灵鱼来说,便是蛊迷心智,惑乱众生了。

郁溪转身,正看见她在脸上划开一道口子,看样子好似一道不够,还要划上一道,连忙几步上前,将她定住,口中念念有词,不过一瞬,木清玥便昏睡了过去。

“你又做梦了,又梦见他了是么?”郁溪将她抱上一旁的寒玉床,轻轻的摸着她的脸,出神道。

被他摸过的地方,伤口以肉眼可观的速度愈合,恢复如初。

不久木清玥醒来,有些头疼的坐了起来,看见郁溪模糊的影子,低声道:“你来了。”

郁溪此时蹲在床边,长长的衣摆曳地,好似洒了一片桃花,听见木清玥说话,猛地抬起头来,一脸委屈低低嗯了一声。

木清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道:“你怎么了,又被人欺负了,来我这里找安慰?”

郁溪忙不丁的点头。

”你身份摆在那里,又有美人阁三千粉黛为你出头,要是那个眼瞎的不知深浅欺负了你,还不被收拾得连他家祖坟都保不住了?”

“交情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能袖手旁观不成?”郁溪闻言,轻笑一声,桃花眼眸暗含笑意,略略看去,嘴角轻勾。

一笑阳春雪,风花十里色。

有时候,郁溪笑起来是十分好看的,木清玥这般想着,道:”我记得你姑姑出嫁那年,你“醉酒当歌”一曲,误了大事,鹿族族长,鹿恭参你一本,告罪于魔尊,魔尊护短,将他一族逐出了妖都,你又惹得他女儿鹿华浓非君不嫁,到你那脂粉堆里做妾竟也甘愿,出了妖都,没几年就被“同道”排挤至死,鹿族从此就没落,就更别提狼族的庭松公子,兔族的云娴公主……”

“小妍那死丫头告诉你的?”郁溪不屑哼笑一声,撇撇嘴大言不惭道:“长的美,有后台,我也很无奈啊!”

木清玥清媚脸上漫出一抹嫌弃,轻拢秀眉:”真是个面皮厚的老妖精。”

“老妖精?”郁溪难以置信的挣了眼眸,复又道:“你怕是睡了千余年神志不清了吧?我如此天人之姿,丰神俊朗,怕是还用不上“老”的这个字吧?”

“那小妖精行了吧?”木清玥无所谓摊了摊手,瞳眸里淡出几分漫不经心。

郁溪被这一副你该是满意了吧的神情噎的说不出来话,尴尬的咳咳了两声。

昔日他形容风流,兴起调戏女妖,她无意撞破,一句调戏言辞“小妖精”入了她耳,时时拿出来调侃,一句竟是隔了这么多年,听来让他有些唏嘘。

往事已过,浮沉回首,至今,他的喜欢还是不敢说出来,说是片叶不沾身,谁知道他怎么丢了心?

“老妖精就老妖精吧,我饿了,要吃点心!”郁溪敛下眸子,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天衣无缝。

“紫晏。”木清玥低声唤道。

紫色影子闻声而动,男子容颜清隽,尤其是一双凤眼,紫瞳深邃,清幽冷寂。

“哪里勾搭来的猫修?”郁溪察觉紫晏走开,挑眉问道:“你这一条小锦鲤,还撺掇了一只猫修进来,真有你的!”

”他要吃我,也要打得过不是?“

“此话怎讲?”

”你在锦湖设了一个结界,除了小妍和你,谁都出不去,他误闯进来,又将注意打到我锦鲤小伙伴头上,我自是不会同意,出来与他交手一番,他不敌我,自然就是如今光景了呗!“

木清玥一脸的无奈,其实自恋的不行。

”怕是不止吧?“郁溪看着木清玥眸光微闪,笑道:”紫色瞳眸,若我记得没错,这天下便也只有他岚景一族帝氏的猫修,岚景是嫱婳神女灵宠,嬙婳神女又是集灵术大成者,你也修灵术,如此对你诸多助益……即便是他是你天敌,你也得容下他不是?”

她在灵气稀薄的锦湖二十余年,灵术不增反退,方才连他都差点迷惑,要说得了什么机缘造化,便只有这猫修了。


小编推荐: 洪荒之牧古剑圣乱古周天传西游记之天蓬元帅西游之游戏封圣灵兽宠物店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蓬莱有嘉鱼》为作者丫小喵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