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谋乱天下
凰谋乱天下

凰谋乱天下

起居小舍人作者

言情

123.2万字连载中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凰谋乱天下》是由起居小舍人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123.20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凰谋乱天下小说主要讲述了:既然他人不给活路,那便自己走出一条活路,他日为女帝,凰谋乱天下!

免费阅读

素修再次被噩梦惊醒,慌乱的坐起身,脊背上冷汗直冒,攥着白玉笛的手也全都是汗。她怅然若失的看着手中的白玉笛,脑中不断闪现刚才梦中的情景。

她是楚人,楚人的南边有一个凶蛮的国家,国号为燕,燕人们好战而又善战,喜欢财宝美女战马,更喜欢杀人,他们大都身材高大,健壮凶狠,文弱知礼不好战的楚人与他们打了整整二十年,败多胜少,胜也是惨胜,打到国库空虚,打到国中无壮丁,打到丢城失地,打到无力再迎敌。

在她刚才的梦里,可怕的场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楚国的都城长安陷落,乌云蔽日,没有一点光亮,各处城门被贼人关上,家家户户都遭到杀戮,昔日玩乐的胜地被鲜血浸染,尸骨成山,就连童子稚儿都没能逃脱,大批的百姓惨死在街上,世家贵族和宗室也没能幸免。她所在的大安宫被蜂拥而入的燕人洗劫,纵火焚烧,手无缚鸡之力的宫人拼命奔跑,哭喊声震天。

回想到这儿,素修身子一颤,白玉笛跌落到地上,在外侍立的宫女灵犀听到里面的响声,急忙入内,只见公主素修歪着身子倚在榻上愣神,平日里珍爱的白玉笛掉到地上,也没有察觉。

灵犀静悄悄的拾起白玉笛,欲要转身将其放置在柜子里,被素修叫住。

素修从灵犀手里拿过白玉笛,轻轻**着它,充满哀怨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只白玉笛是秦王赵久止送与她的,因为秦王的关系,她一直很珍爱,老师何夫人教授她技艺时,她总会将这只白玉笛拿出来,认真的学着,心里满是期望——奔赴战场的秦王把燕人赶走之后,她便可以安心奏琴吹笛与秦王听,不必到那遥远的燕国,奴颜婢膝,求取和平。

在楚国,她是公主,封号为太和,是楚皇寻求多年才得到的和亲公主。

但她不是真正的宗室,多年前她的亲姐姐,赵家的次女素真,因偶然得幸于太子,太子承继了大统,年月一久,姐姐成为了贵妃,她也从最初的县主升为公主。

一人得道,全家得宠,长兄素维也顺利跻身官场,官拜大司马,今为上将军,四处征战,也算是将热血和汗水洒在了大楚的每一处山川。

这些发生的时候,她还小,眼里看着富贵却不懂富贵,遇见皇帝跪拜称臣时也不大懂礼节的意义。

待到她完全记事完全理解的时候,她已经是被关在承恩楼里的贡品了。

长到十三四岁,她完全明白自己所要进行的是一件危险却有意义的事情:也许她可以为大楚续命,成为阻挡异族铁蹄的一面软盾,亲人不必牺牲就可以换来安稳与和平。

活到十五岁,形势已经被更加明了,燕国毫无谈和的诚心,北上入侵了楚国的三十二个郡。

她,赵素修,没有别的出路,没有选择的权利,她的国家败了,就要用她来换取和平,也许是非常短暂的和平,对羸弱的楚国来说却是弥足珍贵的。

“公主,何夫人派人来说,她近日不来承恩楼了。”宫女繁春悄然进殿,繁春生得很俏丽,眉如新月,双目澄澈。

素修闭目点头,忽而嘴唇一抿,将白玉笛送至灵犀手中,复又躺下,道:“你把它送还秦王府吧。”

秦王爱她,她爱秦王,曾经他们都很天真的以为他们会成为楚国最令人羡慕的小夫妻,她知道秦王优秀,以后会当太子,会当皇帝,她不是没有痴想过她会成为昭仪,贵妃,乃至于皇后。

但皇帝长远的着想劈裂了两人的妄想,她的秦王奔驰在疆场之上,她即将成为异族的女人,以后就是敌人的关系。

她和秦王,今生断无可能,一些痴想,早早了结为好。

灵犀低声答应而去,繁春目送灵犀远去,独自立在公主榻前,以备公主不时的召唤。

素修在转眸之间,一边想着梦中的场景,一边想着皇帝姐夫的话,无限浓愁与愤懑席卷而来。

“自古一国遇凌辱至此,皆是卧薪尝胆,积蓄民力,另作图谋——献上财宝、绫罗、美女,缓和敌策,重整旗鼓。”

这是皇帝姐夫的原话,说到这些时,皇帝姐夫满眼凄凉,惨不可状,从他的神情中,年幼的素修知道了她的皇帝,她的家人,她的乡亲们都是在嗜血如禽的暴虐燕人的逼迫下每日惶恐,从不得安生,天底下最坏的人便是燕人。

所以,从她被册封为太和公主的那天,她便告诉自己,此去敌国千难万险,万里迢迢,她的信念不能变,她的人生只有死,不是死自己,是死国难。

“繁春,是你在这儿吗?”

“公主适才又做噩梦了吗?”繁春俯身用汗巾擦拭着素修额上的汗。

“繁春,你可打听到了吗?”

繁春略一沉声,徐徐道:“奴婢打听了几日,从内侍省得到了一些消息——王内给事告诉奴婢,前方失利,全军覆没,三十二郡沦陷,陛下已经决定派王令公等人去与燕人讲和,燕人开出了几个条件——承认燕人在三十二郡的统辖,供以岁币,嫁公主与燕皇。”

其实这些话都已经在素修的意料之中,但她在追问之前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也许老天会开眼,燕人一夜之间兵败如山倒也未可知啊。

既然是预想中的结果,素修也就摈弃了所有的不着边际的幻想,安心等待和亲之日的降临。

素修不想在卧榻之上安睡了,猛地起身,将正在俯身看她的繁春吓了一跳,繁春第一时间收起了慌乱的神色,由着素修握住自己的手,跟着年轻的公主快步出殿。相处了十年的她们早就心有灵犀,对于素修要去做什么,繁春一目了然。

两人快步如风,惊动了立在廊下的紫鸢、訾尘和沐真,她们来不及追上去,素修和繁春就已经走远,三人只得站在廊下继续穿针引线。

素修拉着繁春去了孤树小院,当她得知这里是关押燕后的冷宫后,她总会时不时的来看看,有时还会扒着门缝,想要看清里面的一切,想要看看活的燕人是个什么样子。

孤树小院里只有三件衰败的房屋,里面的燕后是燕皇的女儿,二十年前嫁来楚国,被立为皇后,姐姐素真入宫后,皇后就已经换成了张氏,燕后被囚禁,楚燕两国和睦的表象一去不复返,长年的战争就此拉开帷幕。

很多年里,没有人过问燕后的状况,只知道在异国的冷宫里,她依然坚强的活着,生命力和她的母国一样,好像不死永生一般。在狭小的门缝里,素修看到了燕后,她看起来心态不错,个子也高,并没有因为幽禁而垂头丧气,距离不近,素修已经能够感受到燕后不从向逆境低头的慷慨之气,和燕人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傲气,虽然是囚徒,但更像这里的主人。

素修有些懂了,燕后没有一刻不是为母国在活,燕国强大,她可以活得从容不迫,是囚徒,更是楚国奈何不得的燕后。

燕人都是如此这般吗?

那么,她便不能像燕后一般倨傲,她要活着就要忍辱负重,她要为国谋和平就要伺机而动,她的母国不强,她也不是真正的公主,她和母国皆要忍。

天色渐渐转阴,孤树小院附近栽种的柳树随风飘摇,昏暗无光的天际慢慢吞噬了华丽的宫殿,不留一点余地

“公主,快要下雨了,回去吧。”繁春略移步上前,提醒想的入迷的素修。

素修又看了一眼后,方和繁春转身离去,繁春撑开临出殿带来的伞,为两人遮住已经落下的雨丝。

雨下得越来越大,一点不像书里写的春雨贵如油,素修和繁春疾奔着,在老天要真正发怒降大雨前脚,回到了承恩楼。

紫鸢和訾尘仍站在廊下,见素修和繁春归来,忙上前迎接,接过雨伞,还给掸着身上的雨水。

訾尘小声问道:“公主,你又去孤树小院了?那儿是禁地,少去为好。”

素修拂过訾尘的手,笑答:“我只是想去看看燕人长个什么样子,可不可怕,前几次都没见着,如今见了,再不去了。”

訾尘笑道:“都跟我们是一样的人,难不成还有三头六臂不成?”

素修等人笑着入内,沐真、景仪两人也迎了上来,素修登上二楼,打开窗户,托腮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对于和亲一事,素修常常与身边近侍调笑,笑中含苦:“只怕此行只有一往无前,因为没有退路。”

灵犀正色,坚定回应:“此去便是浪花逐流,不会回头。”

訾尘一拱手,先笑后仰身,朗声道:“焉知不是塞翁之福?公主若是当了燕国的皇后,爱子成为燕国的皇帝,楚燕几十年的隔阂可以尽矣。”

紫鸢忧心忡忡,沉默不言,繁春目素修,也默然,她们的命,今生今世便都在一起了,何时能回到楚国,没有人敢说。

素修略一抬身,可以看见訾尘、紫鸢、沐真、素含等人在楼下玩水嬉笑,还将绒儿前几日做的小木船也放了出来,任其“远航”。

看着她们如此欢乐,素修的脸上渐渐浮现出苦笑,心中想的全是和亲一事。

这次和亲,两国都心怀鬼胎。

她想,楚国要美人丧燕国之志,燕国要富庶的三十二郡养活人口,只是短暂休战,之后不出意外就要卷土重来。

她不知道他的敌人是谁,更不知道如何打赢这场战争,或许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在她的认知里,但凡能强如燕国者寥寥,国强必然有明君,明君难惑。

最后这段在楚宫的日子里,素修总是登台远望,沉思良久,目眺远方,想着秦王,想着燕皇。

这一年,是楚国的载兴二十五年,燕国的凤凰八年。


小编推荐: 大叔轻点聊别惹腹黑狂妃宠妃再嫁凤居紫禁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凰谋乱天下》为作者起居小舍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