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综艺
我们的综艺

我们的综艺

无风不醒作者

都市

73.2万字连载中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我们的综艺》是由无风不醒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都市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73.20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我们的综艺小说主要讲述了:“彭飞先生,您能做出那么美味的食物,为什么不自己主持《十二道峰味》呢?”“因为我只想做个导演。”“彭飞先生,您不仅会填词、作曲,连歌都唱的那么好,为什么您不在《歌手》上一展歌喉呢?”“我说了,我只想当一个导演。”“彭飞先生……”“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导演,那些只是天赋技能、兴趣爱好而已。”彭飞无奈地摊摊手。重生之后,彭飞获得综艺系统,看他如何利用系统,突破重重障碍,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

免费阅读

华夏传媒大学。

12号楼907宿舍。

三十平方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普通的六人间,其他五个床铺都已经收拾干净,五个座位上,业已都收拾干净。

只有一个床铺上,上面躺着一个人,他头发散乱,双目紧闭,睡得深沉。蓝白色的条纹床单已经洗得发白,皱起来直接露出下面草绿色的床垫,他的身上盖着天蓝色的毛巾被,但是还是遮不住他露出的肩膀。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安静的宿舍里突然响起一阵喧闹的电话铃声,躺在床上的人却没有丝毫动静,电话铃声持续响了十秒之后,躺在床上的青年总算动了。他翻了个身,伸手随便乱抓,抓到放在枕边的手机,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滑动了手机屏幕上接听的图标。

“小飞,还在宿舍哩!”

电话里传来一个浓浓的西北口音,虽然语气很是直接,但是隔着电话屏幕,彭飞也能感受到对面的关切和亲切。

一种熟悉的感觉瞬间袭上了彭飞的心头,他在床上坐起来,身上覆盖的毛巾被滑落,露出结实瘦弱的身躯。他环顾四周,朝着熟悉的方位看去,原来熟悉的景象早就已经化成了虚幻的泡沫,原先熟悉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小飞,你在干嘛呢!怎么还不说话!”电话里的声音非常焦急,将彭飞混乱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二狗,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刚刚在睡觉呢!”彭飞动了动干涩的嘴唇,燥热的喉咙里艰难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彭飞习惯性地抓了抓蓬松散乱的头发,擦了擦额角细密的汗珠,聆听电话对面的二狗的说话。

电话对面二狗似乎条件性的反驳,语气气愤地说道:“呸,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二狗!叫我名字好吧!”

彭飞想象出对面气得跳脚的男子的样子,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漫不经心地回应:“好的,二狗!”

二狗是彭飞的大学舍友,来自GS,真名叫张磊。张磊跟彭飞不仅仅是普通的大学舍友,更是学习同一专业的同班同学。宿舍里的六个人,张磊是唯一一个跟彭飞有这个条件的,可以说二人的关系是非常亲密无间的。

“不跟你扯了,我打电话是来跟你说个事的!”

“啥事?!”

“你小子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的吗?我现在在平京电视台实习了呢!我跟主管的关系特别好,我介绍你给了他,他答应给你个机会,你来面试一下。”

彭飞听到对面的人儿那么认真地给他讲诉,叹了一口气。彭飞回忆起了之前的实习经历,都是非常惨痛的。彭飞几乎都是还没有被正式录用,就被告知他不适合这份工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之后又找了几份与他专业对口的工作,可是都不持久,最后都被大浪淘沙,淘汰了出去,现在只好在宿舍里无所事事。

“我……”彭飞对找工作这件事情本来是拒绝的,可是他话到喉咙里却没有说出来。毕竟他的好兄弟这么想着他,他也不能让兄弟失望,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还是需要这份工作的,毕竟马上就要毕业,若是再找不到工作,到时候他连出租房都租赁不起,还怎么在京平混下去。

“什么时间?”

“明天上午九点,京平电视台,你一定要到啊!”

“嗯,我一定准时去。”

“我先挂了,我还有事情要忙!”

“嗯。”

听到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彭飞看了一眼时间,平京时间十点五十,然后按下了电源键,屏幕黑了下去,彭飞把手机甩在床头,继续躺下睡觉。

大学宿舍里,空调是一种奢侈的东西,有几个大学宿舍安装了空调的。老迈年高的小吊扇,晃动着脆弱颤抖的身躯,慢悠悠地旋转,却带不来一点点凉意。

整个宿舍就像一个蒸笼一样,散发着不能容忍的燥热气息,彭飞即使闭上眼睛,却再也难以入眠。

彭飞的大脑飞快地旋转,思绪回到了四年前。

四年前的他,踌躇满志,刚刚从应试教育的泥潭和高考这座独木桥上爬过来,对大学的新生活充满了期待。

他在这里结识了他准备牵手一生的女人,可是,都怪他太单纯,还是时间的刀刃太过锋利,最后他的感情还没有持续七个月便破裂了。女生对他说了句对不起,给他的理由是“七月之痒”,多么荒唐!多么可笑!他甚至还曾经想过挽回,可是女生的决绝让他彻底死了这份心。之后三年,彭飞就一直过着单身狗的生活,再也没有找过别的女生。不是忘不了,而是不想被伤害。

他在这里结识了五位舍友,后来成为了他的兄弟。

大哥余尧,来自湘南,新闻学专业,性格内向沉闷,胆怯胆小,从大一开始就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不是上课,就是去自习室自习,虽然宿舍的集体活动不爱参加,但是是大家的舍长,宿舍里面的事务都需要他亲自来处理。

二哥张磊,来自泷肃,跟彭飞学习同一个专业,性格中带有浓浓的西北汉子的气息,但是这只是你刚刚接触他时的印象,后来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逗比的人。他最爱看动漫和电视剧,并且与彭飞在课堂上玩了四年手机,本来张磊是一个不爱看网络小说的人,后来被彭飞带上了这条“不归之路”,也迷上了容易上瘾的网络小说。

三哥孙仲飞,来自豫南,也是学习新闻学专业,平常带着黑框眼镜,别看他外表天真无邪,其实,了解的人都明白他是一个闷骚的人,平常在宿舍,他一般都看一些家庭狗血伦理大剧,像什么《因为没有遇见你》、《娘家的诱惑》、《哑巴新郎》、《上错花轿嫁错郎》。大一那年,有一次彭飞掀开孙仲飞的床垫,结果在里面发现数量庞大的袜子,而且是很久没有洗过的,他攒了将近好几个星期的成果。

四哥许杰,来自汉东,学习新闻采编,平常在宿舍里最喜欢看电影和唱歌,彭飞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的歌声,独自嘹亮在整个宿舍,特别的“醉人”和“吸引人”。不过,现在,彭飞再也听不见了,因为大家都各奔东西,以后可能很难再次相见。更何况,大家来自完全不同的地方,距离较远,再次相聚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最后一个就是他们共同的弟弟——张儒,张儒和许杰两人是老乡,同是汉东人,彭飞在宿舍里排行老五,而张儒就是全宿舍年龄最小的。张可喜欢运动,支持齐能,是齐能的老球迷。最近一年爱上了詹姆斯?黑灯,喜欢上了米国职业篮球赛。

这些都是彭飞的回忆,记忆的苦痛、燥热的折磨,彭飞直接麻溜地从床上坐起,噔噔噔踩着狭窄的阶梯下床。

书桌上,杂乱地摆放着电脑、鼠标,小巧的剃须刀的胸前的指示灯不停地闪烁,随意堆叠的课本,错乱交缠的数据线,数据线还插在插头上。书桌上面两层也摆满了书,考研、考教师资格证、考公务员的辅导书居多,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古龙的小说,古龙是彭飞最爱的作家,所以,彭飞从图书馆借了许多古龙的武侠小说,大学几乎将古龙的小说都看了个遍,就剩下《边城浪子》和《七种武器》这两本彭飞还没有看完。

由于桌面太过杂乱,彭飞千辛万苦地将牙膏和牙刷从中拯救出来。挤出牙膏,长条形的牙膏落在牙刷上,彭飞将牙刷塞进嘴里,打开宿舍房门,走了出去。

水房就在不远处,彭飞走没有几步路就到了,拧开水龙头,水流顿时哗哗地流出来,撞击在铁皮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彭飞用手接了水,张口将这些水放进嘴里,牙刷在口腔里面与牙齿、牙壁、牙龈摩擦,如此仿佛几次后,彭飞将口腔用水冲洗的一点牙膏味也没有了。

彭飞又用双手接过水,清理满是汗水和油腻的面部,水流划过彭飞的双手,划过彭飞的面颊,落在池子里面,带着白色的牙膏泡沫,汇聚在排水口,进入排水管。

水房里面就是厕所,彭飞把牙刷拿在手上,就进入了厕所。彭飞正在小解,厕所里进来一个人,彭飞刚开始没有注意。

“你还在学校?”

彭飞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向右手边,彭飞认出那个人,平日里交往不深,只是因为住在一个楼层,低头不见抬头见,点头之交罢了。不过,倒是跟张磊挺熟悉的,彭飞不知道这时他问候自己是何意思,但是还是微笑着予以了回应。

“嗯,正在找工作。”

那人说:“我已经得到一个公司的offer,我准备去试试。”

彭飞问道:“什么公司?”

那人说:“中天传媒。”

彭飞说:“不错嘛!”

彭飞知道这家公司,他之前曾经向这家公司投过简历,但是最后却跟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了消息。

中天传媒总部就在平京,是华夏最大的传媒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历史很长,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现在业务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电视节目制作与发行、电影投资和制作、宣发、电视剧投资和发行、艺人经纪、新媒体互联网、游戏等。

不过,这人既然能进去,彭飞只能羡慕和嫉妒。彭飞感觉自己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想到不能太过明显,收拾收拾,走了出去。

彭飞回到寝室,坐在了板凳上,出神地看着泛黄的墙面。他打开抽屉,拿出一面手掌大小的镜子。他发现他下巴的胡茬已经长得非常深了,他伸手抚摸,还有些扎手的感觉。他又拉开了抽屉,掀开各种或大或小的杂物,在底下发现了他的电动剃须刀。他对着镜子,电动剃须刀的不锈钢网罩带着金属的冰凉,快速旋转的刀片疯狂地收割胡茬,不一会儿,彭飞脸上一点胡子都看不见了,他摸着光滑的下巴,表情似乎很满意。


小编推荐: 不如和你岁岁老重生萌妻有外挂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闪婚之小妻难养小新水果店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我们的综艺》为作者无风不醒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