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长鸢
凤长鸢

凤长鸢

深海翱翔的鱼作者

言情

28.01万字连载中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凤长鸢》是由深海翱翔的鱼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玄幻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8.01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凤长鸢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年前,太和覆灭,国师容歆惨死,公主长鸢下落不明,王朝圣物“九凤玄剑”不翼而飞。十年后,长渊兴盛,唯九州主城,太元修道,自古追寻长生之谜,为长渊所效力。沈秋雨站在太元山巅,俯瞰众生,一阶灰衣,偶得魂识入境,上得苍穹斗异兽,下得深海捞明珠,佛挡杀佛,魔挡灭魔。天道:你乃天煞孤星,终是众叛亲离,断情绝欲。沈秋雨:敢不敢再说一遍!天道(肝胆俱裂):……沈秋雨:天道轮回,待太和拨乱反正,我亦凤鸾九天,长鸢万里。

免费阅读

长渊王宫,内阁龙华殿寝宫。

南宫绝自梦中醒来,剑眉微蹙,这奢华旖旎的寝宫中还燃着安神的檀香,袅袅升起的腾气让人如梦仙境。

他掀开面前的薄纱,目光冷峻,如寒冰一般深邃而微冷,他身形极为修长,着一件极为精简的水蓝色衫袍,长发如墨,随意散在身后侧。

他缓缓下了床榻,伏在地上的乃是守夜的婢子和侍从,此刻见他扫过他们一众人,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太子,王上罚您在这龙华殿禁足三月,如今您不能出殿。”

南宫绝欲待要出殿门,却被伏地而跪的仆从青衣出声提醒道,南宫绝恍而觉得头疼欲裂,仿佛这一切发生不是在梦里,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的,且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本太子且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青衣忙双手指尖相对,向南宫绝扣了一礼,便跪在地上垂首等待他的询问。

南宫绝看到如此华而不实的行礼,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却随后被孤冷的目光掩盖而过。

“今年是何元年?”

“长元大茌年二十三元年,长卯月。”

“此乃何地?”

“这……太子,这自然是长渊境地。”

“长渊……那太和可还在?”

“太子,太和早在十年前便已被辽君携同王上攻下城池,现改名为大辽,太和如今早已不在。”

等了好一会,南宫绝方才开口道:“你们都起来吧,无事便都退下,你,留下。”

南宫绝眸光微闪,抬手指向青衣。

“太子且吩咐了,你们便下去吧。”

南宫绝并未言语,而是全程都在观察这几个仆从和婢子的神态举止,这位唤作青衣的仆从想来该是这龙华殿太子身边的亲信,但却能逾越这太子让这一众人听命于他,可见在这王殿的势力不容小觑。

“太子可是身子不适?”青衣关切道。

“近来头晕目眩,也不知怎的有些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

“太子为王上担忧,实属国之幸事,若不是大殿下从中作梗,想来太子也不会禁足。”

偌大的宫殿中,唯有南宫绝与青衣二人相对,南宫绝听后,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向青衣,神色愈发深沉,这青衣果然是个十足难缠的角色,这般看似轻描淡写的一语之谈,实则在暗中离间这太子与大殿下的关系。

“清者自清,无需多言,好了,本太子乏了,你也退下吧。”

“是,太子务必保重身子。”

青衣转身,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离开了这奢华的寝宫,午后的光隰透过错落有致的窗映在了南宫绝棱角分明的脸上,他抬眸,看着这陌生却又熟悉的寝宫,缓缓吐了一口气。

看样子是重生在了这副长渊太子的躯体之中,连带着曾经所有的记忆一起带至了这个繁荣昌盛的国年。

原主的记忆犹如潮水翻涌一般涌上了他的脑海,在他眼前掠过,他渐渐平复了自己的心态,方才在那仆从青衣面前,险些暴露了自己并非太子的身份,若非自己及时将这一众人遣退,不知接下来该有怎样的厄运降临在他头上。

这九州大陆,唯长渊乃是核心之城,繁华昌平,百姓安居乐业,他曾乃是九州之外元云山的一名修道弟子,因机缘巧合得到太和殿下公孙澈的重用,从而为王室效力,直至最后太和覆灭,他拼尽一生护公孙澈周全,才知这仅仅只是一个局,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如今他重生至此,已是十年之后,一切真相都犹如过眼云烟一般被尘封于地底,他不知知情者还剩多少,所以,他必须利用这长渊太子的身份将这主谋揪出来,一血太和前耻。

他俯身执起桌上的卷册,嘴角漾起一丝笑意,这太子,怕是夹在手足之争骑虎难下,又是个心机尚浅之主,自古以来,都是立嫡长子为太子,那方才青衣口中的大殿又是何人,他沉着眸,似乎在权衡这宫中亲信的关系。

原主的记忆在他脑海中甚为模糊,他只依稀地记得原主在这龙华殿内抑郁寡欢,终而得了旧疾,怕是因这宫中御医被人买通,独独葬送了他的性命。

“来人!”

“太子,有何吩咐。”

来人却不是青衣,而是一身着浅绿色宫裙婢子,低头垂眸,行了一礼后便立在殿外,未曾近南宫绝半分。

“进来,抬起头。”南宫绝吐出几字。

“婢面貌丑陋,恐辱了太子雅致,婢且在外,太子吩咐什么,婢照办就是。”

南宫绝只觉得面前女子语气平淡,未因他的身份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便不动声色道:“你叫什么名字。”

“婢唤作长烟。”

“长烟孤落,雨打芭蕉,你这名字倒是清绝。”

“太子说笑了。”长烟依旧不冷不淡回应道。

“所以,你潜入我这龙华殿意欲何为?”

长烟蓦地身子一震,不可置信抬头看了一眼南宫绝,双目交汇,南宫绝身上所散发的寒气令她迟疑不决,不是他,那个废太子,绝对不会有他这般孤冷的神情。

“为何不动手?”

长烟听后,扬起下额,一双水眸涟漪微动,心底里闪过从未有过的慌乱,向后退了一步,却见得身后的殿门已轰然紧闭。

“你不是南宫绝,你,究竟是何人?”

“我乃是这长渊的太子,姑娘所见,莫非觉得并不真实?”南宫绝戏谑地看向长烟。

长烟勾了勾唇角,随后手指一抬,一道白芒突然出现在她指缝间,指抬间流光波转,直斩向南宫绝。

刀光未至,可南宫绝却能明显感受到长烟功法的高绝,看来,这太子生前真是惹了不少麻烦事。

然而,就是这看似致命的一招,却在距离南宫绝一寸近身处被他赤手空拳挡了下来,一截衣袖被齐齐斩了下来,却未见裸露的胳膊有一丝伤痕,由于这白芒力道过大,桌上安放的香炉重重摔碎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你!”长烟惊得花容失色。

“太子,太子,方才见王宫有一黑影掠过,属下奉命,前来龙华殿查探太子安危。”

殿外是一众兵卫,长烟咬牙切齿,随后目光一掠,却见南宫绝轻巧地将手一抬指向窗边,她忙狂奔至去。

“你究竟是谁的人?”

然而,这一声询问却无人应答,留给南宫绝的只是一抹削瘦的黛影,隐匿于夜色之中。


小编推荐: 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仙缘劫:暴君的替嫁弃妃天才萌宝来袭:腹黑爹地酷妈咪情有可缘前世老公求原谅毒医轻狂:师兄宠宠我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凤长鸢》为作者深海翱翔的鱼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