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洞
坑洞

坑洞

心儿欢畅作者

言情

32.43万字连载中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坑洞》是由心儿欢畅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2.43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坑洞小说主要讲述了:生下来我们都是天使,但生活经历会在我们身上留下痕迹,甚至戳成一个个坑洞。于是,我们开始了漫长的自我疗愈旅程,旅程中,我们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发生各式各样的故事。

免费阅读

2013年7月20日,学校。

终于来到学校了,李卡在报到处填写入职资料。一位深邃冷峻的男生走进来,坐在李卡的身边,他用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埋头填写着个人资料,李卡瞄了一眼,看到签名“余力”。

也许都是新来的大学生,余力填写完资料,站起来说道:“你好,我叫余力,中山大学哲学专业毕业。你是哪个大学的?什么专业?”他说着,伸出手跟李卡握手。

李卡显然没有做好准备,拘谨地伸出右手,脸上露出不太自然的表情,说道:“你好,我叫李卡,华南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

学校的一位管理人员蔡伟走进来,他带领几位年轻教师过来帮忙新教师搬行李。余力和李卡跟着蔡伟他们来到靠近山边的教师宿舍,余力被分配在二楼,李卡在三楼。

余力向来手脚麻利,他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房间,马上上楼来到李卡房间,很熟练地帮李卡挂蚊帐,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相比余力,李卡较内向,她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在大学里安静地学习和生活,没有结交太多朋友,更没有异性朋友。

但人就是很奇怪,很容易将自己放在某一类人群里,李卡和余力同是新来的教师,自然就算是同一类人了。

余力约李卡一起吃饭,他们来到校门口。整个校门口没有一家很像样的饭店,只有一家粉面店看起来干净,老板娘也很利索。余力问李卡:“我喜欢吃猪脚面,咱们就在这里吃一碗猪脚面吧?”

这个建议很好,李卡也喜欢猪脚汤面。两人坐下来,老板娘非常热情,先做了自我介绍:“我们是东北人,老公在对面工厂做高管,我在家里没事干,闲不住,开个粉面店。我们家的汤是我早上四点钟起来用大骨头熬出来的,特别鲜甜。”

余力和李卡一人一碗猪脚汤面吃起来,味道非常不错。这是李卡第一次跟男生出去吃饭,她感觉余力特别能调侃,上天入地,天文地理,样样精通,很是佩服。

相比之下,李卡比较内敛,在余力面前,她算得上一位好听众。听完余力的长篇大论,李卡的一碗面也吃完了。第一次吃饭,不好意思让别人请,李卡去结账,余力并没有拦着。他显然觉得自己这一大番理论对李卡未来是有意义的。

两人各自回到宿舍。李卡洗了澡,想安静地看会儿书,书桌上摆着几本临毕业的时候她在广州购书中心买的折价书籍,非常著名的《追忆似水年华》、《十九世界文学主流》,还有她特别喜欢的茨威格短篇小说选。

“咚咚咚”,有人敲门。李卡打开门,余力站在门边。李卡将余力请进门,但宿舍里实在太狭窄了,李卡将余力让到椅子上坐下,自己只好坐到床边。两人就这么聊着。

很晚了,余力真应该告辞了,但他似乎并不打算走,李卡从来没有跟男生如此接近地聊天,非常害怕,更不知道如何提醒余力,早点回去休息。

“我可以拥抱一下你吗?”余力突然说出这一句话,李卡吓了一大跳,慌张失措的表情一览无余。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很特别,说不出的特别。咱们都是成年人,拥抱算是一种安慰吧!庆祝一下咱们参加工作了。”

李卡真的不知道如何去拒绝,只好点点头。余力一把抱住李卡,激动地说道:“今天很荣幸,能够认识你。晚安!”

余力猛地摔门而去。李卡愣愣地站在那里,依然是不知所措。她曾经渴望过这种拥抱,但不是余力的,是陈群放的,她的同班同学。她曾经多么渴望陈群放给她一个这样的拥抱,哪怕是同学之间的一种友好相拥,但很遗憾,没有。

李卡不太敢往下想。如今自己毕业了,早满了23岁,也该有自己的感情经历了,大学同学丹妮已经谈过四次恋爱了,而且每一次分手后没几天,就有男生补上,男朋友这个位置,从没有缺过位。李卡则不同,一直空着。有恋爱经验的丹妮永远知道男人需要什么,从没有恋爱经验的李卡,永远摸不准男人的心思,她甚至认为爱情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情感。

不管那么多了,先睡一觉,一切等明天再说吧!李卡很快入睡了。

半夜里,李卡惊醒过来。那个困扰她多年的可怕的梦,再一次将她无情地推到悬崖边上:小女孩在哭泣,大声呼叫着,一个叔叔正在试图追赶她。小女孩一个劲地奔跑,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山崖,女孩转头看着叔叔狰狞的面容,纵身一跳,跌入山谷。

李卡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噩梦,更不知道为何梦中的叔叔居然变成一个恶魔。她曾经无数次将自己的噩梦记录下来,对照着弗洛伊德的《释梦》,给自己解梦,但她似乎并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

她再次想起余力的拥抱,男人的拥抱总有一股力量。李卡的心慢慢安静下来,再次入睡。

第二天,李卡和余力到学校基础系办公室报到,接待他们的是一位看起来特别帅气的男主任,一见面,这位自称蒋主任的人笑着对李卡说:“算起来,我是你的大师兄呢。我也是华南师范大学毕业的,也是汉语言文学专业。”

蒋主任将准备好的几本书和教案登记手册分别交到余力和李卡手里,又将自己的备课本给李卡,说道:“你明天开始上课吧?有几位学生要参加系统考试,需要补一补语文基础知识,这是我的备课本,你先拿去做参考。”

余力和李卡一起走出办公室,两人都很兴奋,但他们的兴奋点不一样:李卡终于能够如愿成为一名教师,而余力在广州终于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余力看看时间还早,提出到李卡房间去坐坐,李卡没有拒绝。这一次坐坐,恐怕还有其它别的事情,余力显得不容置疑。昨晚的拥抱也许算是一种前奏,但他不可能就此收手,他必须趁热打铁。

两人走进房间,余力迫不及待地抱着李卡,喘着粗气。李卡突然大叫起来,这种叫声是她所熟知的,梦里她曾经多次这样呼叫过。

余力被李卡的叫声吓得不行,赶紧停止行动,问道:“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我不知道,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余力深情地望着李卡,眼前这么美丽动人的女孩,居然什么都不懂得,居然是个纯情女孩!他余力怎么如此幸运,居然能够拥有这么一个美丽含蓄的女子!

此时,李卡的思绪早已经飞到遥远的过去。那个噩梦,一定是千真万确发生过的事情!应该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叔叔曾经是一个恶魔!

然而,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哪个叔叔?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答案,但那个噩梦,叔叔突然变成一个魔鬼,就在刚才,真真切切地重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李卡的情绪一下子跌到低谷,让余力始料不及。他悻悻地离开离开房间,说道:“请你相信,我喜欢你!”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余力再一次来到李卡房间,再一次提出请求:“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对你负责。”

这恐怕不是负不负责任的事情,是李卡内心深处的恐惧应该怎么去克服的问题。该如何跟余力说这件事情?李卡犹犹豫豫,拒绝了余力的请求,说道:“我心里有阴影,可能小时候被一位叔叔欺负过。”

余力很惊讶,盯着李卡问:“你胡说八道什么?哪个叔叔?他怎么会欺负你?”

李卡沉沉说着:“你看过弗洛伊德的《释梦》吗?梦是现实的再现,我经常做这个噩梦,梦里有一位叔叔变成魔鬼,欺负我!”

“这是真的吗?真是难于置信!你知道是哪个叔叔吗?”余力的眉头皱起来,双拳紧握,他真的恨不得马上找到这个可恶的家伙,不管他是谁,一顿狠揍,打他个满地找牙!

李卡再次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有五个叔叔,不知道是哪一个。”

“那怎么办?一定要将这个可恶的家伙绳之以法啊。”余力的脸庞涨得通红,他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烈地撞击着他的身躯。自己眼里美丽无邪的女孩居然早就被自己的亲人践踏、蹂躏了。显然,她已经不再纯洁了。余力对李卡身体的渴望此刻立即置换成一种“仇恨”,他无法准确说清楚这种感觉,总之,他心里很不爽。

他站起来,离开了李卡,他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心中的“仇恨”。

李卡看着余力离去的背影,心里居然感到一丝丝轻松。她在《释梦》里看到过,只要了解了梦的出处,这个噩梦就不再那么可怕了。

已经多少年了,她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噩梦,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多年的噩梦终于解开了面纱,今晚,她也许可以好好睡一觉啦。

李卡这一晚果真睡得很沉,居然没有做噩梦。清晨醒来,她内心十分高兴,看来她要感谢自己这一次经历,让她有了战胜噩梦的信心。她突然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夜晚的确很快到来了,余力再一次发出请求。这一次李卡没有极力抗拒,她接受余力的怀抱,也积极回应了余力的拥抱。

然而,事实上,李卡不可能从余力身上获得更多的力量。

余力这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在李卡面前慢慢点着一支烟,眼睛盯着她,缓缓说道:“我真的做不到不在意!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不,我肚子里吞了一只苍蝇!”

李卡沉默,不想说一句话。

“我会对你负责的,咱们结婚吧。”余力幽幽地说这么一句话,李卡突然坐起身,问道:“什么时候?总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就结婚吧?”

“你还打算准备什么?还是赶快结婚吧。我担心自己会改变主意!”余力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李卡,见李卡的脸色沉下来,突然补充一句:“我没别的意思,你别想太多。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关键是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卡点点头,轻声说道:“咱们睡吧,明天一大早还要上课呢。”

余力不再吭声,默默站起身,躺下了,靠着李卡的身躯,闭上双眼。李卡拉了拉被单,轻轻盖在他身上,也闭上双眼。

呜呜呜,李卡从梦中惊醒,双手摸了摸脸,眼泪已经沾湿整个脸庞,还是那个噩梦,噩梦里还出现另一个男人,两个人追着小女孩。小女孩跑啊、跑啊,跌入悬崖。

李卡明白,自己的噩梦还没有结束。


小编推荐: 顾望晴天王爷难缠:狂宠杀手狂妃盛宠之窃心凰妃天价宝贝:爹地,99次求婚等等别走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坑洞》为作者心儿欢畅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