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淘
唐淘

唐淘

花间竹作者

历史

60.98万字完本2020-04-0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唐淘》是由花间竹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历史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60.98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唐淘小说主要讲述了:重生到一厢情愿大英雄单雄信身上,且看我怎样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神机在手,天下我有,活在唐朝,吃在现代,我自乐逍遥。

免费阅读

秦轩感觉有人正在向自己身上噗噗地洒土,沙土掉落在身上,发出噗噗的声音,像战场上擂起的战鼓。还听到一个老人的声音在断断续续地哭泣着,念叨着什么。

“庄主,有老奴为你处理身后事,你安心地去吧,但愿来生老奴还能伺候庄主,但是庄主你可别这么轻易地相信别人了,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还是你当年的结拜兄弟,你今天英雄落难,他们没有一个站出来为你求情的,亏当年庄主你那样对他们,特别是那个秦叔宝,当年他饿得都把自己的宝马当了,是庄主你收留了他,还送了他不菲的盘缠,今天你落难,他不但不出来为你求情,他连面都不露一下,死了都不肯出来见庄主你一面。”老人哭泣地一边往坑里面洒上土,嘴里不停地抱怨着。

听这声音,特别是那一句“你安心地去吧”,只要是个人都听出这句话的意思,看样子这个老人好像是自己的管家或者仆人,正在为自己感到不值。

难道是自己死了?不对,难道是自己没死?

靠,这庄主又是什么东东?地主?不对呀,自己可是一名士兵呀,可不是什么庄主,再说新中国早就没有地主了,再说了这庄主也不是地主呀?不明白……。

不对呀,现代社会了怎么还有管家或者仆人?难道刚才的炸弹没有把自己炸死?自己又活过来了?

秦轩活动了一下四肢,感觉到四肢健全,一点事都没有,心里一阵狂喜。

秦轩心里想着,自己刚才可是趴在炸弹上面的,这都没死?虽然胸前有防弹衣,可是手脚部位可是没有防弹衣遮挡的,这都没有被炸掉?

秦轩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心里疑惑地在心里自问。

自己刚才奉命在祖国边境与敌人作战,在最后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一个敌人没有死透,在最后关头拉响了怀里的炸弹,知道自己是跑了掉了,身边又有三位战友,想都没想,就趴在炸弹上面,自认为这次肯定死透了,没有想到……。

应该是死的吧,自己可是记得自己最后灵魂出窍轻轻地飘起来的,像是掀开了盖子的锅炉里的蒸气,慢慢地飘了起来,离开自己的躯壳,最后消失在空气里的。

难道这里是地狱?不会吧,地狱有这么清爽的空气吗?还有鸟鸣?当真是这样那阎王当得也太爽了。

秦轩心里想着,那老人还在向自己洒土,嘴里也不闲着。

“庄主你这一走,老奴在这个世上也没有认识的人了,庄主你小小的时候老主人就让我跟着你,这个世界上老奴现在除了庄主你,是一个亲人也没有了,给庄主你忙完了身后事,老奴就在这里下来陪庄主你。”老人哭泣着双手捧起沙子就往坑里抛下。

“看这情形,我现在好像在坟坑里,那老人现在正在往坟坑里洒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并没有死?”

“咳,咳”秦轩试咳了两声。

秦轩伸伸四肢,发现四周都是沙土的墙面黄沙掉落下来,再一次认证了秦轩的猜测。

老人正伤心地哭泣着,突然清楚听到下面传来两声咳嗽的声音,心里一喜,心想,难道是老天开眼,庄主活过来了?

这个声音老人太熟悉了,听了几十年的声音,岂能听错?

老人试着向坟坑里喊了一声“庄主,庄主,是你吗?你还活着吗?”

“水,水,水,给我水”秦轩口渴得现在好像可以喝干整条长江,秦轩听到上面老人的声音,悠悠地睁开眼睛,嘴里喊了三声水字。

秦轩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天空,自己正面趟在一个土坑下面,身上穿着一件被鲜血染红了的铠甲,上面是洒下来的黄土粘贴在铠甲页片上面凝固了的鲜血上面。铠甲上粘满了黄土,显得很是狼狈,不过秦轩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人血,而且这身铠甲是实打实的用于战场上的真正铠甲,并不是影视上面那些用于拍摄的铠甲,这一身的杀气,秦轩作为一名杀过人的特种部队的老兵还是感受得出来的。

“铠甲?怎么是铠甲?我的防弹衣呢?”秦轩看着身上穿着的铠甲心里疑惑地想着,肯定是那几个兔崽子恶搞自己的。

对,肯定是这样。

秦轩接着就想到肯定是自己那几个战友恶搞自己,跟自己闹着玩的,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有机会,这几个小子就没放过自己。

秦轩作为特种部队里的老兵,队里很多战友就是自己带出来的,平时只要有空他们就恶搞自己,也成了惯例了。

这东西只有在古代才有,自己也是在那些古装戏里看见过,不过说实在的,没有这个这么真实。

也不知道那几个小子去哪找这一套衣服,为了恶搞自己,他们也太费心思了。

水?老人清楚听到坑里的人叫了三声水,老人也是经历风雨的人,知道自己的庄主肯定是活过来了,因为他往下看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庄主脸上的那红晕的脸色跟毛孔里渗出的一滴滴汗珠,死人是不会有血色的。这一点他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是知道的。

“庄主,给,水来了。”老人喜极而泣地抹了把眼泪,惊喜地把自己身边的一羊皮水袋向下面递了下去,内心无比高兴地表情都写在他的脸上。

“谢谢”秦轩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水袋,用力地坐了起来,斜靠在狭窄的坟坑红色的土面上。此时的秦轩已经顾不了脏不脏了,现在解决口渴的问题才是主要的。

见到自己的主人突然对自己这么客气,老人愣了一下,抹了一把眼上的泪水,高兴地说道“庄主,你先喝着,不够老奴役再去找来。”

然后看着坟坑下面的秦轩拨开羊皮袋子的堵头,咕噜咕噜地喝完了水袋里面的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秦轩动了动身体,感觉身体又恢复了些力气,用力地趴出了坟坑。

秦轩出来后,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老人。

老人有五十来岁的样子,眉清目秀,和蔼的笑容总是挂在他的脸上,满头的银发,脸上的皱纹诉说着他经历的岁月沧桑,老人惊奇地看着秦轩,眼中闪着激动的表情,对,是激动,那眼中闪着的泪花,是开心的泪水。

秦轩知道,这是一种看到亲人脱离危险才露出的表情,这种表情秦轩以前也看到过,那就是自己每次执行任务归来,部队首长见到自己平安归来是所露出的表情。

很熟悉。

“哦,这位老伯,大恩不言谢,我想问问老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怎么称呼您?”看着面前这个穿着装扮都透着古怪的老人,秦轩疑惑的问道。

还有面前这个和蔼可亲的老伯,他这一身的穿着,秦轩也只有在古装的电视剧里面才看到,难道说……

“庄主,你不记得自己啦?我是你的奴仆,是你的管家呀,在二贤庄的时候老奴就一直跟在庄你身边了。”老人听到秦轩不记得他,还仔细地打量着自己来,老人担心地问答。

二贤庄?靠,你以为我是单雄信呀,还二贤庄。

“嗯,确实认不出老伯你来,我们以前很熟吗?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又是什么年月?”。

秦轩摇了摇头。

看着自己的主人一脸的疑惑,老人觉得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传来,庄主不会复活过来,现在得了失心疯了吧?这可怎么办呀。老人担心的想着。

“庄主你是二贤庄主单雄信,是郑国的驸马。”老人看到秦轩摇头后,回答着说道,同时露出一脸的担忧之色。


小编推荐: 勒胡马千古枭宠小宦官帝国神纪我在明末建了个国大明略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唐淘》为作者花间竹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