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魂传——毒夫人
妖魂传——毒夫人

妖魂传——毒夫人

金忆秋作者

仙侠

27.78万字完本2020-03-3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妖魂传——毒夫人》是由金忆秋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仙侠奇缘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7.78万字,目前以更新完,妖魂传——毒夫人小说主要讲述了:以秦里复仇为线,横贯天界、妖界、魔界、人界的爱恨情仇。青木犀利用凡人杀死恶魔,间接害得秦里家破人亡。秦里一路南逃,找到这世上对她最重要的养父养母,却发现养父失踪,养母惨死。仇恨让秦里产生了魔念。蛇族大殿下为保护木犀,将秦里的意念封禁。之后秦里的意念被困在漆黑的虚无之境中,痛不欲生。后经几番迫害,秦里的魔念渐渐增强。在毒慕义设计之下,毒城为保全秦里,不得不休妻与秦里断绝关系。毒慕义两面三刀,说是保护秦里,实际将她送给官府,当众凌迟。在受千刀万剐之痛时,魔念增强。众多法师围攻秦里时,秦里苏醒,彻底入魔。赵清错将秦里当作木犀……竹叶青与木犀结怨……

免费阅读

【红枫镇】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

今日恰逢红枫镇赶集,街头街尾锣鼓喧空,热闹非凡。

一棵百年红枫老树之下,一堆人正聚精会神地听书。

见一位白发苍苍的智叟倚树侃侃而谈,他那岁月打磨后的沧桑声音时而高亢,时而忧郁。

他道,“极南之处,临海,天海相接。海中兀然矗立一峰,直入云霄,不可见其顶,是由太上老君炉中七个恶鬼幻化而成。

一万年前,天帝膝下之长公主云慈,年幼无知,竟偷自打开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无意将八只恶鬼放下凡间。瞬时,凡间烽烟四起,横尸遍野,万里朱殷。

天帝大怒,贬长公主云慈下凡生死轮回五百年,尝尽人间疾苦。

天帝亲率万万天兵天将,将八只恶鬼打至极南之处的忘生海中。

其中一只恶鬼一剑割喉杀伤同袍,趁机吸尽他们毕生修为,将他们化作七座山峰并肩环抱,形成冥峰。仅剩的一只恶鬼就藏在七座山峰围成的峰谷之内,自称冥王。

被八只恶鬼吞下的凡人变成孤魂野鬼在冥峰飘荡,进不得阴间投胎转世,千年万年,永生永世,受制于冥王。

冥王道行高深,冥峰易守难攻。天兵天将已精疲力竭。天帝与冥王协议停战,冥王应允,凡冥峰之鬼魂,皆不能踏出冥峰半步。

一万年来,冥王遵守承诺,人间风平浪静。

只是苦了冥峰中的孤魂野鬼,无处安生。

据说,凡人入峰,必死无疑。

因此先人在峰脚下修筑众多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庙,以镇压冥峰中冤死哀嚎的鬼魂。

可至今,仍旧供奉观世音菩萨的,只剩一户矫家了。”

话刚完毕,突然之间,大地如鼓拨动,大海巨浪滔天,苍天变色,禽兽皆藏。

人人惊慌自危却无处可避。

尽见大道之上,虔诚对天跪拜者密密麻麻。

这怪异之象直至日落方才停歇。

人心惶惶,恐有大难。

深夜,官府的差役骑马飞驰,遍布各地,高呼:“官府查明,纯属天灾!”

[四日后]

【红枫镇】

“秘诀究竟在哪里?”似乎只差一毫功夫,杀手就能把秦里的头捏个脑浆爆裂。

秦里涨红脸,从头到脚,数不尽的刀伤,血不住地贴着地板向四周张扬,好似在庆祝这杀手的阴谋即将得逞。不过换了几口气的功夫,秦里再无力挣扎,死去一般耷拉着脑袋。

见状杀手急忙松开手,仔细观察着面色,二指预备试探秦里脖颈侧的脉搏,手指未触及,秦里忽然刺飞出半只残针,正中其喉,毒性瞬间蔓延全身,量他结实如牛的大汉,也即刻动弹不得,只落得惊恐。

秦里缓缓扫一眼四周,四周平静,咬咬牙,慢起身。黑红色的血仍旧不住地流淌,顺着歪歪斜斜的步子,染红了一路,直到杀手身后。

秦里面色惨淡不堪,再也站不住,突然腿不听使唤,跪于地。秦里双眉皱一皱,不一会儿又松开来,道:“我......不想杀你......”秦里抚一遍疼痛难忍的伤口,头上大颗的汗珠大雨一般倾下。手不住地颤抖着,进了袖口,掏出裹满黏糊糊鲜血的药瓶:“解......药......,只要你告诉我......谁杀我......我......给你......解......药......”秦里咬紧下唇,血水汗水交混,滴在地上,粘稠又恶心。

“解药?”杀手眼里漏出一丝悲伤与无奈的神情,如此一个好汉,竟要流下热泪。“秦姑娘好仁慈。”杀手平淡着语调说道,并无半分感情。

秦里仍旧耷拉着脑袋,任血水汗水流淌。手里拿着裹满鲜血的药瓶子。

“秦姑娘好自珍重!”杀手停顿一下,热泪盈眶,小声道:“逼不得已,我有苦衷!”

又一人,活路不走,死路自求。

究竟是怎样的人,能控制一个又一个高超过人的杀手来追杀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人,为何灭门之后仍要痛下毒手,明明可以置于死地,又好似要留一条活路。

“啊......”轻浅一声哀叹,好似一切都在梦里。身上的伤口却都张嘴把梦吃了,只剩下冷冰冰的不知所措的现实与疼痛。秦里已虚脱,跪倒在地。

她闭上眼: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昨仍天清气爽,今却家破人亡。

痛苦的眉头颤抖着,紧锁起来。秦里抓紧衣角,咬紧下唇:爹!娘!您们安息!里儿绝报此仇!

客栈外人流川行,热闹非凡。也想必四周藏尽杀手。张慌之中,见墙边稀稀疏疏放着三盏油灯,秦里咬紧牙,爬去集满三盏油灯,血淌得更汹涌起来,汗珠大粒落下,秦里抓住床罩狠狠扯下,嘴里发出狠狠的嘟哝声。洒两盏油灯,用房间里备好的火折子点燃最后一盏,熊熊大火在房间里欢舞起来。

秦里阵脚已乱。见熊熊大火,既哭又笑。火势越加凶猛了。秦里见窗户外人流稀少,从窗户坠下,伤势难控,鲜血喷流,手捂刀口。已顾不得路上究竟有人几何,直往森林方向踉跄而逃。

【冥谷】

自冥王破魂殒身,冥峰大乱。

极南之处,有一冥峰。

七座山峰宽窄不同,高低相似,密切相依,相衔相环而成冥峰,自上抱合成顶,峰颈皆有裂缝,人称割喉。

峰顶环合之后,留一孔洞,后称鱼口。冥峰直入苍穹,鱼口吞云吐雾,日光自鱼口落入冥谷,不见其底,魂魄群聚于此。

世人畏惧冥峰,避之不及,故魂魄入峰多是阴差阳错。

冥峰环抱成冥谷。由于冥谷危极、固极、阴极,加之冥王坐守,天将久攻不下,双方疲惫不堪,以冥谷不触犯仙道人道停战。

魂魄不见日光。白日魂魄入谷生息,黑夜魂魄出谷修行。魂魄之修行,乃借冥峰树木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此树木四季如春,曰之魂木。修五百年者,重新获得人形,以魂木为真身。此者半妖半魂,曰之妖魂。

沧海桑田,万年寂寥,冥王残暴无度,设计逃离冥峰者数不胜数。冥王见有逃亡迹象者,格杀勿论。愈演愈烈,后冥谷中再无千年妖魂,大多千年之前便遭冥王吸取修为。

冥王日益强大,妖魂日益弱苦。冥王日益残横,妖魂敢怒不敢言。故四日前暗杀冥王如此轻易!

「一个月前……」

【暗巫洞】

九千五百年来,暗巫潜藏于冥谷极深之处,至阴至暗,只为等待时机报仇。

直到三百年前,木犀误打误撞进入暗巫洞,暗巫知道,机会来了。

“如何杀?”木犀问。

“冥王强大至此,冥谷众魂齐聚也无胜算,唯有凡人可杀他。”暗巫道。

“凡人怎能杀得了他?”

“众魂皆知索魂术,你可知索魂术如何而来?”

“不知。”

暗巫尖声冷笑,九千五百年,她终于离报仇更进一步。

“九千五百年前,一只妖魂刚修得五百年道行,初具人形,偷自逃出冥峰,与一名凡间女子相爱。这妖魂唤作灵齐。

灵齐为向这女子表明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的情意,他制出一套巫术,逆转天命,将两人束合,从此,凡女子之伤痛,他以十倍承受,生生世世如此。”

此术在九千五百年间几经失传,如今鲜有人知。凡人称其为索魂术。

索魂术:皓月当空,月光洒上枝头,索魂之人口念咒语,亲手折下一支魂木。这魂木立即化作一支木簪,此术即成。索魂之人佩戴魂木簪时,其身上小小一道针细的伤口,在妖魂身上便是放大十倍的血碗大口。妖魂唯有隔着千山万水,远远通过木簪将修为渡与凡人,将其治愈,伤痛才能消除。

这木簪原本为灵齐赠与心爱之人的定情信物。后成为人与妖魂相系的凭物。烧毁木簪,则解术。

因此一些凡人将索魂术视作永保平安之法。又因其邪恶,在人间饱受争议,几经失传,现懂得此术的人寥寥无几。一旦使索魂术,便世世代代受佛家道家唾弃,不可再供奉神灵,故此术多为世代相传,且极为隐蔽。

而妖魂,每见凡人上峰施索魂术,都恨不能将其活剥生吞。

暗巫继续说到:“岁月催人老。

相比妖魂永远润透如玉的肌肤,稚嫩青春的模样,女子悲从中来。

她闭门不出,掩面不见,充耳不闻,终日以泪洗面。

最后她苦求那只妖魂,不要生生世世,只要今生今世,要容颜复青,要与妖魂同老。”

听到此处,木犀皱紧眉头。凡人命时短暂,终究逃不过陷入生死轮回。若到冥峰寻死变成妖魂,也不妥当。冥峰除冥王之外,男女不可有私。

“灵齐久久研制不出令女子容颜复青、万年长寿的巫术。女子疯了。

不久,冥王发现灵齐私下冥峰一事,大怒,命妖魂捉拿灵齐。

灵齐知性命不保。

他找到女子,教她念一道咒。女子每念一遍,皱纹便退散一些。

女子疯狂念咒,直到容颜复青,拈手成花,一步三丈。”

正说着,暗巫干瘪嘴角不自觉发抖,“当她回头一看,却发现灵齐不见。

这女子循着灵齐的气息飞上冥峰,却发现灵齐已无半分修为,被困在魂木之内。

烈日当空,日光触及之处燃起熊熊大火。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暗巫居冥谷深底九千五百年,一具枯瘦如柴的骨骼之上覆盖薄薄一层尸青色的皮囊,黯淡无光的眼睛之中时常带有泪迹。

暗巫问:“现在你知道如何杀冥王了吗?”

一万年前,与天宫的大战大伤冥王元气。直至九千五百年前,冥王仍不时闭关疗伤。

正当冥王疗伤之际,索魂术悄然传入人间。一个凡人上峰施索魂术,恰好索的是冥王。冥王因此得知灵齐偷入凡间之事,大怒,命人抓回灵齐。

木犀低头说到:“找到索魂之人,找到那段咒语。”

木犀继而愁眉苦脸:“可是……已经过了九千五百年,如何能找到索魂之人,那段咒语,我从未听说过,又有谁知道呢?”

“魂木生生世世跟随凡人,只要找到魂木即可。冥王的魂木曾沐万年光华,灵犀非常,万年之寂寞,那支王木应早已引导那凡人来寻母身了。如果不出我所料,那支王木就在峰下,你盗取一支王木,到峰下去寻,那凡人自会与你相遇。”

“可是我修为不够,尚不具人形,见不得日光,我如何下峰呢?”

木犀突然想到,不久前她在冥峰东侧的子归石下拾到一副凡人画像,木犀觉得稀奇,便收藏起来。

这下可以派上用场了!木犀可附身于画像之中,自画像走出,具备人形且不怕日光。

但冥王看守森严,木犀不敢离峰。

忽然想到峰脚偶有供佛和读书的凡人往来,可利用凡人偷盗王木,再携入凡间。

“巫姑姑!我想到办法了!可是到哪里找那段咒语呢?”

“我有。”暗巫取一块墨绿色玉石,摘下魂木簪书写于玉石上,一段咒语写成,削薄了玉石,送给木犀。

“巫姑姑……”木犀心有疑问,却不敢开口,怕触及暗巫的伤心事。

暗巫独居于这极阴极暗之处,表面怪癖凶狠,实则凄惨可怜。木犀幼时误打误撞进入暗巫洞,碰见独自啜泣的暗巫,之后便常常偷访此处。

木犀每次来找暗巫,都万分小心,不敢让青冈发现。青冈若是知道,必定发怒。

现下,是时候回青冈林了。

“你走吧……”暗巫转身往深处走。

木犀想问巫姑姑是否是那位女子。若真是巫姑姑,那独居此处的九千五百年该是多么煎熬。

想到谋杀冥王一事一旦泄露,木犀必死无疑。木犀朝外头走,每一个想要后退的步子僵尸一般向前迈着,木犀紧闭双眼,深深吸一口气,转身问到:“巫姑姑,今日一别,我恐怕不能再与你相见。……你是那位女子吗?”

暗巫怔怔立住,不发一言。

“巫姑姑……”木犀再深吸一口气,生怯又诚恳地望着暗巫的背影,大声地说:“巫姑姑,你是犀儿最好的巫姑姑!”

说完,木犀犹豫片刻,浑身不安,于是撒腿往外跑,每一步都实实地踏进冥谷的土地中。没想到,爱竟是这副模样,木犀暗自想:我不要任何人爱我,也不要爱上任何人。

木犀刚走,暗巫便浑身泄了力,九千五百年的折磨令她形如枯槁,生不如死。眼泪夺眶而出,干瘪沙哑的声音幽幽说到:“是我害死了灵齐……”

当暗巫想到,如今她利用木犀谋杀冥王为灵齐报仇,恐怕又将害死木犀,心就像被谁掐紧了一样,叫她难以忍受,每一口呼吸都痛得发抖。

暗巫取下头上木簪。那是灵齐将两人束合那天,灵齐的一支魂木幻化而成。那一日,彼此许诺生生世世相爱……“如果可以重来……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回来……”

暗巫举高魂木,狠狠一下,径直插入心口。深绿色的浆液四溅,尸青色的脸咧嘴大笑,狰狞的尖叫声在深洞中回荡:解脱了……解脱了……

[一个月前]

【望江亭】

木犀自青冈林中取出画像,轻身一跃飞入画中,借了画中人形,缓缓从画中走出。

据说这是峰下回头河对岸丑公公的养女,幼时被亲生爹娘接走便再也没有回来。自丑公公得知女儿在东侧忘生海上的云庄习武,便常常到冥峰东侧的子归石眺望云庄,看见云庄,就好像看见了女儿一样。

丑公公的女儿天生一对明净善睐的眼眸,俏鼻小嘴,温柔可人。如今加上木犀的鬼灵精怪,显得生气盎然,活脱脱一个灵动的画中仙子。

木犀蹲在望江亭西北侧的树丛中,心想:算算日子,今日应有凡人来的。正躲着,觉着后背有人扯头发扯衣服,木犀回头一看,是竹叶青。

木犀立即捂住竹叶青的嘴,“嘘……别把人吓跑了!”

竹叶青脑袋一转,道:“哦......又到了寻偶的季节……”

“什么意思?你小声一点,别把人吓跑了。不,你还是赶紧走吧,别坏了我好事!”

竹叶青敲木犀脑袋一下,“你干什么这么神秘?让我猜猜?”

竹叶青不怀好意地看着木犀,笑道:“你扮成这么美的女子在这儿等那经常上山的两个男人,你想勾引男人,然后吃了他们?”

现在只要提到吃什么鸟人怪兽之类的,木犀都气不打一处来。木犀回敲竹叶青脑袋一下,“别再提什么吃人之类的,当初我吃只鸟都差点被打死了。”木犀白了竹叶青一眼,又继续盯着上望江亭的路,“竹叶哥哥,你说……凡人脾气好吗?我要是想让凡人帮我做事,我该怎么跟他说呢?”

“凡人和我们差不多吧……我待在冥峰一千年没出去过,我也不清楚。”竹叶青靠在树上,回想起来,“我以前见到的凡人……有脾气好也有脾气不好的,和我们一样吧,什么性子的都有。”

竹叶青凑到木犀跟前,“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我就帮你。”

“不能说的!”

“那我可不帮你了啊!我可告诉你,凡人求人帮忙都靠关系看情面的,人家与你无缘无故,可不会帮你的,需要方法才行。”

五百年前。木犀尚为幼婴便成了冥峰的孤魂野鬼,木犀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峰的,大家猜测是爹娘狠心将她扔进水里,这才漂进冥峰。

木犀入峰时,啼声不断。冥峰上下就连妻妾成群的冥王都不曾有一儿半女,婴孩的鬼哭声引起所有妖魂注意。青冈最先发现木犀,怕冥王将其收为侍妾,用灵力掩藏她的女儿之身,将木犀带到青冈林,养了五百年。

因此在木犀五百年的记忆里没有人类。

木犀自觉从来没和凡人说过一句话,见到凡人肯定要哆嗦得不知怎么开口了。

竹叶青比木犀年长一千五百岁,比青冈还老五百岁,是蛇族的大殿下。竹叶青原本勤学苦练,深得蛇王蛇后重视,却在五百岁时一反常态,痴痴颠颠,颓废度日。蛇后恨铁不成钢,屡教不改,一怒之下将竹叶青收押入牢三百年。竹叶青整整颓废了五百年,未曾悔改,蛇后对他的恨意越积越深,最后竟不管亲生儿子的生死,断绝了竹叶青的水粮。竹叶青垂危之际设计逃出大牢,借冥王之威躲进冥峰,一千年来未曾离开过。

竹叶青是木犀自小的玩伴,木犀想,告诉竹叶青应该无妨,“竹叶哥哥,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哦……”

“我发誓!”竹叶青瘪着嘴,眯上眼,昂起头,举起右手指天发誓,“如我告诉其他人,叫我一生近不得女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姑且相信你吧……”木犀凑到竹叶青耳边,“我要借凡人的手杀冥王。”说完木犀看着竹叶青,两只大眼睛纯真得可爱,叫竹叶青笑得人仰马翻,“这是我一千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木犀皱着眉,认真地看着竹叶青,“我认真的!我只需要借凡人帮我找到王木簪就可以了!”木犀忽然想到,让竹叶青去找不是更快吗?“嘿嘿......竹叶哥哥,要不你帮我找?”

“你疯你的吧,可别拉上我,青木犀……你真的要笑死我了!”

“竹叶哥哥,我真的是认真的!”木犀气急上头,背过身去不理竹叶青。

“好啦好啦,我也不是不帮你,你也知道,我要是出峰,我那父王母后恨不得杀死我的。”

“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凡人肯帮我?”

“勾引他。”

“怎么勾引?”

“你脸伸过来。”

“你干嘛?”

“闭眼。”

竹叶青坐在树下,木犀跪在前方。木犀闭上眼,半推半就地将脸伸向竹叶青。“我可告诉你啊,你欺负我的话,青冈一定会替我出气的。”木犀笑了笑,青冈是木犀的万能守护神,有青冈在,木犀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竹叶青呼吸变缓,胸口发闷,在木犀凑近时。竹叶青竟忽然将手绕到木犀身后,将木犀翻过身搂抱住,低头亲吻木犀。

木犀立即推开竹叶青,站起身,“你干嘛!”

“教你勾引人呀。”竹叶青依旧躺在树下,得意地笑道:“一会儿那凡人来,你便像我刚才那样做,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之后你让那凡人做什么事,他都肯的。”

“真的?可是青冈说男女有别,不能过于亲近。还有刚才的事你别告诉青冈啊,他会打死我的……”

“小傻瓜,这里有凡人,妖魂不会来这里的,像青冈那样具有人形的妖魂不小心被凡人见到,那不是乱套了?你就放心吧,你在这里勾引男人,绝对不会被他发现的。”

木犀愁眉苦脸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为了我的大计,豁出去了!”

木犀说完,转身朝向望江亭,正这时,听见脚步声,木犀立即捂住竹叶青的嘴,“嘘……”

见两男子走到亭中,一男子仪表颀伟,话声雄壮;另一男子总低头浅笑,温柔得似花似风,叫人心里舒坦很多,一看就是好亲近的人。

木犀眼睛直直盯着那个温柔的男子,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像柔软可亲。世上竟有这样的人,木犀像看稀世宝物一样看着那个男子。

不一会儿,高壮的男子走下山去,那个温柔的男子站在亭栏边远眺连绵山川。

木犀站起身,“竹叶哥哥,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呀?”

“我帮你一把!”说完,竹叶青一脚将木犀踹到亭子里去,刚好扑向那男子后背,男子转身扶住木犀,两人缓缓落到地面。

竹叶青隐身,走到木犀跟前,故意将木犀的头摁向那男子,造成木犀意外亲了那男子的假象。

竹叶青在冥峰的一千年闷得发慌,近五百年来唯一的乐趣就是捉弄青冈和木犀父子俩。

竹叶青在木犀耳边轻声说:“别说话!”

木犀瞪大眼睛,看着那男子,心想:完了完了完了……凡人生气什么模样……道歉有用吗?

那男子见眼前女子如出水芙蓉般美艳绝伦,好似画中仙子。

男子羞红了脸,又觉得罪恶深重。立即将木犀扶起身,不敢正眼瞧木犀,低头作礼道歉:“失礼!失礼!适才冒犯了姑娘。今日之事我绝不向他人提起半字,姑娘大可放心!”说完那男子转身便走。

竹叶青道:“快叫住他!”

“怎么叫?”

“跟我说:公子留步!”

“公子留步!”

那男子停住脚步,不敢回头,“姑娘有何吩咐?”

竹叶青道:“假装晕倒。”

“我不会啊……”

竹叶青吹一口毒气令木犀晕倒。

那男子听闻轰隆一声,吓得后脑门一紧,转身扶起木犀,焦急地喊:“姑娘……姑娘……”

不一会儿,木犀清醒过来,见这男子忧心的模样和青冈相像极了,不自觉嫣然一笑。向四周环望,已不见竹叶青。

“姑娘可好些了?”

木犀憨厚一笑,笑道:“好得很!好得很!”

赵清松开手,站起来,低着头不敢看木犀,道:“在下今日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姑娘千万别记在心上。我今发誓不告诉任何人,自一定不会说的,你可放心。”

木犀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那男子的身影,觉得这人奇怪得很。

“姑娘?”赵清以为木犀生了气,“姑娘,在下确实不是有意,还望姑娘见谅。在下姓赵名清,住观音村。在下告辞!”

“诶——你别走啊!”眼见到手的凡人将要溜走,木犀立即拍拍灰,站起身来,喊到:“你转回身来!”

赵清转过身。

“看着我。”

赵清看向木犀,只见此女子并无羞怯,清澈动人的眼睛上下打量赵清。这女子绕赵清走一圈,然后笑着说道:“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话语中充满任性。

“敬请吩咐!”

“刚才一不小心,我头上的木簪丢到下边的河里去了,这可是我爹仿照这冥峰脚下别人的远古木簪,亲手为我做的。

正好这冥峰东侧有一株万年树木,就在子归石旁边,你折下一支树枝,到这附近寻找一个头戴远古木簪的人,仿着那人的木簪再为我做一支。

今日之事我就不追究了。”

“那到何处再见姑娘你呢?”

“就在这望江亭,我住在这里。”

“可是……赵清过不了回头河啊。”那回头河由忘生海分流而成,宽阔似海,波涛汹涌,深不见底,取名回头河就是要提醒世人见河回头。整个观音镇中,只有世世代代斩妖除魔、供奉菩萨的矫家能过河。赵清只有在每月矫悟过过河供佛的时候才能跟着来冥峰一趟。

“我知道。”木犀笑着说,“我有一道很灵的咒语,你只要紧紧握着这支王木,就能飞过河。”

说完木犀教那男子念:“天地之灵,回泽苍生。”


小编推荐: 我一个人砍翻超神学院一世仙朝踏破诸天终是笙歌落尽炮灰女修仙记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妖魂传——毒夫人》为作者金忆秋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