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要笔记
不重要笔记

不重要笔记

闲散老人作者

灵异

33.87万字完本2020-03-3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不重要笔记》是由闲散老人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悬疑灵异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33.87万字,目前以更新完,不重要笔记小说主要讲述了:本以为是一场普通的户外活动,没想到还会和自己十年前被灌输的记忆有关。特效药到底是什么?他们又想让我记起什么?

免费阅读

凌晨的中缅边境热带丛林浓雾弥漫,偶尔传来几声动物的怪叫,远处几只竹筏子缓慢驶来一一靠了岸,四个男人一组,从竹筏子上抬下一只只棺材。

其中年轻的男人第一次做这个,抱怨道:“这里头晃悠晃悠的,居然还有水,没见过谁家的棺材里还装水的。”那棺材不大,只有正常的三分之一大小,里面却没人知道装的什么。

年长一点的壮汉嘘了一声:“你小子是真不知道规矩!抬棺材的不能出声!”说完又念了几句恕罪才领头走进丛林。

众人听后大气也不敢喘,跟着走了有一里多地,见到一个山洞,十几个穿着蓝灰色工作服的人在洞口作业。

“谷工。”听到有人打招呼,我下意识地看向他。

“又来一批,一共十一只。”我说道。

那人指了指里面,冲着那个年长的壮汉说道:“246-256。”

那壮汉点点头,带着劳工们进去了。

突然里头响起几声惨叫,几个带血的人从洞里头逃了出来,嘴里叫嚷着:“翻了翻了!”外头工作人员大惊失色,我拔出手枪对着黑洞洞的洞口,连开数枪,见里头没了动静,我壮着胆子走了进去,结果看见的是一地的碎骨肉!

“啊!”我从床上惊坐起,心脏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头开始疼得厉害。摸索着从床头柜上拿出特效药,生吞了两粒,这才稳定下来。

脑子里去回忆刚才的梦,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看了看时间,才早上五点,而我的发小赵暮却已经早早地起来了。

“这么早起赶集呢?”我又躺回床上,开始玩手机。

赵暮打理着最近最流行的灰绿色短发,得意地笑道:“我妈昨天晚上给我转了一万块,让我给自己买一份毕业礼物!谷子,你说给不给力!”

我翻了身,背朝他,床被我的动作压得吱嘎响。赵暮见了,啧了一声:“你也别老呆在家里,外面天儿多好,得出去走走不是?顺便减减肥。”

“你是不是心疼你家床了?好让我起来让它休息休息。”

赵暮笑道:“床坏了可以再买,我是心疼你!这些天除了上厕所就没下过床,以后哥们给你插个管,终身别下来了。”

“我这病一动就累。”

“懒病!”赵暮费力地拉起我,“你这体型丢太平洋里,海平面都能上升两米。”

我终于被这家伙拉出了门,刚走了两步路就汗流浃背,坐着赵暮家的货拉拉进了电子城。其实赵暮早在高考前就看上了一部相机,可是价格太贵,这次他有了一万块钱,不用想都知道他会去买下那部单反。

相机店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一进门就看到里头摆着一个抽奖的摊位,我上去瞟了几眼——满8999得“一人十五天大草原户外运动机会”抽奖一次。

我这身体估计永远和户外运动搭不上边了,我苦笑着坐到体验区把玩着样机。没多久抽奖摊位发出一阵惊呼,我转头看去,人群中有个闪亮的绿毛,这家伙!

“谷子!”赵暮拿着奖券,兴奋地小跑过来,“我抽到了特等奖!两人十五天大草原户外运动机会!”

“不是一人吗?”我纠正道。

“本来是一人,不过咱俩好兄弟怎么能缺一个?所以,我和他们商量了一下,加了点钱。”赵暮得意地说道。

“多少钱?”

“两千。”

“能退吗?”

赵暮一听,直摇头:“不能退!你小子生了场病之后就变得这么颓废了,以前哪里有好玩的地儿就往哪里跑,现在倒好,天天在家学养猪!”说完拍了拍我的肚子。

赵暮说得没错,不过要我拖着三百多斤的肥肉去参加什么户外运动实在有些吃力。

三天后,和家里打好招呼,我和赵暮准备了一些生活用品就出发了。

“吉利户外运动俱乐部”,那是一家外边看起来像个车库的屋子,门上的玻璃用九张A4纸打印出来的九个字,两个字胶水都还没抹匀,半个字耷拉着。一进门就是个大厅,大厅很简陋,一张木沙发,外加几条塑料小板凳,寒碜得不行。里面坐着七八个男人,年长的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年纪小的和我俩差不多大。

“嘿!这有意思,来个大胖子。”说话的是个黑皮肤的男人,“你小子进队干嘛,那里可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去的!”

“我们交钱了!”赵暮反驳道。

那人嗤笑道:“给钱都没几个人敢,还倒贴……”话还未说完一辆写着吉利旅游的大巴车停在了门外的空地上,鸣了两声笛。

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她化着精致的妆,黑色的短头发,脖子上戴着一条T字挂坠的项链,红色紧身T恤称得身材火辣。大厅里头有人吹起了口哨,女人走进屋,环视四周,然后说道:“我是你们的领队,我叫玫瑰。”说着看了看手表又道:“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有没到的过时不候。”

听玫瑰说,去草原的不止我们,还有一队人早几天就已经出发了,现在在呼伦贝尔等着我们。我问她:“十五天算上路程吗?”

“不算。”玫瑰笑着看我,“进了草原开始算起。”

上了车,车里除了司机还有另外三个女人,都穿着白色T恤衫和黑色运动长裤,衣服上印着“吉利”两个字的logo。

大巴把我们送到萧山机场,只有这里才有直飞呼伦贝尔的飞机。一路上的气氛很轻松,感觉真的像春游一样,呼伦贝尔的大草原和碧蓝的天空,令我向往。

六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呼伦贝尔国际大酒店。

“这俱乐部够意思啊,不白收2000块,在这儿住两个晚上就回本了。”赵暮推着他的行李箱,笑得合不拢嘴。

此时一个穿着短裤背心,脚踩人字拖的男人从电梯里出来,一见到我们马上就迎了过来。

“玫瑰玫瑰~我想你~”那人边走边唱,玫瑰看着他并没有多大反应,看来是已经习惯了。

“这位是瘸子。”玫瑰介绍道。

我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腿,那人呵呵一笑道:“我不是真瘸。”

被人看出心思的我有点窘迫,赵暮抢先发问:“那干啥叫你瘸子?”

那人说道:“道上的给的。”我不清楚“道上”是哪个“道”,不过也没问下去。玫瑰并没有理他的话,只是问道:“那两个老头怎么样了?”

“好得很,把他们伺候得舒坦着呢,倒是花了我不少钱。”

“钱问老托报……”

此时酒店里又进来一波中老年旅行团,大厅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边太吵,回房间说。”玫瑰说完就走向电梯,其他人也陆续回了房间。

我洗漱完躺倒在床上,结果赵暮泡了碗泡面,我的肚子又饿了起来。

“给我吃点儿。”

赵暮护住泡面,闷声道:“你忘了你来干什么的?运动!减肥!”

“你在我俩房间里泡面,根本就是想馋死我。是兄弟就给我吃一口!”

赵暮一手抱着面不松手,一手指着桌上绿油油的一袋菜干,喊道:“我给你留了蔬菜包,你自己泡着吃了吧。”

此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玫瑰站在门外,她显然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穿着件红裙子。

“呦~泡面呢?”玫瑰笑道,“这玩意多没营养,姐在这儿定了烤全羊,一道下去吃去。”

“烤全羊!”赵暮一听烤全羊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谷子,泡面就给你了,我得留肚子去吃烤全羊了!”

餐厅里除了我们来时的十四个人,还有瘸子这队的十个。里头有两个专家模样的人,听瘸子介绍,雪白头发的一个是地质学家陈广袤,另一个花白头发的是南大历史老师曾添彩。显然之前瘸子和玫瑰讲的两个老头,就是他俩。

早晨天还没亮,我们就被叫起来出发了,内蒙的温差很大,早上穿着外套还有点冷。我们的车队一共八辆车,我和赵暮坐在第三辆车里,开车的是瘸子那队的人。通过聊天才知道,他是瘸子的小伙计,当我再问我们最终目的地是哪里时,那人却只说不知道。

中午,我们到了蒙古包群,玫瑰熟门熟路地带着我们进了一个特大蒙古包,里头精致的地毯上绣着特别的花纹,各种瓷器银器金器装饰在内。

赵暮很兴奋地几乎把每样东西都拍了下来,我拉着他坐了下来:“你能不能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此时刚好进来一个本地人听到我的话,笑道:“拍嘛拍嘛,客人喜欢拍,说明我这儿好呀!”

“我叫格根哈斯,这是我的蒙古包,你们在这儿是进草原之前吃的最好的一次了,以后几天就只能吃罐头了,所以一定要好好吃。”那人不太高,人也干瘦干瘦的,但是两只眼睛却透着精光。

“格根哈斯还是我们去贺莲遗址的向导。”玫瑰介绍道。

“贺莲遗址?那里不是已经被开发过的景区吗?”那个之前嘲讽过我的老黑开口道。

“我们去的是未开发的部分。”瘸子喝着奶茶说道,“先吃饭吧,下午一点半出发。”

我才吃了半饱,赵暮就拉着我出了蒙古包。“你做什么?我还没吃饱呢!”

“吃什么呢?你都吃了多少了?还吃!”赵暮依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美女,进了隔壁的蒙古包,你要陪兄弟我要个微信。”

“诶!”我看了看隔壁,“那是旅行团,咱们进去多奇怪呀!还是等她出来吧。”

“你呀!这样子等等等,还怎么能追到女生?”

说着赵暮就一把把我推进了隔壁。

“我靠!”我一个趔趄没站稳,一下扑在人家的饭桌上。

“哎呦!瞧这小胖子!”听到有人惊呼。

赵暮!你等着!我挣扎着起来,身上全是奶,此时赵暮从外头进来,扶着我埋怨道:“你是不是傻,路都不会走。”说着又向座位上的人连说了好几声抱歉,拉着我走了出来。

“等等!”此时追出来一个白衬衫的女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没、没有吧……”赵暮这小子一见到美女就紧张起来,三个字都说不好。

“我叫林慢慢。”女孩很开朗地笑着,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给他,然后又转头问我,“你还好吧?有没有烫到?”

她见我摇头,放心下来:“那还行,我是好青年旅行社的导游,以后你们要去哪里玩,可以找我呦~”

“一定一定!”赵暮笑得跟傻子一样。

我白了他一眼:“人家把你当钱袋子呢,傻笑什么?”

赵暮却说我不懂。

午饭后我们准备出发,此时一个牧民从我们要去的方向赶羊过来,见到我们的车队,直冲我们挥鞭子。格根哈斯看到便小跑过去,他们用当地的语言说了一通,然后格根哈斯皱着眉头回来了。

“怎么了?”玫瑰走过去问道。

“他说格拉来了,我们现在最好别过去那里。”

“什么是格拉?”

格根哈斯也挠头:“我们这一片经常会丢些羊啊马的,一部分是被狼吃了被人偷了。还有一部分是被格拉吃了,格拉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而且格拉不光吃畜牲,它也吃人!”

“这么邪乎?”这格拉到底是什么东西?看不到但是能吃人?

格根哈斯瞪大眼,盯着我道:“我以前亲眼见过格拉吃羊,就在我眼前,两只羊突然就消失了。”

老黑开口呵呵笑了一声:“什么格拉格格!难不成还有鬼了?”

此时车队已经整装待发了,玫瑰和瘸子商量了一会,还是决定出发。


小编推荐: 万界侦探社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我在人间当鬼灵异事件簿追凶108式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不重要笔记》为作者闲散老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