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物
送物

送物

火不火随意作者

言情

26.03万字连载中2020-03-31

在线阅读网友评论
《送物》是由火不火随意原创的一本精彩万分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经完成了26.03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送物小说主要讲述了:这是创世五界的首神御世真宰被萌妹属下追了一万年无动于衷,直到下界避劫的最后一世终于幡然醒悟的故事。花妖暮染:御上,我不想再和你生生世世地纠缠了。真宰:阿染,洗澡水烧好了,我不怕被打脸,你尽情地反扑吧。

免费阅读

骊山瑾院位于骊山峰顶的一片苍翠峭拔之中,此处常年鸟语花香,灵气充沛。

院内的东北角又有一座极精致的小宅院,这处小宅院的院墙由云旎青藤围成,藤蔓上又爬了些许奇珍异草,山岚浮动,花香弥漫,屋檐下占风铎的铃声格外清脆。

暮染恍惚间听见阵阵清幽铃音,她迷迷糊糊还想再睡一会儿,忽觉有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她缓缓睁开眼,就见一只身形高大的黑狗正耷拉着腥红的舌头趴在她床边,紧盯着她。

她本能地想呼叫,却觉嗓子里卡着一股咸腥实在发不出声,身子再略微一动,只觉五脏六腑痛得简直要碎裂。

暮染惊恐地瞪着大黑狗,大黑狗上前嗅了嗅她,撇撇嘴,“终于醒了。”

这是只狗妖?!

大黑狗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你醒了就好,本尊醒来时身边就看你一个人脸熟,你浑身是伤昏迷不醒,本尊可是守了你好几个月,当然了,本尊说这些并不是指望你报恩,不过若是你自觉心中有愧非要弥补一下本尊,那就先让你那些师兄下山找个像样点的厨子来伺候本尊餐食,你看看你们这儿都吃些什么玩意儿,这是人吃的吗?”

暮染懵头懵脑,实在想不起是怎么惹上这黑狗的,看这黑狗凶恶的嘴脸,她只好识趣地点头应下。

她喉咙发干,使劲儿咽了咽,连点口水都没有,喉管灼得生疼,“水。。。。。。”

大黑狗瞥了她一眼,“麻烦!”

随即转身摇着尾巴走了出去。

她抬头看着熟悉的轻纱帐顶,又看了看挂在帐子一角的嫣红香囊,那香囊是她两年前求二师兄教她绣的,她听闻凡尘界许多闺阁女子喜好在帕子、香囊上绣一些暗喻自己名姓的图案,便求二师兄教她绣一簇牡丹花,绣了两个月手指快被扎成筛子了,绣出的花样还是丑得拿不出手,她不好意思戴出去,就往香囊里塞了些艾草挂在帐子里驱蚊虫。

分隔外室的牡丹锦屏是二师兄亲手给她织的,下雪时山上冷,她又最怕冷,锦屏后加了两道厚厚的素白帷幔,窗户关着,帷幔垂着,她想不起来现下是什么时节,只觉周身蔓延着丝丝寒意,她低头一看,见自己身上只穿着单衣,只好往锦被里缩。

房内自然而然弥漫着郁郁馨香,她是花草生成的精魅,无须熏香便自带一份清雅。

熟悉的气息使人倦怠,她现下只觉脑中混沌,对自己这一身伤痛毫无头绪。

又是一阵恹恹困倦袭来,她打了个哈欠蹭蹭枕头想再睡会儿,闭上眼却又暗自腹诽:师兄们也是心大,不看看她伤得多重,就把她扔给一个陌生的黑狗妖,这黑狗妖怕是连人形都化不成,不然怎么好半天还没取来水。

金鲤和银鲤大概又回灼妖界探亲去了,她也习惯了这两条随性的鲤鱼精时不时会消失一阵儿,骊山瑾院对侍从向来宽容,她这小院里就只有金鲤和银鲤两个近两年才化形的侍从,如今她身受重伤,身边竟连个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也不知师兄们都在干嘛,竟没一个守在她身边的,等大师兄回来,非得让大师兄好好收拾。。。

她脑中轰鸣,突然眼前一黑,想起一个画面,她满身是血倒在一处断崖边缘,一片刺目的红光朝她袭来,忽然大师兄出现在她身前,展开双臂挡住那片红光,红光慢慢吞噬着大师兄,师兄的面目痛苦狰狞,最后一刻大师兄却又侧回脸朝她浅浅一笑,“大师兄!”她冲破喉中禁锢。

门外传来急急的脚步声,来人进了门似乎将什么东西放在了屋外的桌上,随即屏风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关切:“阿染,师兄给你熬了点米粥。”

暮染哭喊,“二师兄,你快来,大师兄去了哪里?大师兄死了吗!我好像看到他为救我挡下一片红光。”

雾冶撩开帷幔,凑到暮染床前,“阿染,你别哭,你伤得太重,若再过度伤情不利于于身体复原。”

暮染任二师兄为她擦去眼角的泪花,“二师兄,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我该记得什么?”

雾冶坐在床边,长叹一声,“三个月前,师父将你和一位尊神一同送回师门,当时你遍体鳞伤,师兄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暮染凝眉思筹,“师父送我回来?可我明明记得自己去了后山采药,觉得身后似乎有人跟着我,再之后便全无记忆了。”

雾冶愁眉不展,慢慢梳理暮染搭在床边的长长乌发,“时至今日,我也是不明所以,我问了院内的侍从,侍从们也都是说你那日独自背着箩筐去了后山,临到天黑都没有回来。想不到第二日清早师父便将你和那位尊神送了回来。我本想找大师兄商量,可师父却吩咐我接替掌门之位,不许我们多问,并且还说。。。。。。让我们给大师兄建个衣冠冢。”

暮染木然地喃喃,“衣冠冢?难道大师兄真的为救我而陨落了?”

雾冶摇摇头,暮染转过脸去,默默落泪,“二师兄,我的记忆必然是被什么人封印了,才会只失掉进入后山之后的那一段记忆。我活了五百多年,大部分时候都在深山修行,自认从未与人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又有谁会苦苦相逼来夺我性命?大师兄身为骊山山神已是晞境初期的修为,你说,我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连累大师兄都赔上了性命?”

雾冶心疼得拍拍她肩膀,不知该如何应答,只低声道:“阿染,要不先喝点粥吧,保重身体要紧,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大师兄,你昏迷时都喝不进师兄熬的米粥。”

暮染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二师兄怀里放声大哭,“自阿染拜入师门,师兄们宠了我三百多年没得阿染一丝一毫回报不说,我还害死了大师兄!二师兄,你去仙界同师父讲,把我逐出师门算了,我没脸见在师门待了。”


小编推荐: 娇妻有毒:总裁大人请小心孞若见海命若浮介凤临之妖王滚下榻重生之公子难养成追你天涯到海角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送物》为作者火不火随意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