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4 犬尸附
  “你!你胡说些什么!”高夕又生气了,拿起大熊公仔就往胡高源身上砸去:“你怎么侮辱别人!”   胡高源一把接住了公仔,小脑袋从大熊的头部后面钻出,说道:“我没有侮辱你呀,你身上真的有一股鬼的味道。”   高夕又听他这么说自己,更加生气了,索性站起身来,跑到自己的房间,猛地一下把门关住了。   她刚关上房间的门,另一扇门却开了。   姑妈回来了。   “妈妈,你回来了!”胡高源跳着说到。   “嗯,办那事的时候出了点小小的状况,不过最后还是办妥了。”姑妈笑着说:“怎么样?见到姐姐了没?我虽说是你舅舅的姐姐,本来和你舅妈几乎在同一天怀孕,可惜生你的时候因为一些事儿居然晚产了30几天,我弟弟的孩子倒成了你的姐姐,想想也真是可笑呀。”   “嘻嘻,妈,谁大谁小又有什么关系,高夕又姐姐我倒是见了,不过我说了一句她身上有鬼的味道,她居然生气回自己的房间了。”   姑妈本来是笑吟吟的,一听胡高源这么说,不禁皱了下眉头。对儿子说道:“我们出来时我是怎么交代你的?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胡高源挠了挠后脑勺,对母亲说道:“那,那我鼻子真的很灵嘛。”   “好了,不要在说了!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让你先来,刚来就把你姐姐惹生气。”姑妈一下子打断了胡高源的话。   姑妈来到高夕又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对着里面说:“高夕又,你好,我是你的姑妈,我替胡高源这个小崽子给你道个歉,出来好吗?”   高夕又在房间里就听到了姑妈的声音,她也不是小孩子啦,也不能一个劲的耍小脾气,更何况姑妈亲自道歉,这倒让高夕又不好意思起来。   她赶紧把门打开,叫了声姑妈,这才打量起来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   姑妈和她记忆里的样子没有怎么太大的变化。微微发福的身子,一头乌黑的头发盘成了一个云髻,就像道观里的道姑。她穿着宽大的上面绣满符号的长衣,左手手腕戴着一个红色的镯子,右手手腕缠着三四种叫不出名字的菩提串。脖子上面,用七彩线绳挂着一个温润光滑的石头,露在长衣外面。   这让高夕又想起了古玩市场里的二道贩子。   “妈,姐姐出来了,不信你自己……”胡高源“闻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姑妈给打断了。   “好了!再多说一句就滚出去!”   胡高源吐了吐舌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了一瓶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姑妈眼中带笑,一只手不轻易间的在高夕又头顶抚了一下,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她来到桌子前,桌子上放着高夕又爸爸替他提回来的包。她把包链轻轻的拉开,拿出了一些高夕又从来没见过的古怪玩意。   一个黑色的玻璃球,一串铜牌,一把小巧的木剑,一把发黄的折扇,一个古香古色的铜盒……   她向高夕又招了招手说:“来,你看姑妈给你带什么礼物了。”   高夕又走了过去,只见姑妈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交到了她的手心里。   高夕又低头看去,这是一个金黄色的小器物,有半个鸡蛋大小,它的形状有点像十字架,却不是十字架,它呈十字形状,十字的中心有一个类似中国结模样的东西,“中国结”是镂空的,里面放有一个可以活动的小水晶,亮闪闪的。十字的四角尖尖的,顶端的那个尖角处有一个小洞,好像哨子的窟窿。它被一条同样是金色的链子勾住,看样子是一条奇怪的项链。   阳光射进来,照在这玩意上,闪闪发光,极是好看。   “拿着,愿这个东西能带给你好运。”姑妈说。   高夕又刚要道谢,就听胡高源在一旁兴奋的叫了起来:“辟邪金钢杵!”   他眼中放着光:“妈,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说送就送呀!”   高夕又不知道胡高源说的这个辟邪金钢杵到底是什么玩意,可看到胡高源的表情,知道这东西一定很是贵重。就把金钢杵递给了姑妈:“姑妈,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   “就你话多!”姑妈瞪了一眼胡高源,转头笑着对高夕又说:“傻侄女,我们是一家人呀,你还给我见外吗?让你拿着就拿着,来,我这就给你带上。”   说着,姑妈便把金刚杵戴到了高夕又的脖子上。   “谢谢姑妈。”高夕又知道推辞无用,便欣然接受了。   “谢什么呀!呵呵,我和你表弟还要在这住一阵子呢。我和你弟就住你爸妈的房间啦?”   姑妈继续说:“你看,时间这玩意儿真不耐用,一晃就中午了。我赶紧给你们做饭,吃完了饭咱们好好睡个午觉。”   爸爸妈妈的房间里,姑妈并没有午休,她一个人坐在高夕又妈妈的梳妆台前,拿出了一把小刻刀在一个小木头上削来削去。   “妈,我说的没错吧,你是不是也闻到了那股味道。”胡高源趴在床上说。   “嗯,闻到了,是邪祟的味道。”姑妈背着身点了点头。   “是鬼上身吗?”胡高源问。   “是,不过不是鬼,是犬尸附。”姑妈继续说。   胡高源又捏了捏鼻子:“这犬尸附是什么?”   “说简单点,就是恶狗的怨魂,附着在人的体内了。”   “妈,你说表姐怎么会被恶狗的怨灵给缠住。”   姑妈继续削着那根木头说:“这个嘛,你赶紧睡觉,养足精神,我料定,就在今晚,我们就会得到答案了。”   “城里空气中的味道真难闻。”胡高源指了指鼻子:“还是我的鼻子太过灵敏了?”   “哼哼,我们一直生活在乡下,你这也是第一次来城里。”姑妈停住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说道:“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座城市,居然存在着这么多的污秽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