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5 出来吧,邪祟
  高夕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白的如同一张没有墨迹的白纸。   她感到头越来越痛,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像是有一个声音无休止的对着他低吟,可她却听不清楚这声音说的什么。   高夕又的眼神痴呆呆的,眼瞳里散出来的是迷茫的光。   “姑妈,我感觉我不太舒服,不想吃晚饭。”高夕又将面前的碗筷往前推了推。   “表姐,你真的不吃?”胡高源盯着高夕又,还不忘在嘴里塞着母亲做的美食。   他说道:“鸡蛋,这可是鸡蛋呀!还是油焖母鸡蛋!这种美食你不享用,岂不可惜?你要是不吃,那小弟我帮你消化吧。”   胡高源不顾母亲的呵斥,一把扯过来高夕又盘子里的青葱油焖蛋。   高夕又无精打采的望着他,懒洋洋的说:“吃吧,吃吧,一个蛋就把你馋成这样,你除了蛋,还能吃啥?”   “肉!”胡高源嘴里的鸡蛋渣喷了出来。   “肉?”听到这个字,高夕又的眼瞳收缩了一下,黑色的瞳孔瞬间明亮了一下。   她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了冰箱面前,打开了冷冻那一扇门。   高夕又直勾勾的望着冷冻仓,一动不动,喉咙处发出轻微的吞咽声,显然是冰箱的冷冻仓里有什么食物使她食欲大开。   高夕又还是穿着那身白色的睡裙,冰箱里的寒气扑面而至,灯光从冷冻仓里射了出来,照在高夕又披散着头发的脸上,显得异常诡异。   姑妈正在训斥胡高源没出息,胡高源嘴里塞满了吃的,用手捣了捣自己的母亲,又朝自己表姐的方向指了指。   姑妈回头这才发现刚才训斥儿子,并没有在意侄女干嘛去了。这时看到高夕又怪异的举止,心中微微一惊。起身走了过去。   她走到了高夕又的身后,按着高夕又的目光向冷冻仓里望去。   一大块血淋淋的生牛肉,赫然印入眼帘。   高夕又,盯着这块血迹斑斑的生肉,吞咽着渴望的口水!   高夕又动都未动,似乎没有察觉姑妈的存在,只是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像是身体里困着一只原始的野兽,它在身体里涌动,将要呼之欲出!   高夕又的眼睛里慢慢布出了血丝,就像蜘蛛织出了一张血网!   姑妈将手轻轻的放在了高夕又的肩上,高夕又的肩头抖动的更加厉害。姑妈用两个手指在她的脖颈处摁了一下,高夕又眼前一黑,瘫软了过去。   姑妈将她扶在怀里,轻轻的抱到了床上,关上了房门。   “妈,你对你亲侄女都舍得下毒手呀,和你在一起真危险。”胡高源笑着说。   “放屁!”姑妈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我是摁了她的睡穴,让她体内涌动的犬尸附暂时停止。”姑妈说:“不过,再过三个小时她就会醒来。我教你的‘雾隐术’你现在使用的如何?”   “还行。”胡高源剔着牙。   “什么叫还行?看你又想挨打了。”   胡高源一听要挨打,立马变得正经起来:“我每天都练呢,你就放心吧。”   姑妈点点头说:“嗯,今晚我们需要使用‘雾隐术’,悄悄的跟在高夕又的后面,今晚子时,那个邪物必有所动作。”   胡高源连连连头,随后把手又伸向了茶几下面。   “给我放下!不许吃零食!”   子夜,人们都已熟睡。屋外只有凉风的沙沙声,还有流浪狗们低低的哀鸣,如果你还没有睡着,听到从风中飘来的这些高低不齐的哀鸣声,真犹如一曲悲凉的挽歌。   凤凰苑住宅小区A座C塔15号楼1622号的一户家里。   微弱的月光透过飘窗的玻璃,照进了卧室。   一个娇小的身体安静的躺着床上。   月亮偏移,月光慢慢的照在了她的脸上,她猛然睁开了双眼,“突!”的一声,她上半身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开始了,你看开始了,妈。”一个带些稚嫩的声音小声说到。   “闭嘴!”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低声喝骂。   高夕又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一双眼睛亮的发红,她并没有听到在她身边,有两个“看不到”的人在低声说话。   是的,高夕又是听不到,也看不到。因为现在的她,现在她的身体和灵魂,已经被另一个物体所占据!   高夕又,默默的站起身来,低着头,一步一步走进了厨房。   “刚才不吃,现在偷吃,表姐你真是个人物。”那个稚嫩的声音带着笑声又小声嘀咕起来。   “我真想掐死你!”那个女人的声音里的火药味明显越来越浓。只不过所发出来的声音还是很低很低。   高夕又在厨房的橱柜里不停地翻找着什么,不一会,她的脸上露出了诡异而又满意的笑容。   寒光闪现,她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刀!   一把明晃晃的剔骨钢刀!   “表姐拿刀干嘛?真的要割生肉吃吗?比我胃口好。”胡高源忍不住,低声有对母亲说。   “啪!”   姑妈没有在说话,直接给了胡高源一个热巴掌。   “噢耶。”胡高源像是早已被打疲了,自己还朝自己的脸蛋上弹了个响指。   他和母亲早已使用“雾隐术”让自己隐身与空气之中。   所以他才这么的肆无忌惮吧。   高夕又提着含光四射的剔骨刀,缓缓打开了门,望电梯门口走去。   姑妈这时对儿子说道:“你看你表姐的脚。”   胡高源用小豆子眼朝表姐的身子下面望去,只见高夕又走路时双脚居然离开地面3、4厘米,她是悬浮在地面之上的!   “邪祟不管是自己,还是附在人类的身上,都是不能沾地的。”姑妈跟在高夕又的不远处,对胡高源说。   “为什么呢?因为它们都有严重的洁癖症吗?”胡高源问。   “又胡扯什么?!那是因为地面每日被太阳照晒,人又来来回回的在上面走来走去,地面吸收了许多阳气,如果邪祟的脚挨到地面之上,会如千刀刺入体中,极痛难忍。”   “哦。知道了。妈,那你是一天到晚吃的太多了,所以才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踩在地面上吗?”   “呸!你妈又不是鬼!”   “你在我心中,比鬼可要可怕多了。”   “啪!”   又一个绝对新鲜的热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