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余欢陆钧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霸王硬上弓
房间里安静了许久,顾余欢低着头,也不敢抬头去看陆钓深,她清楚的感觉到两颊在升温,此刻肯定通红一片。
        陆钓深平淡的打量着顾余欢的小动作,她咬着下唇,整个人站在门口,极为不自在。         他倒是一反常态的没将人轰出去,似笑非笑的扬起一抹笑:“顾余欢你这是想对我图谋不轨?”         顾余欢一口否定,提高了音量:“没有!”转而解释道:“管家安排的。”         她抬眼与陆钓深四目相对,距离有些远,只是觉得陆钓深的眸子很亮,像是山顶的星空,没有杂质。         “我睡沙发,我对你真的没那方面的想法!”         陆钧深神色淡淡的看着她,没说话,也没什么指示。         顾余欢咽了下口水,大着胆子跑进了浴室,关上门的那一刻,心跳加速,砰砰声直达耳际。         她又想到刚刚陆钓深在这冲澡,空气中他的气息还未消散,层层包围着自己。         顾余欢把脑门一拍,感觉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她随意的冲了个澡,确定衣物妥当才离开了浴室,头转也不转的盯着沙发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下,顺势倒了下去。         一气呵成。         呆傻呆傻的。         陆钓深抬眸扫了她一眼,看了下时间,关灯,准备休息。         外头还在雷雨交加,雨滴声清晰入耳,挺助眠的。         可着闪电一次接着一次,雷声一会大一会小,顾余欢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雷声加剧,顾余欢在沙发上辗转反侧。         每打一次雷,她身上都会一抽,顾余欢挣扎着坐起身,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帘。         窗帘上倒映着窗外树叶疯狂摇曳的姿态,看起来张牙舞爪的,像个怪物!         这雷也太吓人了....         整个城市得有多少渣男发誓?         顾余欢缓缓扭过头,看着床上的人,试着叫了叫:“陆钓深?陆钓深!”         毫无反应,也没动静。         顾余欢咬了咬唇,轻手轻脚的站了起来,爬上床,蜷缩在陆钧深的身边。         男人的气息萦绕在鼻尖,身旁起伏的呼吸声打乱了她呼吸的节奏。         顾余欢猛的起身,弯腿坐在床上一会,看着陆钓深躺着的方向,咽了咽口水。         最终,顾余欢还是爬下了床,坐回沙发上。         将就一晚...         总之不能跟陆钓深睡在一起。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直接把陆钓深扒个干净,霸王硬上弓了。         ……         清晨,陆钓深准点起床,一醒就发现了沙发上卷缩着身子的顾余欢。         陆钓深站定盯着顾余欢看,见她感受到凉意,往里又靠了靠。         他看了有一会儿,才弯下腰将顾余欢拦腰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不曾想,顾余欢睡觉还不老实,抬着手把被子往下扯。         浴袍已经被她折腾的松散,能看见大片白皙的肌肤,和肩带...         陆钓深呼吸一窒,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拉住顾余欢乱动的手把被子往上扯了扯。         这空档,顾余欢抱住了陆钓深的胳膊。         陆钓深试着抽脱自己的胳膊,无果。         顾余欢睡的迷糊,抱着他的力气却不小。         他想挣脱开,一使力,又停住了动作,转眼凝视着顾余欢熟睡的脸,安静又柔和。         他心侧漏一拍,剧烈的跳动起来。         陆钓深想控制住自己,但只是是撑着床边,任由顾余欢抱着自己的胳膊。         很奇妙的感觉,进退不得。         “二狗子,你乖,别吵我,我再睡会。”         “……”         二狗子!         陆钧深用力的攥着拳头,额头上的几根青筋突突的爆了出来。         ……         等顾余欢睡眼惺忪的醒来,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左右看了看。         我在床上?         我在床上!!?         顾余欢猛的跪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眨着眼睛。         然后,脸色一变,凄厉的发出一声哀嚎。         “啊啊啊啊,我怎么跑床上来了。”         “陆钓深得怎么看我啊啊啊...”         顾余欢捂着脸,祈祷自己别对陆钓深动手动脚。         不然她真的完了!         痛苦的哀嚎几声,面对生活的困难,她起床洗漱,逃也似的赶去医院。         陆钓深的别墅在郊外,没有公交车也打不到车。         最后还是管家将顾余欢送回了医院。         顾余欢囧着脸进了门诊室,她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撑着脑袋,时不时叹口气。         她还是不能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了床上。         现在是不是要去同事那看看自己会不会有梦游的行为?         迟钝几秒后,顾余欢打消这个念头,觉得自己可能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半夜又梦游的爬回床上。         可真是给力啊...         她苦着脸,万一真的做了些什么,陆钓深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顾医生!”         顾余欢一个抬头,便看见同事哭丧着脸跑了进来,假装抹着眼泪,说道:“听说你也失恋了?”         “啊?”顾余欢愣怔几秒,匪夷所思:“我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同事大大方方的坐下,打量顾余欢一番,频频点头:“说的也是,我们医院那些护士看你一天不在状态,以为你失恋了。”         “想象力也太丰富了!”顾余欢毫不客气的吐槽。         同事又丧着脸,勾着顾余欢的脖子,唉声叹气的问:“你什么时候下班?”         顾余欢一本正经的推开她的脸,嫌弃道:“有事直说!”         “陪我去酒吧!”同事盯着顾余欢惊诧的脸,用手指摁住她的双唇,哼唧道:“我是真的失恋了,我心好痛,你不会不管不顾吧?”         说完,还眨巴眨巴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