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余欢陆钧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同房
门外,脚步声逐渐远去。
        屋内的温度似乎在节节攀升。         顾余欢不用抬头,都能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正盯着自己看。         她的双腿都快要软了。         顾余欢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胡乱指着门外,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人好像走了,我也先回去了,再见!”         说完,顾余欢慌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好像身后有人在追赶她似的。         陆钧深抬手,用力的摁压了下眉心,他闭着眼,靠在沙发上,清晰的感受着体内一股莫名的冲动在蔓延开。         该死的!         他居然真对那个女人有了反应!         ……         顾余欢几乎是跑着下楼的!         到了楼下,她才敢大声的呼吸,想到刚才那么丢人的一幕,她忍不住哀嚎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脸颊。         尴尬啊!         她尴尬的都能用脚趾头抠出一座城堡了!         顾余欢站在楼梯上看了看窗外,天已经漆黑一团了,借着路灯明亮的光可以看见绒毛样的细雨。         “下雨了。”顾余欢喃喃道。         声音不大不小,路过的管家听了也往窗外看去,他说:“晚上会有暴雨。”         话音落下,入眼的便是天边一道红色的闪电,像是要将天劈开一般,凶猛无比。         “轰隆...”         一声巨响,紧随其后的是暴雨落在四处的嘀嗒声。         顾余欢被吓的一激灵,反应过后,耳边一直迂回的声音很吵。         窗外漆黑的天忽明忽暗,看的清闪电,却迟迟听不见雷声。         雨罕见的大,顾余欢一时也没法回去。         “这雨下的太大了,外头电闪雷鸣的,顾小姐暂且先住一晚?”管家笑的亲切,热情洋溢,静等着顾余欢的回答。         闻言,顾余欢愣怔几秒,吞吞吐吐说道:“这,不好吧?”         第一次来陆钧深的家,就要住下来?这会不会太那个了?         管家笑了笑:“哪里不好了?你是我们少爷第一个……咳咳,你是我们少爷的朋友,暂住一晚有什么?再说了,这里房间多的是,你别担心。”         又一道雷劈下。         顾余欢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下,她忍不住缩了缩肩膀,有些苦哈哈的开口:“这样,那就麻烦你了。”         之后,顾余欢便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的刷着手机。         她时不时往楼上张望,却不敢上去。         到了休息的时间,顾余欢找管家要了洗漱用品,上楼进安排好的房间。         陆钓深的别墅,走到哪都是灯火通明,房间里开着灯,顾余欢也不觉得奇怪。         她径直走到浴室,推开了门。         里头已经是雾气蒙蒙,先入眼的便是肩宽腰窄带着泡沫的裸体,昏黄的灯光下,男人的身体似乎散发着光泽,肌肉分明,性感又蓄满力量。         顾余欢对上陆钓深情绪不明的眸子,呆楞了足足一分钟,才尖叫出来,慌乱的合上了门,一股脑的冲去了楼下。         跑的太快,脚下一个不留神,差点没刹住,撞到管家。         顾余欢稳住身子,喘着粗气,手抬了抬指着楼下,口齿不清:“房间里...有人!”         “有人?”管家一头雾水:“谁?”         “你家少爷怎么在里面!?”顾余欢拍了拍胸口,盯着管家坦然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满头问号。         管家憨厚一笑,含糊其辞道:“这么晚了,这雨又下的太大,房间也不好安排,顾小姐凑合一晚上。”         说完,管家立马找了个借口,脚底抹油的离开了顾余欢的视线。         那矫健的步伐跟他的年纪真是一点都不符合!         原地愣住的顾余欢捏了捏拳头。         这也太不靠谱了?         她回头看着通往楼上的楼梯,长叹一口气。         突然又是一阵雷声,巨响无比,穿近耳朵里,简直要把耳膜撕裂。         客厅的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雷电的影响,不停的闪烁,悬挂在中间的水晶灯已经黯淡了下来。         顾余欢浑身打了个机灵,吓的捂住耳朵,噔噔的往楼上跑。         在房间门口,顾余欢苦着脸,敲了敲门。         “进来。”         得到允许,顾余欢推开门,慢慢走了进去,靠着门后把门关上,她笑嘻嘻的看着陆钓深。         “陆总,这么晚打搅你,真有些不好意思。”         陆钓深的视线从手上的厚重的书移开,落在顾余欢身上,见她还抱着洗漱用品,心中便了然,淡漠道:“去吧。”         “啊?”顾余欢懵了又懵,手勾着脖子,挤眉弄眼,试探道:“去哪?”         “你不是想借用浴室吗?”         陆钓深觉得顾余欢明知故问。         “不只是浴室...”顾余欢紧抿着唇,不知如何开口,她左手抱着洗漱用品,右手拽着衣角,咬咬牙,一口气道:“我还要跟你借宿一晚上!”         恬不知耻的感觉!         这已经超出顾余欢的接收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