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锦瑟傅靳言_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唐锦瑟心下抽痛的愈发激,明明是薄凉的天气,可她那光洁的额头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和傅靳言这样的男人攀谈,谈判。         无疑是与虎谋皮,怎么可能会不紧张,焦灼。         唐锦瑟嘴角再度扬起明艳的弧度,转过身,故作漫不经心的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温水,驾轻熟路,看似淡然,实则手心里冷汗涔涔。         “傅少放心,我唐锦瑟有自知之明,只求能嫁进傅家,至于其他的,我从不敢奢望……”         唐锦瑟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又给傅靳言倒了杯。         “傅少……”         男人直接一挥手,玻璃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唐锦瑟扯唇,并不恼怒,而是弯腰俯身,拾缀起了散落在她脚下的玻璃渣子。         只是她的手才刚触碰到一个碎渣,就感觉一股凌厉的冷风朝自己袭来,下一秒,她的整个身体便腾空而起。         猝不及防下被划伤的手指上,丝丝的血腥味从伤口处涌出,裹挟着点点的殷红之色。         但此刻的傅靳言却看不到这些,因为他满脑子充斥着,只有唐锦瑟那句‘从不敢奢望’!         她就那么不愿,怀上他傅靳言的孩子吗?         “唐锦瑟,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别怪我……”傅靳言说着,便大掌一挥,把一旁餐桌上的茶具都掀翻在地,在满地的乒乓声下,唐锦瑟整个人被压在长桌上。         男人富有侵略性的气息瞬间盈满她的唇齿间。         她想抵抗!         可她根本推不开身上男人分毫。         一种熟悉,屈辱,却又不禁让人沉轮的感觉渐渐萦绕在唐锦瑟的心头……         她心下一狠,贝齿往下用力一咬,她那差点缺氧的口鼻中便又重新灌满了充盈的空气。         “傅少,我可不可以把你这番举动理解为,你是答应娶我了?”         顾不得自己衣衫领口的凌乱,顾不得男人抿唇擦拭血迹的阴沉模样,唐锦瑟强撑着身体上传来的不适,笑得明媚,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         其实她的肠胃炎并没有好。         腹部还隐约刺痛着,脑袋也有些发昏。         唐氏集团和哥哥的事情,一直压在她的心头,让她日夜忧虑,喘不过气,放不下心……促使她忘了,她也是个需要被人妥帖照顾的病人。         但只要今天她能从傅靳言的口中得到一个准信,或许今晚,她可以放任自己去睡一个好觉了。         唐锦瑟不知道的是,她这番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就如同迷药一般!         “想要我娶你,可以。”         为免这里不好施展拳脚,傅靳言再次抱起桌上的女人,转而往宽敞的卧室大步走去。         “但要看你今天来此的诚意够不够了。”         ……         唐锦瑟闻言,那想要推拒的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她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挣扎与空洞,随后便闭上了双眼,任由一滴晶莹从她的眼角话落。         而那双悬在半空中的藕臂,也主动环上了男人的脖颈,紧紧地,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保住她想保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