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被四个大佬爹爹争着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8章 哥哥变成了大狐狸
“不不不,不能放,放手了,阿月就没有哥哥了。”
        宸月咬着牙,拼尽全力抓住燕归的手腕。         整个人都被重量拖出山崖一大截,眼看着离下面的火海越来越近。         燕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满的柔情:“阿月,你听哥哥说——”         “我不听我不听。”         宸月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凶巴巴地说:“你就会让我放手,我不放,就是不放,你不要想丢下我。”         燕归看着她被拖出的上半身越来越悬空,双眸一敛,伸出手,一根根撬开她的手指:         “阿月,这里是地心的幻境,不过是考验而已,哥哥就算掉下去也不会有事。”         宸月坚决不放手,死死地扣住他的手:“不要!”         “既然是假的,大家都不会有事,那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放开我?你在骗人,哥哥是坏哥哥。”         燕归的喉咙一滚,话音越来越哑:“哥哥什么时候骗过阿月,相信哥哥好不好?”         “你在上面好好地通过考验,等你出来,就能见到哥哥了,听话,快放手!”         崖边的石头不停地滚落着,下面的火海都快要烧到燕归的袍子了,前后都已经没有了路。         宸月抠着的大石头也发出了轰隆隆的闷响,好像要炸开一般。         趁她看向石头的时候,燕归最后看了她一眼。         他放下嘴角,彻底掰开了她手指,任由自己从崖边下坠,葬身火海。         死亡的感觉,燕归尝试过很多次,却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真实,这样痛苦。         他就要彻底失去她了,她说的对极了,刚才那些话就是说出来哄她的而已。         地心里虽然是幻境,但是考验里也不是没有死过人,不过这些他都没有跟她说而已。         火舌已经舔到他的身体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然而这个时候,他的心口猛地一痛,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落下来,砸在了他的胸前。         燕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下就对上了那双红通通水汪汪的大眼睛:“……阿,阿月?”         她怎么能,怎么能……         他又怎么配她这样做?         宸月趴在他怀里,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嘟着嘴巴说:         “哥哥说过这是幻境,里面很安全,那我跳下来应该也是没有关系的吧?”         “你怎么能这么傻?”         燕归的心头剧烈的一抖,紧紧地把她抱进了怀里:“万一呢,万一要是……”         “万一就万一吧。”         宸月看得很开,侧着脑袋在他的掌心里蹭了蹭,笑眯眯地说:         “那我就和哥哥同生共死啦,本来我们也就应该这么做呀,是不是?”         汹涌的火海越来越近,皮肤上的灼热和疼痛已经传到了五脏六腑,那里像是有刀在绞着。         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勉强笑了一下,轻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呢喃:         “……也好。”         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让火海将他们彻底淹没。         ……         “啊,痛痛痛,阿月的屁股要摔成八瓣儿啦!”         意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而是剧烈地震颤快把两个人的心都要震出来了。         “这,这就是阴曹地府嘛?”         宸月闭着眼睛,张开手到处乱摸摸:“怎么感觉和小鬼小精说的不一样呐,还空荡荡的?”         燕归语带笑意地问她:“哦?阿月这么厉害,连阴曹地府什么样都知道?”         “知道呀。”         “以前我过生日的时候,百鬼来贺,它们会告诉我许多阴曹地府的好玩的事情,还想请我去玩,结果被师尊打走了。”         燕归:“……公子做得对。”         傻憨憨宸月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也没感觉到有以前的朋友来迎接她,就把眼睛掀开一条细缝——         “咦,这不是地心里的琉璃通道嘛?”         她刷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一下子蹦了起来,东看看西看看:         “哥哥,哥哥,我们没死是不是,我们通过考验了对不对?”         宸月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一个飞扑跑回到燕归身边:“快让阿月看看,哥哥有没有受伤?”         她扒拉开燕归的披风,掀起他的衣袍,都是好好的,一切都是好好的。         哥哥没有像幻境里一样,腿脚鲜血淋漓,都能看见森森的白骨了。         宸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把抱住燕归,快乐地在地上骨碌来骨碌去:“嘻嘻嘻。”         “哥哥没有受伤,阿月也没有受伤,不但没有受伤,而且还通过了考验哦,我们是不是很厉害?”         燕归被她骨碌地头晕眼花,伸手撑住了,将她摁在地上,摸摸她的小脸:         “是啊,要不是妹妹,我们今天也许就出不来了,阿月是最厉害的小姑娘。”         宸月得意地摇晃脑袋:“哥哥也是最厉害的哥哥哦。”         燕归勾唇,低头凑近她,鼻尖轻轻地蹭蹭她的鼻尖:“那,阿月给最厉害的哥哥什么奖励呢?”         宸月觉得自己脸热热的,说话都结巴了:“要,要什么奖,奖励?”         燕归轻轻地说:“亲一下,好不好?”         “不好。”         宸月紧张地伸出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凶巴巴地瞪回去。         燕归笑起来,低头,吻在了她的额头上:“哥哥说的是亲这里,阿月,你每天在想什么?”         宸月:“……”         哥哥你变了!         你再也不是以前温柔好欺负的小兔兔了,现在变成了一只欺负人的大狐狸。         她很生气地推开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气咻咻地往前走:         “哼,大坏狐狸哥哥,再也不要理你了!”         燕归跟上来,握住她的手,歪着头逗她:“生气了?那哥哥让你亲回来好不好?”         宸月:“……”         你就是来骗亲亲的吧,才不上当!         她很生气地想踩燕归,可是脚都抬起来了,忽然想到幻境里燕归鲜血淋漓的样子……         宸月把脚收了回来,对着燕归做了个鬼脸:         “下面的考验是你的啦,你再不去,我就不等你出来了,哼!”         燕归笑,从袖袋里掏出一包糖果子放进她的手心里:“阿月乖乖的,等哥哥回来。”         宸月立马弯弯眼睛,看在糖的份上,那就,暂时原谅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