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被四个大佬爹爹争着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7章 刀山火海
这一对小情人经过内心的剖白,不由得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他们相互依偎着坐在偌大的地心里,望着对方笑了起来。         冷静下来后,燕归问宸月:“妹妹怀疑那个声音是有人存心而为?”         “对哦。”         宸月点点头:“刚开始我只是以为它想让我恨天鸿帝尊和哥哥,从而无法通过第二个考验,可后来发现不对。”         “它对哥哥怀有很大的敌意,不光让我恨你,还打算蛊惑我杀掉你。”         宸月对着燕归眨巴眨巴眼睛:“哥哥,你最近和什么人结仇了吗?”         不然这么明目张胆地搞事情,连帝尊来圣女殿参加圣夫考验的机会都不放过,这得恨成什么样子啊?         燕归想了想,摇头说:“想不出,哥哥不是个好人,仇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有人想要我的命也不足为奇。”         宸月连忙拉住他的手:“不会的,哥哥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呢。”         “不过以后有人要欺负你,你也不要怕,就报我的名字,我保护你。”         小姑娘小小的,但是气势特别大,一副山大王保护小弟的模样,把自己瘦弱的小肩膀拍得啪啪响。         燕归弯起嘴角,拉住她的手撒娇一般地晃了晃:“好,那阿月以后可不要嫌弃哥哥。”         宸月的大眼睛都笑弯了:“不嫌弃不嫌弃,阿月是个可靠的妹妹,哥哥尽管放心依靠哦。”         然而片刻之后,就被打脸了。         他们在琉璃地心里休息了一会,接着赶赴第三关。         刚进入第三关的幻境,两个人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炙热,简直像是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火炉里。         幻境里有个巨大的火山,周围是燃烧不尽的山林和石头,火山还在不停地喷发。         汹涌而出的岩浆喷到半空,腾腾的烟雾很快把远远近近的景色都挡住了。         山壁上,岩浆顺着沟沟壑壑一点点地往四面八方蔓延,很快就会蔓延到他们的脚下。         而他们脚下所站的地方也不平坦,是由很多碎石块拼凑起来的小路,高低起伏,前面三五丈远的地方还有土坡。         宸月和燕归互相看了一眼,实在不太明白这个幻境是要他们做什么。         两个人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那些石块猛地爆裂开来,飞溅地到处都是。         宸月藏在燕归的袖子底下,好奇地看着从身边飞过去的,还在燃烧着的石头:         “这些又是什么?刀山火海?”         她的话音刚落,所站地方的碎石块就开始剧烈地震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跑出来一般。         “哥哥,快跑——”         宸月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拖着燕归顺着小路七拐八扭地往前跑去。         虽然这里是幻境,但是一切又那么的真实,谁知道这里会不会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伤害到他们。         他们跑了一段路就跑不下去了。         前后的路已经停止了震动,地底的尖刃完全伸出了地面,寒光闪闪,嗜血般地看着他们。         每把尖刃都有手掌那么长,刀口异常锋利,排的密密麻麻的,而且还在不停地往上伸。         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而他们必须穿过这样一座刀山,否则早晚会被这些尖刃刺穿。         一切的术法在这里都失去了作用,包括鲛人泪和千里索也不听使唤了。         宸月又试了几种术法,除了眼见着尖刃不停地往上长,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和燕归已经把脚尖立在两把尖刃上很长时间了,对面火山喷涌出的黑雾也在慢慢地漂移过来。         如果他们来不及赶在黑雾彻底包围这里之前离开,那么深陷其中将会更加的危险。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不停地往前跑,离开这片“刀山火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燕归根本来不及多加思考,抱起宸月腾空而起,以尖刃作为支点飞身而去。         “哥哥——”         风声和烟尘在耳边眼前呼啸而过,宸月皱起了眉头:“你先放我下来。”         “我的轻功还可以,我们一起走,不然两个人的重量会消耗你更多的内力。”         “嘘——”         燕归弯起了嘴角,对她一笑,继而又连跃过一大片刀山:“小姑娘碰什么刀?”         那么多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哥哥在上面借力,万一……         宸月紧紧地抓住他,紧张地低头看下去,却很快被燕归蒙住了眼睛:         “别担心,我们很快会离开。”         “嗯。”         为了不让他分心,宸月不敢再开口说话了,耳边那些石块爆裂和岩浆的砰然声更大了。         离火山越近,越热的喘不过气来,燕归的速度明显变慢了,到最后几乎是一步一顿。         尽管他不说话,但是气息已经全然乱了,汗也不停地从额角滑落下来。         宸月给他擦汗的袖子已经全部湿透了,根本不敢想象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归翩然落地,低下头虚弱地笑了一下:“没有危险了。”         宸月赶紧从他怀里跳下来,着急地去看他的靴子:“哥哥,你的腿……”         燕归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趁她没看见的时候用披风挡住了袍子血迹斑斑的下摆:         “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了。”         “怎么会?”         宸月着急地去扒拉他的手:“哥哥不要骗人,我都看见了,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哥哥?”         握在她掌心里的手猛地往下一滑,遮住她眼睛的袖子也跟着滑落,还有脚下踩的地面。         在见到光亮的那一刻,宸月的瞳孔猛地一缩——         燕归已经从所站的悬崖边掉了下去,悬空在一片火海之上。         要不是宸月手疾眼快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现在已经被汩汩岩浆吞噬了。         “哥哥,你不要动哦,我拉你上来!”         宸月的呼吸都要屏住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住燕归:         “别怕,我力气很大的,哥哥知道的对不对?”         可是她再大的力气也无力抵抗快要崩塌的山崖。         微微喘口气就能引起山石的滚落,她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借力的地方拉燕归上来。         燕归仰头望着她:“阿月,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