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意外(2)
  “妈!妈!”
  “奶奶……”   “哎呦,妈啊,你醒醒啊……”   林洛是被吵醒的。   除了这几声说不上真诚但绝对够高调的哭喊,还有四周的噪杂声。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觉得浑身跟被碾碎了似的,疼得厉害,头更是嗡嗡的,又疼又晕。   对着屋顶发了好一会儿呆,她才从乱哄哄的声音里听出来,她应该是在医院。   也真够倒霉的!   刚穿过来没几个小时,她就遭遇了车祸!   只是挺晴朗的天儿,为什么会山体滑坡?而她竟然还活着,也算是个奇迹了。   车被砸中之前,她还来得及看了一眼,那些石头铺天盖地的,根本没想给人留活路。   嗯,毕竟她能穿越就很不简单了,大概有主角光环。   但她刚认识的那四位,估计就没她这么幸运了!   “林洛,你醒了?”   林晓晨激动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林洛一跳。她还没反应过来,林晓晨欣喜的脸,已经出现在眼前。   “太好了,你们几个都没事,真的太好了!”   林洛的嘴唇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别动,你伤的最重!”林晓晨连忙说。   可是……你的脸,白的有些不正常!   林洛刚刚在心里说完这几个字,就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有人大喊了一声:“医生,这边又有人晕倒了!”   林洛愣了片刻。   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几个医生护士拉着担架床跑了过来,众人纷纷让路。   林洛慢慢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的精神和体力竟然恢复的超级快,比刚才好了许多。   林晓晨很快被推走。   林洛本来想找个医生或护士问问另外三个人,但大厅里乱糟糟的,有病人,也有病人家属,似乎急诊的病房已经爆满,连大厅里都放了好几张床。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孩子!医生……”   急促的脚步从林洛身边匆匆跑过,悲切的喊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同情的,也有只是单纯的好奇,更多的只是匆匆一瞥,就去看护自己的家人或朋友了。   林洛从床上下来,为防止头晕,她很小心,却发现刚醒来时还浑身疼得要命的自己,一点儿症状也没有了。   难道,她是觉醒了自愈能力?   她记得看过的哪本小说里有这样的设定,主人公不仅能自愈,还能救人。   不不不!她还是比较喜欢修仙世界,不喜欢遭遇末世。   那个,觉醒异能啥的,一般可都是末日文的情节!   林洛本来想去急救室那边看看,哪怕刚认识,但林晓晨在她眼前倒地,她怎么也该关心一下。可鉴于她不知道自己忽然痊愈在这个世界算不算正常,她还是决定先离开医院。   “林洛。”林洛刚迈步,就听到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   林洛扭头,看到李新走了过来。   李新的头上脸上都是血,似乎已经干了,身上也都是灰尘,原本开朗阳光的脸上满是狼狈。   想起刚刚林晓晨说她是伤的最重的,林洛估计自己的模样更狼狈。   那啥,该怎么跟李新解释她为什么这么快就好了?   关键是她自己也十分迷茫。   但李新看她好好的,似乎并不奇怪,只是微微抿了抿嘴,轻声说了句――晓晨死了!   林洛点头。   她并不觉得多奇怪,刚刚看到林晓晨倒下的那一刻,她就有种不好的感觉。   她也不觉得有多伤心,就算林晓晨性格挺好的,但她毕竟刚认识,谈不上什么感情。   她只是有些不舒服。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刚刚还在跟她说话,却,说不在就不在了!   “孟媛和许安哲怎么样?”林洛问。   “都没事。他们正在联系晓晨的家人。不过,这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李新没有说完,摇了摇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听晓晨说,我伤的很重。”林洛试探地问。   李新看到她没有任何惊奇的表情,也没问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恢复了,林洛觉得,李新应该知道点儿什么。   “不知道。”李新蹙眉。“你昏迷了有两个多小时,这两个多小时里,医院发生了些奇怪的事。也不止医院。总之,谁也不知道怎么了!”   “啊……”凄厉的哭声传来,许多人都忍不住顺着声音看过去。   “好像是刚才那个小孩儿不行了!”有人小声说。   “唉!”李新看了那边一眼,叹了口气,又回过头来。“跟我去安哲他们那边吧,你人生地不熟的,又是现在这种情况,还是跟我们在一起比较好。”   林洛又点点头,想了想,又说了声:“谢谢!”   李新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林晓晨已经被蒙上白布,只有孟媛一个人守着她。   孟媛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上都是血迹,脸色也十分不好,眼圈通红,满脸是泪,正对着病床哭。   听到脚步声,她转过头来,看到林洛和李新,眼泪掉的更多了。   林洛刚要开口安慰几句,李新已经先开口。   “安哲呢?”   “手机都没信号,电话打不通……安哲,去晓晨家里了。”孟媛抽泣着说。   李新皱眉,拿出他的手机按了几下,果然没有信号。   还真是世界末日的节奏。林洛想。   这个时候,让许安哲单独离开,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   只能等着了!   林洛走到孟媛身边坐下,伸手轻轻拍了拍孟媛的后背。   这几个人里,除了她,估计能理性一点儿的只有李新了,他是许安哲的朋友,跟林晓晨似乎也不熟。   “医生没说,晓晨是?”林洛轻声问。   “脾脏破裂,失血过多。”李新回答。   “那时候我们都受了伤,就晓晨一个人看着好好的……医院里跑来跑去照顾我们,又去交费又是办理这个手续那个手续……”孟媛一边说一边用手背抹脸上的泪。“谁知道到最后,我们都好了,只有她……”   孟媛的手上本来有血迹,应该还没全干,这么一擦一抹,脸上血泪混合,十分狼狈。   “孟媛,我们去洗个脸吧!”林洛轻声开口。   孟媛点点头,跟着林洛来到洗手间。洗手间里,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对着镜子化妆,看到两个人进来,瞄了一眼,撇了撇嘴,把化妆品放到包里,开始洗手。   林洛对着镜子看了看,她果然是最惨的,连外套的袖子都掉了一个。   先不管了,还是先把脸上的血迹洗干净吧!   “啊!怎么回事?我怎么洗不掉!”年轻的女人忽然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