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雅间走水
  夜,慢慢笼罩。雪梅轩的石板路上,梅花花海深处,一抹白衣伫立,脑后的青丝也随意披散着,像是刚从房间出来。
  “世子。”江叔正从雅间出来,看到云阳一袭单薄的长袍站在那里,心疼地道,“夜里的风还是凉的,世子幼时中过寒掌,还是要注意些。”   轻轻‘嗯’了一声,云阳那张俊颜像是看不出情绪,清淡的视线落在江叔手里的托盘上,三菜一汤都很是精美,但看样子是一筷子都没动。   “她不愿意吃?”云阳问道。   江叔连连叹气,“夕颜小姐性子倔强,世子又不是不知道...”话里带着一丝责怪的意味。   云阳沉默半晌,转过身,覆手而立。   “有劳江叔,您先去歇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唉。”江叔无奈地摇摇头,在离去时,忽然间想到什么,重新顿住脚步。   “世子回帝京有段时间了,何时将郡主接回来?”江叔年迈的脸上透着一抹笑意,“起先是因为世子常年居于北州,才不得已将郡主寄养在南平王府,眼下世子回来,是不是也该让郡主归家了。”   其实每隔一段时日,他就会去南平王府看郡主,郡主每年想世子可是想地很。   “初儿...”云阳素来寡淡清冷的脸上慢慢露出不易察觉的柔和,月光照耀下来,显得出尘绝世。他温声道,“江叔,将芳华院打扫打扫,明日差人去南平王府送一封信。”   江叔愣道,“世子不亲自去一趟吗?”   云阳唇角轻轻抿起,没过一会儿,又松开,“再等等,等手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完,我自会亲自去南平王府道谢。”   看出云阳眼中的情绪,江叔点点头。有些事,有些坎,还是得世子他们自己走过去才行。世子虽然顺利归京,可经历这五年,似乎有些人,有些事,还没有回到正轨。   等江叔离去后,云阳站在那,冰雪般透着的眸子微动,低低喊道,“秋喑。”   “属下在!”秋喑应声从暗处隐出身子,对云阳抱拳行礼。   云阳眸光闪烁,“明日,随我再去趟帝京百里的山中。”   秋喑神色一变,“世子三思!”风家镖局和云安王府人马丢失的那批粮草,一直都寻不到。但就在不久前,秋喑收到一些消息,说粮草被山贼藏匿在帝京百里外的不归山中,而且给出的位置详细地有些异常。   既然是有心人想害风家和云安王府,怎么可能轻易将这些东西散播出来,很明显就是有诈啊!   “是陷阱又如何。”云阳斜睨了他一眼,回身走向雪梅轩的回廊,淡然道,“我做不到眼睁睁看着风家和云安王府受难。”   “世子...”想起世子跟夕颜小姐今日在雪梅亭的对话,秋喑径自叹气。   世子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为何在面对夕颜小姐的时候,总是乱了套。   云安王府的雅间内,浅蓝色的罗帐,窗户半掩,大概是防止她翻窗跑出去。除此之外,桌上栽着一盆风铃草,所有的陈设,布置,都跟风夕颜在风家樱落居的房间一模一样。   五年前,云阳去过樱落居,闯过她的房间。   风夕颜蜷缩在床上,微微哑然。   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云阳在想什么,或者说...从来没有看懂过。想着,一阵困意席卷而来,风夕颜哈欠一打,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等风夕颜再醒来,外头正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夕颜小姐。”门外传来的还是江叔的声音,“您从昨日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住,多少用一些。”   午时。风夕颜睡意顷刻间被驱散,立马披起外衣走到窗户口,招招手道,“江叔,这里。”   江叔面色慈祥地将手里的托盘从窗中的缝隙递了过去,“夕颜小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再跟世子置气也不能亏了自己啊,来,听江叔的话,吃点可好?”   风夕颜心思微动,接过托盘,笑道,“好。”她将托盘带进去后,就放在桌上开始狼吞虎咽,很快托盘里的饭菜就几乎被一扫而空。   等江叔来收盘子,看着吃的干干净净的几个碗,有些欣慰,“我家世子天生脾气就是那样,夕颜小姐莫要跟他一般见识。等世子回来,我一定让他放您出来。”   “我和云阳从小一起长大,怎会不知他的秉性?”风夕颜微微浅笑,“江叔,我在这屋子里实在无聊,能不能给我拿几贴字帖来练练。”   江叔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下来。世子临走前还说只要关着夕颜小姐就行,其他的她想怎么开心怎么来。   见江叔要去拿字帖,风夕颜将他喊住,脸上的笑意不减,“劳烦江叔,顺便...再给我拿一盏灯烛过来,这房间背阳,光线还是暗的,写字帖会看不清楚。”   “好。”江叔笑笑,“夕颜小姐请稍等。”   不一会儿,江叔就将笔墨纸砚和一盏灯烛全部送进雅间。只是临走时,有些疑惑地看了眼雅间的门。   雅间在回廊正中央,就在世子房间隔壁,是雪梅轩中位置最好的两间房。在里头写字...光线会暗吗?   怎么从来没见过世子白日写字时添灯?   风夕颜要灯烛当然不是用来练字帖,她低头注视着燃着火光的灯芯,眉目绝丽而决绝。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任由自己被云阳关在这里。否则,风家该怎么办?   风夕颜嘲讽地勾勾唇角。反正云阳对她的恨意这么深,再多一些...也无所谓了。   秋瞳昨日才从暗阁出来,但已经服过药,身子尚可,就被留在雪梅轩看院子。然而,刚在院子里放哨,就闻到一丝不对劲的烟味。   一眼望去,雅间的后面灰烟飘起。   “不好!江叔,雅间走水了!”   江叔在厨房听见秋瞳的呐喊,一扔掌勺,看见雅间若隐若现的火光,当下胸口就险些没缓过气来。他连忙抓住秋瞳的手臂,急地眼睛通红,“快!快去救火,夕颜小姐还在里面!”   “江叔,您别急,我这就去。”秋瞳脸色也奇差,直接踏着轻功去抬水。   等他打开雅间门时,雅间内,火将房内的纱帘烧起,秋瞳拎着水桶去扑火。而门后,一道身影掠过,悄无声息地遛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