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隐藏实力
  一直回到云安王府,云阳都是寒着张脸一言不发。连下马车的时候,都没有理会风夕颜一下。
  风夕颜满头雾水。   “夕颜小姐。”眼看风夕颜从马车车辕跳下,秋喑望向自家世子已经进雪梅轩的背影,苦下脸道,“能不能帮忙去跟我家世子求个情。”   “求什么情?”风夕颜挑挑眉。   “是秋瞳。”秋喑悄声道,“他擅自违背世子的命令,放夕颜小姐出府,被我家世子关到云安王府的暗室领罚了。”   雪梅轩的暗室是历代云安王专门用来鞭策和惩罚下属的地方,百般酷刑应有尽有。在那里,不是以惩罚数量计数的,是以时间来计数。   也就是说,只要一进去,就会被上刑法,不到时间,酷刑就不会停。   这眼下,秋瞳已经被关进去快一个多时辰,要真再耽搁一段时间,他那条命估计都得交待在那里。   暗室。风夕颜自然知道这个地方,当下脸色就微微一变。   其实这个地方虽然名义上存在,可后来因为历代云安王都是心地善良,这等惩罚方式又太过残忍,所以几十年来暗室都不曾启动过。   “他简直就没有人性!”特别是听见云阳罚人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秋瞳放她出府,风夕颜就恼火万分。重重地将一块石子踢飞,大步往雪梅轩内走去。   所以,白瘟神一路上冷的跟块冰似的,也是因为她没有乖乖待在云安王府?   气冲冲地走进雪梅轩,渡过小径,风夕颜远远地就看见那一袭白衣的男人事不关己地坐在雪梅亭内喝茶。   ‘砰——’疾步到凉亭,风夕颜一拳头敲在雪梅亭的石桌上,朝云阳眯眯眼睛,“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什么晦气冲我来,放了秋瞳!”   喝茶的动作停住,云阳那飘然若无的眼神轻轻顿在风夕颜打在石桌的指尖上,透着隐隐幽光。   “手不疼?”许久,云阳才把手里的茶盏放下,慢慢吐出这么一句话。   风夕颜一愣,低头看看自己发红的手背。嘶...好像是有点疼。   “别转移话题!”风夕颜撇撇嘴,“我离府前明明让秋瞳跟你打过招呼,并非不辞而别,你为什么还要把他关进密室?”   “你就是来给秋瞳求情的?”云阳挑眉。   废话。风夕颜哼哼两声,要不是为秋瞳,谁愿意来惹这尊瘟神?   “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云阳修长的指尖撑在下颚,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他跟我打招呼是一回事,擅自违背我的命令将你放出府又是另一回事。秋瞳是我的侍卫,分内的职责没做好,那是该罚。”   说完,他那双澄澈不含一丝温度的冰雪眸微微敛去一丝光华,“夕颜小姐,还有事情么?”   “你...”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风夕颜气的胸口痛,“云阳,你是要雪梅轩的人囚禁我?”   “是又如何?”云阳淡淡道。   两个人四目相对,风夕颜另一手也拍着石桌上,冷冷道,“云世子以为自己是谁?爷爷都不曾这么叫人关着我,你云阳凭、什、么!”   “凭本世子在北州北疆五年都安然无恙。”云阳浅浅微笑。不得不说,那句‘清华暖云雪,浅笑醉天城’用来形容云阳果然是丝毫不夸张,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在某个刹那,就如同世间万物骤停,只为此笑而沉沦,暖了风,醉了月。   哪怕风夕颜见过这么多次,也还是忍不住会有些许痴然,她微微偏过头,试着不去看他。   北州边疆,说到底,他还是想报五年前那个仇。风夕颜自嘲地道,“是不是打从一开始,你答应老皇帝七日内找回粮草就是一个幌子?”   什么拖延时间,都是假的!   “你用这种办法把我禁足在云安王府,不让我接手和调查粮草一案。等皇上给的七日之期已过,就拉着我和风家一起死?”风夕颜嘴边染上苦涩。   怪不得她醒来后就一直见不到云阳的影子,原来压根就是男人在躲着她。   笑意几乎是顷刻间被云阳收回,他没有答话,周身疏离寡淡的气息有片刻的凝滞。倏尔,云阳直直地盯着她看,目光锐利,“风夕颜,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风夕颜一愣,她在听云阳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从他语气里听出一丝受伤。可受伤这种情绪,怎么可能出现在云阳身上。   她戏谑地道,“云阳,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只能够这么想你。”   雪颜锻袖口被掌心紧紧握住,云阳垂落眼帘,眼帘重新抬起后,俊颜染上一丝冷意和讽刺。   “你说的不错,我就是想拉你和风家一起死。”从石桌前起身,他覆手站在那里,隽秀的身姿清华俊逸,可却仿佛透寒刺骨,“我知道你把风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毁你不够,我想连带你最在乎的东西一起毁。”   “至于云安王府,过后我自有办法脱身。”   “风夕颜,这个答案,你满意了?”   “这是你的心里话,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风夕颜一样直起身,蓝衣衣袂吹起,几缕梅花花瓣被风吹到她脚边。   云阳气息微不可闻。   “你云阳多厉害,当年靠着一人和一支残兵发展势力,屡屡建立战功。”低头注视那飘起飘落的梅花瓣许久,风夕颜淡淡地道,“将本来快要覆灭的云安王一脉硬生生起死回生,换做我,可做不到。”   这句话出口,雪梅亭传来一片宁静。那一白一蓝两道人影,就这么互相看着,气氛瞬间陷入冰点。   “来人。”云阳道。   江叔听见动静走过来。   “将夕颜小姐...关进雅间里,没有本世子的命令,不准放她出来。”云阳边说着,边抬步离开雪梅亭,“膳食也送进雅间。”   “这...”江叔为难地看向风夕颜。   风夕颜贝齿轻轻咬住下唇。   “世子!”秋喑跟在云阳身后,歉意地看看风夕颜。他只是想救救秋瞳,真的没料到世子跟夕颜小姐会在雪梅亭吵起来。   前面云阳忽然停住,转身面无表情道,“去暗室把秋瞳放出来。”   “嗯?”秋喑一愣。   “听不懂人话?”云阳声音沉下。   “不敢不敢,属下这就去!”秋喑撒腿就往雪梅轩外跑。   ------题外话------   其实这篇文的每个主角都有自己的过往,男主云阳是卿颜在写大纲时候都觉得特别心疼的一个人,他的性子很清冷,但是对待夕颜哪怕嘴再硬,都是存在一抹温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