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狗急跳墙
  “如果皇上想重振民风,那太子殿下就去把帝京内大大小小的青楼全部查封,再派人来风家知会我一声。”风夕颜漠然地道,“到时候我亲自将胭脂楼关了就是。”
  “不过...既然是重振民风,那查封之后也没必要再重新开出来。”说完,她还挥挥手,唇角勾起,“君太子,我说的可对?”   如果胭脂楼一直不开门做生意,那这银子就只能跟流水一样,看得见抓不着,根本没办法进账。   到时候这么庞大的产业握在手里,老皇帝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风家的东西,就算是真的喂了牲畜,也绝对不进君国皇室的腰包!   听风夕颜这么一说,君亦钰整个人顷刻间就像是被阴霾笼罩,他终于沉下脸,“风夕颜,你别仗着自己是风家的人就恃娇而宠,别以为本宫当真不敢杀你!”   杀我?风夕颜仿佛是听见一个笑话。掌心从腰间掠过,一把削铁如泥的剑握进手中。   她一个闪身,就如同风飘过,本来站在胭脂楼门口的人,几乎是瞬息之间就越过重重侍卫的阻拦,到君亦钰的咫尺之间。   那柄折射着幽幽寒光的剑尖正对准君太子的脖颈,风夕颜笑地风华绝代,“君亦钰,杀人要有本事。你...有吗?”   “樱雪剑。”此剑一出,君亦钰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先前就听说风家小姐师出高人,武功内力皆是不凡,可从风夕颜方才出剑的速度来看,何止是不凡?   加上这柄樱雪名剑,他还真没把握躲得掉。可君亦钰站在那里还是有底气的,他是谁?君国太子!他动风夕颜需要思忖犹豫,风夕颜动他难道就真的能了么?   就是绣花枕头,亮出来看看的而已!   “风夕颜,本宫不是从小被吓大的...啊!”嗤——血光崩现,风夕颜毫不手软地一剑划在君亦钰的胳膊上,不过她下手还算有分寸,见血不见骨。   捂住自己受伤的手臂,君亦钰眼底满是不可思议,“风夕颜,你一个世家之女,真的敢伤本宫?”   “君太子,你可知道,你跟你手下的区别是什么?”收回剑尖,风夕颜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块帕子,轻轻擦拭自己染血的樱雪剑,然后很嫌弃地将帕子随手一扔,朝君亦钰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个是狗,一个是狗的主人而已。”风夕颜冷冷地道,“狗我杀得,狗的主人我自然也伤得!”   闻言,君亦钰有些怒不可遏,偏偏被风夕颜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先前他派遣到胭脂楼的人暴露,被风夕颜一剑砍了。   言外之意,这手臂上的一剑,风夕颜同样是在提醒他!   “皇上要真打胭脂楼的主意,就直接下圣旨到我风家来,到时候我自会去皇宫复命,但君太子如果是擅自主张打胭脂楼的主意,别怪我手下无情!”眸光透着寒意扫向胭脂楼一层满满一阁楼的侍卫,风夕颜声音清冷。   “还有,本姑娘护短,君太子别把不该有的念头打到胭脂楼的姑娘上来。”一掀衣摆,风夕颜直接落座在君亦钰先前喝酒的桌前,淡淡地道,“笙歌已经是我的让步,君太子好自为之。”   “你!”君亦钰还想发作,可手臂上的伤口不住地留着鲜血。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他晃晃身子。   旁边侍卫长见状,上前扶住君亦钰,小声提醒道,“太子殿下,夕颜姑娘是风家唯一嫡出的小姐。有她坐镇在这里,胭脂楼咱们今日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到手了。”   “眼下...还是身子重要。”   君亦钰觉得侍卫长说的有道理,阴沉着一张脸点点头,斜睨了风夕颜一眼,有些不甘心地甩袖走人。   就在君亦钰即将出门口的那一刹那,风夕颜低头扫了眼满桌的空酒壶,宛若出谷黄莺啼鸣的声音响起,“君太子,如今胭脂楼还是我风家地盘,这天下三大名酒的胭香醉可不能白喝。”   “这酒纵然是在胭脂楼内数量也极其有限,今日权当便宜了君太子,卖你千金一壶。”默默地算算桌上空酒壶的数量,风夕颜估摸着他喝的还不少,咧嘴一笑,“一共六壶,六千金,待会儿我会派人到太子府上取。想来...堂堂君国太子,不会赖账。”   刚刚跨到门槛的君亦钰脚下被绊倒,还好旁边侍卫长一直搀着,可他怒气攻心,直接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君亦钰回头看向风夕颜,冷冷地道,“你放心,区区六千金而已。只要风家撑不死,本宫就给地起!”   “风家,不需要君太子费心。”风夕颜笑意不减。   “哼!”   等围在胭脂楼满满一楼阁的侍卫被君亦钰带走后,整个胭脂楼重新恢复往常轻松的气氛。   倾城和颖儿凑到风夕颜跟前。   倾城极其聪明,这么一来二去已经知晓胭脂楼近来发生的事情都是谁在背后作祟了。她担忧地道,“主子,您今日实在冲动,如果太子殿下到皇上那边告主子一状,岂不是...”   “他不敢。”风夕颜指尖习惯性地在桌上叩击两下,“老皇帝的确觊觎风家名下产业,但风家毕竟是帝京第一大世家,甚至是天下七大世家之首。”   说到这里,风夕颜惰懒地伸伸懒腰,“老皇帝尚且还不会跑到我跟前来抢东西,如果我猜的不错,国库空虚,老皇帝为此正在伤脑筋。君亦钰...是想讨他老子高兴罢了。”   而如今,君太子不仅被她反打一耙子,还要吐出六千金送给风家,他是嫌自己还不够丢人是么?还要傻的自己跑去老皇帝面前提起这事儿抹个黑?   不可能!除非真的没脑子。   呃...君亦钰好歹坐太子之位这么长时间,脑子这个东西他是不大灵光,但不至于没有吧。   原来如此。倾城和颖儿点点头,先前慌乱的目光渐渐重新沉浸下来。只要是在主子身边,总觉得无比心安。   倾城忽然尴尬地看了风夕颜一眼,“主子,之前...那梅花。”   “无事,我已经忘记了。”风夕颜扶额,“该来的总要来。”   说完,她看向倾城,悠悠叹气,“我知道你有苦衷,你生父生母的事情这些年风家都有在帮忙查,再耐心等等。”   被风夕颜挑破心思,倾城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注意到倾城唇边干涸的血迹,风夕颜对她招招手,“过来,我给你看看伤。”   倾城缩缩身子,“一点小伤,主子无需...”   风夕颜皱皱眉,“不可大意,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