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宫墙质问
  刚出御书房一段距离,风夕颜就忍不住扯住云阳的衣袖带他转到宫墙的一个墙角处,冷不丁将人往墙上一摁,恼怒地道,“云阳,我警告你,你想死也别拉着我和风家陪葬。”
  “你以为谁都敢对风家和云安王府下手?背后之人的底细我们都不清楚,七日内找回粮草,谈何容易?”   这人也太敢夸下海口了!   鼻尖萦绕女子特有的气味,云阳一双不含涟漪的眸子微微一动,看着面前风夕颜近在咫尺的娇颜,轻轻扬眉。   “你先放开我。”   “不放!”风夕颜被气的有些眼冒金星,恶狠狠地道,“我告诉你云阳,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我现在就弄死你!”   云阳又看了她半晌,最后唇角一勾,手腕在她腰间一揽,轻轻用力,两人的位置就调换了个遍。   低头凑到风夕颜脖颈间,云阳把女子押在宫墙上,似笑非笑地凑向她耳畔低低道,“风夕颜,北州边疆五年我都没死,你现在想弄死我,怕是难。”   在注意到两人四目相对怪异的氛围和姿势后,风夕颜脸一红,但听着耳边男人极其欠揍的话,怒不可遏,“你...”   然而话还没出口,一只纤细修长而骨骼分明的手直接将她的话堵在了嗓子眼,云阳淡淡地道,“现在本世子不想跟你吵,只有七日的功夫,你我也没时间吵。若有恩怨,七日后你我再算,懂?”   这只手的温度就跟冷玉一样,触感温润清凉。方才在御书房那转瞬即逝的感觉,这次出现在她唇角边,风夕颜身子微颤,对上云阳的话,心思凌乱地点点头。   云阳见她还算乖巧,将掌心放开,一呼吸到新鲜空气,风夕颜总算觉得压抑的胸口好受了些,问道,“老皇帝的目的就是要引我们去找回粮草,等时期一到,你我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云阳打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就着皇帝埋的坑往下跳呢?   “我如果不这么说,皇上今日怕是不会放我们出宫。”云阳眸子里透着刺骨的寒,“七日,至少我们还有时间。”   此计,本来就是拖延之法。   仔细想想,云阳这么做,或许眼下是最利于他们的。风夕颜点点头,眼帘微抬,恰好映入男人那一张倾世容颜,带着一丝戏谑。   “走开!”风夕颜直接推开他的身子,然后羞恼地绕过宫墙,往宫门外走去。   云阳望着风夕颜气急败坏的样子,清淡冷然的眼中微微闪烁,等了许久,闲适的步履才慢慢抬起。   等腰间那一串清脆的铃环佩响响到马车边上的时候,没有看见风夕颜的踪影,男人俊颜霎时一沉。   秋瞳眼瞅自家世子站着不动,眼睛一眨,站在马车边上好心提醒道,“世子,夕颜小姐在马车里。”而且似乎看上去累极,一进马车就没了动静。   云阳身子重新舒展开,冷冷地瞥向秋瞳,“提她做什么,谁会管她?”说完,径自上了马车。   呃...秋瞳眼角一跳,明明方才世子不上马车就是没见着夕颜小姐,搁那正失落。难道...是他会错意?   好吧,算他会错意。   累?风夕颜是累啊,从前天晚上开始,为了抓胭脂楼的死士,就半宿没合眼。   后来粮草接连出事,她赶往帝京百里外的风家庄子查探情况,又怕风家无人坐镇,连夜赶回来。紧接着,遇见云阳那座瘟神,被皇帝召进宫里。   两日两夜几乎没合眼,能不累吗?所以一进马车,风夕颜就一个翻身,寻了个舒服姿势沉沉睡过去。   坐在风夕颜身侧,云阳低头垂帘看着女子沉静的睡颜。   风夕颜在君国素有第一美人之称,就算平日里不施粉黛,不束繁琐发髻,那也是极美极美。像风家这类世家,或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势力,继承人都会穿一种特殊绸缎所制的衣裳。   风夕颜平日最爱穿的便是风家的络樱锦蓝衣,衣裳款式也是简约明媚,低调奢华,就如同这人一般。   朱唇玉色,这一张明明可以倾尽山河风华的脸,偏偏不爱张扬。   抿抿唇角,云阳指尖一勾,从马车的夹层里拿出一件披风盖在了她身上。   马车行驶着,车轱辘在石子上绊过,后面的车厢稍微颠簸了些。风夕颜仿佛是在睡梦中感受到这份颠簸,不舒服地轻哼一声。   云阳微微皱眉,一股真气包裹着声音往外传去,“秋瞳,马车赶稳一点。”   秋瞳本来赶着马车,骤然耳边响起自家世子的声音,颇为哭笑不得。这和自己下属传话,世子怎的还用起了内力。   顿了顿,又是一道传音入密袭来,依然是他家世子,“不用绕道去风家了,直接回云安王府。”   秋瞳准备抽马屁股的缰绳一抖,险些脱落掉到地上,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直接回云安王府,那...夕颜小姐怎么办?难道一并带回云安王府?   想到这里,秋瞳一拍脑袋,暗骂自己一声蠢,手直接调转马头,马车行驶向云安王府。   等一入府邸,秋瞳习惯性地将马车停在雪梅轩前的小道上,跳下车辕道,“世子,需不需要属下让江叔给夕颜小姐安排...”住处。   呆滞地瞧见自家世子怀里抱着一个女人默默走进雪梅轩,秋瞳以为自己看走眼,还特意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在确认自己眼神没问题后,暗自望天。自打王爷王妃去世,世子就将雪梅轩的下人全部遣散,只留下两个护卫和江叔一个老管家打理院子。   十五年,雪梅轩没进过一个女人,更别说被世子抱进去...   世子他...终于开了一丝窍。感叹良久,秋瞳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秋喑和江叔他老人家,让他们都高兴高兴。   于是秋瞳连忙将马车安置好,乐呵地跑进雪梅轩,恰巧看见秋喑那小子跟江叔在世子房间的门前唧唧歪歪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难不成...秋瞳欣慰地看看自家世子房间紧闭的房门,凑到秋喑和江叔跟前自豪地道,“你们都知道世子带女人回家的消息了?”   话一出口,就被秋喑扯着衣襟问道,“喂,你跟世子出去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世子带回来的那个美人,究竟是怎么惹到世子的?还让世子大费周章地特意带回雪梅轩用刑。”   用刑?秋瞳满头雾水。   “这女子生的那样美,指定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江叔点头道,“被世子直接扔进柴房,估计要等明日亲自审问,可惜了。”   雪梅轩的柴房最是阴冷,而且眼下是冬深春初之时,女子天生生性属寒,躺上一晚上指定得高热。   柴...柴房?世子居然让夕颜小姐睡柴房?秋瞳嘴角一抽:“...”   ------题外话------   壁咚都是小场合!咳咳!然后就是给大家排个雷,其实盛宠之嫡谋原名叫盛世风月,讲的就是一个以风月和权谋为主的故事,文风相对还是偏轻松的。中后期就是江山争斗,是属于半正剧,最后要说一下...没有宅斗,没有宅斗!可能会搭一点点的边,就算有也只是辅助的支线...所以不要再期待宅斗了。(泪奔...不过大家要是真的喜欢宅斗,我...我可以加一点点)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