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白衣瘟神
  他们拌嘴的这会儿,云阳倒是很淡定地在喝茶,甚至连那清淡的眸子都只是注视着茶盏里头翻滚的茶叶,不曾抬头。
  风夕颜还想开口,却被风老家主一个眼神瞪地败下阵来,气冲冲地转身想要出厅堂。   反正这个地方有白瘟神就没她!   “回来!”风老家主喊住她,吹胡子骂道,“有没有一点待客之道?云小子还在这呢,颜丫头,还不快去给云小子侍候茶水。”   侍候茶水?风夕颜回头对着风老家指指自己,满脸地不可思议。   要她给云阳侍候茶水?当她是丫鬟吗!   偏偏这时候,云阳还将茶盏的茶盖打开,一言不发地放在手边的桌上,一副当真在等人伺候的模样。   “愣着干嘛,快去!”风老家主看风夕颜还跟木头似的站在那,不耐烦地催促道。   风夕颜只能不情不愿地上前,拎过茶壶,给云阳那空了一半的茶盏内斟满茶水。   修长纤细的指尖重新拾起茶杯,云阳垂帘看向冒着袅袅热气的盏内,倏尔,抬头朝风夕颜微微一笑,“有劳风姑娘。”   他这一笑,就像春寒湖边升起的一抹晨曦,暖了风,又像冬夜寂寞空冷亮起的一抹熏烛,醉了月。   风夕颜拎着茶壶的手止不住地轻轻颤动,微微一呆。   风老家主虽然老,可眼神却还好使地很。云小子跟他在厅堂谈这么久,也没见他笑一个,可这颜丫头一来,云小子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那笑总归假不了。   啧啧,云小子性子出名的清冷寡淡,有时候表情寒的他老头子都觉得心里凉飕飕,可...为颜丫头倒是缕缕破戒。   心头微微荡漾,风老家主抿了一口茶水,脸上的阴郁雾霾顷刻间烟消云散,“颜丫头,还不快寻个地方坐下,站在那里盯着人家云小子看像什么样子!”   被风老家主这么一提醒,风夕颜恰巧不巧捕捉到云阳俊颜上一闪而逝地得逞之意,恍然明白过来自己是上当了。于是狠狠地朝云阳又是一眼瞪过去,放下茶壶随便寻了个位置坐下。   屁股刚碰到凳子,风夕颜就感受到一道炽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抬头,见风老家主满脸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风夕颜:“...”老爷子近来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看地她脊背一阵发凉。   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风夕颜倚在椅子上茶水已经喝尽两三盏,可这一老一少谈地还正乐呵。   或许是先前被气糊涂了,风夕颜方才挑位置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坐在了云阳的对面,从她这个位置,能将男人一举一动,甚至细微到每个表情都尽收眼底。   云阳无论是喝茶,闲谈,还是做任何事情,似乎都是闲适散漫,漫不经心的。可他举手投足间,就是有这么一种魅力,能够摄魂夺心一般,让人不自觉地把注意力放到他一个人身上。   尤其是在风家和风老爷子聊天,云阳身上那股寡淡疏离的气息似乎被遣散一些,就连表情都多了不少。   不自觉的,风夕颜渐渐有些沉溺其中。   男人恍若是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细致打量,和风老家主畅谈间,斜睨的余光和风夕颜对上。他唇角似勾非勾,眉宇似挑非挑,说不出的戏谑挑衅。   嫌我讨厌,还看得这么出神?   靠!风夕颜咬牙偏过头,恨不得将自己这一双眼睛挖下来,然后再找个洞埋进去。   今日已经是第二次,她被这座瘟神戏弄!越想,风夕颜就越觉得一股气‘蹭蹭蹭’地冒上来。   长的好看就能为所欲为?就能用美色诱惑她?天下好看的男人多了去了,她才不稀罕!   冷哼一声,风夕颜撑着下巴将视线挪开。   不知为何,云阳心情忽然好了些,将手里的茶盏放下,修长骨骼分明的指尖掸平搭在膝盖上衣角处的褶皱,起身对风老家主温声道,“风爷爷,云小子看天色似乎不早,若再聊下去怕是会误了进宫的时辰。改日云小子定再备厚礼,来风家跟风爷爷请罪。”   风老家主看看外头的太阳,竟然当真是耽误了云阳一个下午,他拍拍头,“傻小子,我不清楚时辰,你怎么也不提醒提醒我?”   “还备什么厚礼请罪?快赶紧带颜丫头入宫吧,万一皇上那边怪罪下来,我老头子可就罪大恶极了。”   那边风夕颜还生着闷气,听见风老家主的话满头雾水,“进宫?进什么宫?”她好像不记得近来宫里有何事发生,难道上回装病没去皇后诞辰宴的事情露馅了?   可老皇帝应该没这么无聊来翻她这些陈年旧账吧,这种事情她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臭丫头,午时前宫里刚来圣旨,要云小子跟你进宫一趟。”风老家主拿过拐杖起身,胡子一抖,“警告你,千万别给云小子惹麻烦!”   风夕颜绝丽的脸上霎时出现三条黑线,“爷爷,我是你捡来的孙女吧?”云阳不知道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这活脱脱地她才是外人一枚啊!   “瞎说什么?”风老家主没好气地挥手道,“快滚滚滚。”   说完,他脸一变,对云阳和蔼地笑道,“云小子,颜丫头素来顽劣,你这次带她就麻烦你多看顾些。”   云阳叩首,疏离冷漠的气息对风老家主再度柔和几分,“风爷爷放心,夕儿...做事向来有分寸。只是进宫一趟,云小子不会让她闯祸的。”   夕儿?他叫的倒是够亲热!风夕颜本就黑沉的脸上一黑再黑,还没等她发飙,大力袭来,一双修长的大手已经握住她的手腕,将她从椅子上拉起。   “风爷爷,云小子就先告辞。”云阳直接无视风夕颜的挣扎和要杀人的目光,拽着她往厅堂外走去。   风老家主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愉悦地哼起曲儿来。   早该有个人去治治颜丫头。   “喂!你干嘛!放开我!”等被云阳拖着走到外头,风夕颜终于怒不可遏。长这么大,她可是头一回被人当做物件似的拖走!她还要不要面子?   偏偏这回云阳扣住她手腕的技巧极好,而且力气非常大,风夕颜想用内力震开,却找不到震开的间隙。   于是风家府邸的丫头小厮就看见一抹白衣反手拖着一袭蓝衣,踱过铺满鹅卵石的小径,然后再消失在视线里。   ‘哐当’众人手里的东西不约而同地掉落,瞠目结舌。   那是...小姐和...云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