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故人终归
  琴声如同滚珠落玉,哪怕弹奏的是很简单的曲调,却能让人觉得心头荡漾起层层涟漪。
  幽幽琴声悠扬间,恍若有两只凰摇曳着自己的金赤色尾羽在交织起舞。   这是...玉凰琴的声音。刹那间,风夕颜身子猛地一颤。   原本还喧闹非常的胭脂楼内似乎受这琴声的影响骤然安静,静的众人连呼吸都好像放慢了。本来不甚明显的琴音和清润嗓音几乎被顷刻间扩大,在胭脂楼内回荡。   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胭脂楼楼阁之下的一处角落中。那里有一座隔间,玻璃珠串成的帘子拂落而下,将里面牢牢地遮盖住。   这如同酒酿一样沉醉的天籁琴声...就是从帘子内传出来的。   一曲琴毕,珠帘终于晃动,被纤细修长的指尖佛开,一名身型瘦削但是挺拔隽秀的男子缓缓走出。   立如芝兰玉树。   拉回神智,风夕颜下意识地转身就要走。   “怎么?本世子还不至于跟瘟疫似的,要你逼之躲之吧?”内力同样压缩成一道逼音成线,印进风夕颜的脑海。   脚步停在半空中,风夕颜猛地将视线落到楼下的男人身上,怒目圆瞪。   但是当目光真的触碰到他的刹那,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痴。   总是有这么一种人,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便是人群中最瞩目的焦点。   也当真有这么一种人,白衣皎洁如雪,眉眼深邃如画。光是腰间一枚简单的玉佩和一串银色的铃铛点缀,就已是遮盖不住的倾世之容。   云安王府世子,云阳。   一个...君国无人不知的人,一个...曾经她熟悉到刻进骨子里的名字。   风夕颜默然,云阳长相是俊逸的,从前她就知道,北州边疆苦寒之地历经五年,倒是没将他这份俊逸磨灭丝毫,反而青稚往成熟蜕变,愈发地...勾人心魂!   只是这次相见,多少让她有几分惊讶。   明明是吹过风尘的一张脸,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出尘的气质。   明明是染过鲜血的一双手,却偏偏还能将这一身白衣穿得如此有味道。   她在胭脂楼二层的楼阁上,他在一楼的珠帘前。两个人四目相对,一人在楼上,一人在楼下,明明隔着很远的距离,可男人就这样神色浅淡地抬头望着她什么也不做,她都能感受到他的耀眼。   胭脂楼,堂堂天下第一的风月之地,可当这抹宛若谪仙的影子一走出来,这天下人都要为之沉沦的金迷纸醉...似乎是怕亵渎眼前的这抹白衣风雅,散了。   散的一干二净。   云阳,不愧是云阳。她小瞧了他,当年是,现在也是!   风夕颜自嘲地勾勾唇角。什么样的人最可怕?不是武功高强,不是内力深厚,不是谋略过人,不是机关算尽,而是她眼前的这种...喜怒不言于色之人!   “云世子所到之处,天下的女子都趋之若鹜,怎会是瘟疫?”风夕颜淡淡地道。她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说,声音并不大,但她知道,云阳一定会听得见。   果然,底下的白衣男子唇角弯起一个半月弧度,似笑非笑,仅仅是瞬间,这弧度又重新落下,换成原来那副清浅寡淡的样子。   底下的男人忽然迈开脚步走向通往胭脂楼二楼的台阶处。步履就如同人一般,轻轻浅浅,闲适洒脱,随着他身子晃动,腰间的铃佩环响,清脆悦耳。   胭脂楼内,喧嚷嘈杂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云阳身上,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天下女子都趋之若鹜?那这天下的女子当中,可包括风家的嫡女?”云阳停在只距离风夕颜三步远的地方。眼前的女子一身蓝衣似水,材质是君国第一世家风家嫡女才有资格穿的络樱锦,明眸皓齿,朱唇玉色,绝丽天成。   腰肢处丝带轻轻一收,仿佛不盈一握。   “这花果然越开越好看,本世子在北州边疆苦寒之地五年,倒是不知道这在帝京长了五年的花,开成了什么颜色。”云阳骨骼分明的指尖勾在自己的下颚处,浅浅一笑,“风夕颜,好久不见。”   这一笑,万瞬变息,万物刹停,暖风醉月。   胭脂楼内不由得惊呼一片,都说云安王府的世子性格疏离寡淡,莫说是笑,脸上就连过多的表情都鲜少拥有。今日是怎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传闻云世子的笑容极美极美,素有‘清华暖云雪,浅笑醉天城’一说,如今一见,才知道这传言没有半分虚假。”颖儿靠在门檐上,掩住小嘴,转头朝后道,“倾城姐姐,你说我们胭脂楼要是有云世子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倌就好了...”   颖儿话还没说完,就被倾城捂住嘴重新拉回房间。   这小妮子,主子和云世子那是内力何等高深之人,这种话都敢说得出口?   ------题外话------   公众时期文文的更新时间定在八点,上架以后在做其他打算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