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宠之嫡女谋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送还荷包
  风落落和风楚楚两人都是一惊,但这段时日总归见过大风大浪,在短暂的愣神过后,还是接过了风夕颜递过来的令牌。
  风落落掂掂手里的令牌,明明是木头做的,很轻,可她心里一下子就跟压下一块大石头这么重。   “夕颜小姐,我们...这么快就要接下风家旁支吗?”风楚楚问道。从来风府的第一天起,她和落落就知道夕颜小姐留下她们的用途,可万万没想到...刚下桂禅寺就担此重任。   “对。”风夕颜点头。   或许她们现在能力还不足,但风夕颜思忖再三,还是决定提前将风家旁支交给二人。一来,她一个人精力有限,无法在支撑偌大风家家族的同时,再去管理旁支的琐事。   二来...她们两个要是一直被她带在身边,永远都不可能独当一面。有些事情,需要磨练的过程。   “从今日开始,单日由落落掌管龙令,双日楚楚掌管。”风夕颜道,“稍后我会让洛雪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不掌管龙令的日子,你们都要在那里渡过。”   风楚楚和风落落对上风夕颜有些凝重的视线,面色也分外认真。   如果不是夕颜小姐,她们二人这会儿应该还在风家旁支寄人篱下,受尽凌辱。她们和夕颜小姐,是一场公平的交易,风夕颜救了她们的人生,那么她们的后半辈子,也要为风家所付出。   所以无论风夕颜要求她们做什么,风楚楚和风落落都不会拒绝。而且这段时间相处过来,两人都知道,夕颜小姐不会害她们。   招呼两人退下后,风夕颜对洛雪吩咐道,“风家在帝京太过扎眼,风楚楚和风落落姐妹一旦手中握住风家龙令,势必会被很多人盯上,我希望她们至少能够有自保的本事。”   洛雪一怔,随即那双碧波无涟漪耀起一抹幽光,“奴婢明白,奴婢会安排好楚楚和落落姑娘。”   “嗯。”风夕颜颔首。洛雪办事,她很放心。   用过晚膳后,风夕颜去老爷子那儿请了个安。   风老家主惬意地靠在软榻上,见风夕颜来,也只是随便抬抬眼皮子,“颜丫头,你来了。”   这些天在桂禅寺,风老家主虽然没参与祈福,可君国皇室和风家之间的明争暗斗真是让他整天提心吊胆。   还是风府好啊,自在多了。   风夕颜眼底含笑,显然,下山后,连带她的心情也很不错,“爷爷,我这次来,是因为及笄宴的事情。”   “我对及笄宴其实不太在意,可我的及笄礼,还是希望最亲的人给我行。”风夕颜顿了顿道,“爹娘去的早,颜儿的至亲之人只有爷爷和兄长,所以我想...让哥哥回来。”   风老家主忽然睁开眼睛,看着风夕颜半晌才偏移开视线道,“你哥哥虽然身在千里之外的镇南关,可眼下离你的及笄礼还有半月,他若想回来,还是能来得及的。”   风夕颜颔首,眉眼弯弯道,“我待会儿回去就给哥哥修书一封,他敢不来,下次见面,有他好看。”   风老家主也笑了。   “至于其他事情...就劳烦爷爷多上心。”风夕颜难得在老爷子面前不好意思。   风老家主挥挥拐杖,“我知道,我老头子有分寸,你该忙什么就去忙,及笄宴自有我老头子替你操办。”   “谢谢爷爷。”风夕颜眼睛一眨。   “少给我整这些虚的,真想谢我老头子,就拿曾孙子来换啊!”风老家主不耐烦地撇撇嘴。   风夕颜脸霎时一黑,“我上哪给你整曾孙子去?要不等哥哥回来,给他房里塞个女人?让他这次留个种再走?”   风老家主嘴角猛的抽搐,“你这算盘打的,自己不愿意给我曾孙子,就把盆子扣在你兄长脑袋上。”   风夕颜白眼翻起,“我这是在给你出主意!”要不然她上哪凭空给老头变一个曾孙出来?   “这样,我也给你出一个主意。”风老家主嘿嘿一笑,“你去把云小子骗来风府,然后把他拉进房间,强...”   老头话没说完,风夕颜已经打住,“用不着你教我,谁想要曾孙子谁自己生!”   “臭丫头!”风老家主气的胡子一蹬一蹬,随即摇摇头,哼道,“赶紧滚滚滚!待在这里简直碍我老头的眼。”   她还就等老头子这句话呢!风夕颜哼哼两声,转头就出了房间,然后回樱落居给他兄长修书。   时日过的飞快。   最近风家还算平静,花渡前几日也终于完成风家镖局粮草的押送。。   风落落和风楚楚姐妹开始掌管风家旁支的事宜,尽管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也遇到过诸多麻烦,但在风夕颜的帮助下都一一解决。   底下人就算心底还有不服气,当着她们的面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其余的时间,她们则是受风夕颜之命,秘密去一个地方学武。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邻近及笄宴的时候。   这日,风夕颜进宫递交税银。民间的税银都是由官府统一收的,但风家不同,风家每一笔税收都是天文数字。   每隔一段时间,风夕颜会亲自给管理国库尚书手中。   “夕颜小姐。”户部尚书已经年过半百,慈眉善目,是个难得的清官。   国库一直都是每个国家的根本,也只有这样的人来打理,才最能够让人放心。   户部尚书接过税银,清点完毕后,笑道,“夕颜小姐这些时日可好?”   “好。”风夕颜莞尔道,“听闻尚书喜得一对外孙孙女,恭喜。”   户部尚书更是乐的合不拢嘴,“我福气薄,膝下就一个闺女,如今看她生儿育女,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令女聪慧善良,成婚后夫妻恩爱,如今又喜得龙凤,尚书不是福气薄,是福气都攒在下一代呢。”风夕颜咧嘴道。   “果真是风家出来的女儿,讨人喜欢。”户部尚书看看风夕颜,那副模样遗传先风家主和夫人,绝色天成,又是小小年纪以女子的身份担起风家重任。   可惜了。   风夕颜捕捉到户部尚书眼底一闪而逝的遗憾惋惜,又是一笑,对他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出来后,眼看时间还早,风夕颜去了一趟七皇子府。   正好她身上带着君楚歌下桂禅寺前交给她修补的荷花荷包,顺路送去。   君楚歌本来躺在院子里头的软榻上,美滋滋地正睡觉,就听见院子大门被‘砰’地险些掀翻。   一个激灵,君楚歌连忙侧滚着起身,一见到风夕颜,俊颜上紧绷的神色霎时一松,无奈地道,“颜妹妹,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昙花阁进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