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0章我敢拿命偿!
  白洁大舅舅委屈巴拉的分辩:“你们别听我媳妇胡说八道,我真没给我姐一分钱看病!   我供她母女两个吃喝就对得起她们了,我还给钱她们!我在地里刨食不苦么?”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独子:“我不是不肯带孩子去省城看病,是我想着肥胖也不是啥病,咱儿子一顿吃那么多,能不胖吗?   我攒下钱来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咱家几个孩子!眼看着孩子们都大了,要娶亲要出嫁,得预备彩礼和嫁妆,那钱能够随便花吗?”   他顿了顿,又说:“既然乡亲们都要我带儿子去省城检查看看,那等过了农忙我就带他去省城的医院检查一下。”   那边,白洁的小舅舅被小舅妈打得满院子跑,嘴里叫屈:“冤枉啊,我可没有给我姐一分钱,家里的钱不都是你保管的吗?我手上哪有钱?抽个烟还得找你要烟钱!”   白洁的小舅妈手里拿着一根竹条,一边追打自己的男人,一边气喘吁吁的怒骂:“听你放屁!你们男人谁不攒个私房钱,说不定你把你的私房钱给你姐看病去了呢?   当初我说按照计划生育只要两个孩子,你非要听你家老妖婆的话,让我生了四个孩子,这负担多重!   现在都啥年头了,别人家的孩子哪个不是穿的人模人样的!   我们家两个小子就算了,男娃不讲究穿,可是看看我们家两个闺女,这个年头居然还穿带补丁的衣服!”   白洁小舅妈越骂越气愤填膺:“你个龟蛋,有私房钱不说给两个闺女扯点布做两件衣服,却给你姐!你这么关心你姐,你跟你姐过好了,我们母子几个全都滚出你白家!”   白洁小舅舅一直在呼天抢地的喊冤:“我真的没有给我姐一分钱,如果我给了我姐一分钱,我被雷劈死!”   围观的乡亲们看得哈哈大笑。   老太太领着白家老小赶到白洁外婆家时,姚翠花已经扭转战局了。   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对着那些围观的乡亲哭诉:“你们都听到了,白洁两个舅舅并没有谁给她妈钱,那她妈看病的钱不是从我们家傻逼手里骗的是从哪来的?难道是卖肉赚的?   白洁外婆太欺负人了,她外孙女骗了我们家大傻逼的钱,她不说好好教育她外孙女,却来打我,我还不敢还手,我要稍稍一还手,白洁外婆绝对赖上我,说我打老人!”   许多乡亲都说:“彩虹妈,你别怕,你动没动手打老人,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哩!”   白老太太和白梦蝶他们一看眼前的局势松了口气。   姚翠花见援兵到了,越发有底气。   白梦蝶和彩铃彩虹姐妹两个把姚翠花从地上扶了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   白洁外婆见乡亲们全都鄙夷的盯着她,把脖子一梗,去推姚翠花:“你今天跟老娘把话说清楚,谁是卖肉的!我外甥女二十岁的大姑娘被你这样污蔑你是想逼她死?”   白洁一听这话,马上配合着寻死觅活,可笑的是她两个舅妈全都冷冰冰的袖手旁观看她表演。   她那群表弟表妹们早就厌烦了她母女两个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哪怕农忙季节也不帮他们做一点事,巴不得她快点死,因此谁也没有动手去阻止白洁寻死。   白洁两个舅舅倒是有些不忍,可为了向自个的媳妇表忠心,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洁要死要活。   只有白洁外婆冲过去拉着她别寻死。   祖孙俩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叫不知情的看了肯定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可是在场的全都是知情者,没人同情她祖孙两个,都摆出看戏的表情,不论城里乡下,对这种骗人钱财的行为都是零容忍的!   白梦蝶奶奶虽说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可身子骨硬朗的很,一把扯过姚翠花护在身后,就跟老母鸡护鸡仔似的。   她指着白洁外婆破口大骂:“你个老货,你当我来得晚没听到前面的话是咋的?   我老三媳妇说你外孙女骗我家小蝶的钱,你这个老货死咬着牙根不承认。   我老三媳妇才反问,那钱不是你外孙女骗我家小蝶的难道是卖换来的?   她只是根据你的话,话赶话那么推测,她啥时候污蔑了你外孙女了?   明明是你自己给你外孙女头上扣屎盆子,你还怨别人!   你要早承认你外孙女骗我家小蝶的钱,能招出我家老三媳妇那些话吗?   别说我家老三媳妇儿会那么说,恐怕这围观的乡亲们心中也会这么想,不然你说你闺女看病的钱哪来的?”   白洁外婆被怼的哑口无言,半晌憋出一句话:“你也别净顾着护你老三媳妇儿,她是个好东西吗,她叫你的宝贝小蝶叫大傻逼,你不去教训她倒来骂我!”   姚翠花有点惶恐的看了一下老太太,虽说她彪悍不讲理,可是这世上就是一物降一物,她对老太太还是有些怵的。   老太太要是当众骂她,她这脸往哪儿放?做为儿媳她又不能回骂回去!   老太太气定神闲地和白洁外婆对视:“我耳朵又没聋,我咋没听到!   我们家里内部的事我们回去说,不会当着外人的面教训她的,现在我们得一致对外!   所以你休想转移话题!我要是被你牵着鼻子走那才可笑哩!”   姚翠花大松了口气,回家挨骂总比当着外人的面挨骂好!   白洁外婆气得都快中风了!   胖姑娘白梦蝶走上前去补刀:“堂奶奶,你不必把白洁拉得死死的,她寻死觅活只是做给乡亲们看,想要卖惨搏得同情而已,她可舍不得死!”   白洁外婆挑拨离间未能成功,还被白梦蝶奶奶给呛了一顿,都快气得原地爆炸了。   现在白梦蝶撞枪口,白洁外婆连忙借机发挥怒骂起来:“你个小兔崽子,我家小洁真死了,你敢拿命偿啊!”   “我敢!”胖胖的少女掷地有声,一脸的无所谓。   白家好几双手拉住她,异口同声的呵斥她:“小蝶,你咋胡闹哩!   小洁要寻死,白天死是白死,夜晚死是黑死,跟你有啥关系!你还跟她偿命!你个小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