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穿成个胖砸了!
  五月的湖北乡下,暮色四合,这个点男人们还在田地里汗流浃背地干农活儿。   女人们大多开始准备晚饭了,有些人家的厨房上空已经炊烟袅袅了。   胖乎乎的白梦蝶又累又渴,抱着个沉甸甸的婴儿一步一挪地往家走。   就因为自己嘴贱,吐槽了几句一本年代文小说里的女主是个白莲婊,一夜醒来自己就穿书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炮灰女配,抱着个婴儿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她怀里的这个婴儿和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是本书的女主白洁怂恿着原主捡的一个弃婴。   白梦蝶拖着两条筋疲力尽的小象腿,思考着怎么把怀里这个烫手的山芋给处理了。   留着自家养是不可能的,那会重蹈原主悲惨的命运。   在书里,女配就是因为听信表姐白洁的话,非要收养了这个宝宝,惹来不少闲话,成功作死被人误会成破鞋,她噩梦般的命运也是从这里拉开序幕。   办法已经想好了,可要实施至少得等到明天,现在把孩子抱回去先。   ……也不知原主的家人是不是真的像书里写的那样,对原主千万宠爱。   白梦蝶前世是个孤儿,还蛮渴望有个家的。   为了避免有人发现自己怀里的婴儿,引起不必要的流言蜚语,白梦蝶借着暮色和树阴的掩护往家里溜。   躲在阳暗处的白洁狠戾的挑了一下眉,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孩子抱回家?问过老娘答应了吗?   她左右看了看。   见村里有名的长舌妇菊花婶从水塘洗好了菜正往家走,白洁立刻从藏身之处窜了出来,几步就走到菊花婶的面前。   菊花婶被吓了一大跳,大着嗓门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白洁,你咋突然就窜我跟前了哩?胆都快被你吓破了!”   白洁有些恼怒,这个贱人破锣嗓子这么响,她真担心白梦蝶那个贱人听到了,岂不暴露了自己!   她是那种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暗害别人从不留名!   她不接菊花婶的话,而是指向白梦蝶,悄声说:“菊花婶,你看,白梦蝶咋抱着个娃回来了?而且还鬼鬼祟祟的偷偷回家,这是咋回事?”   菊花婶定睛一看,也看见了白梦蝶。   她人还没走到白梦蝶身边,已经惊天动地地叫着:“哟!白梦蝶,你怀里咋抱了个娃,哪来的娃?”   趁这功夫,白洁早就闪身躲了起来,她喜欢暗中观察。   菊花婶辨识度极高的大嗓门直冲云宵,顿时吸引了不少村民的注意力。   躲在暗处的白洁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那些洗好菜的和正准备去池塘洗菜的村妇全都围了过来,不怀好意的七嘴八舌的问白梦蝶:“哟,这奶娃至少有一周岁了吧,这么瘦,营养不良似的,这奶娃是谁家的呀,咋你抱着回了家?”   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八卦之光,意味深长的打量着白梦蝶。   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躲在阴暗处的白洁听到那些村妇的话满意的笑了,事情按照她既定的轨道发展,不必再浪费时间往下看了。   她扭身消失在茫茫暮色里。   白梦蝶并不怪那些村民看见她怀抱婴儿就各种猜测。   之前白洁总会不时的买些廉价的头饰或者衣服让她的舔狗海涛送给原主。   原主不敢带回家,白洁就教原主说谎,说这些衣物头花全都是捡的。   原主便傻乎乎的真这么说。   一次两次这么说,人家还会相信,可频繁的捡到衣服头花谁会信?   这时白洁又背着原主和村里人说她经常流连网吧,连晚自习都不上,总有社会青年来学校找她之类的话。   因此村里关于白梦蝶的流言满天飞,说她在县城读书不正经,小小年纪跟人鬼混,所以才有人送她那些不值钱的头花和衣服。   甚至还有人说原主在这两年里身材变得那么臃肿,恐怕是打胎之后大补造成的,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原主不知道这些关于她的流言全都是白洁一手策划的,还一直把她当做最可信赖的闺蜜,和她无话不谈。   但穿书而来的白梦蝶是知道真相的,她当然要澄清事实,不能白洁给她一口锅,她就连忙背一口锅。   她身上背了不少白洁扣的黑锅了,都快成忍者神龟了!   白梦蝶故作惊讶地问菊花婶:“我都躲着人走了,你是咋发现我的?”   菊花婶直接就把白洁供了出来:“是白洁发现你了,特意指给我看的。”   白梦蝶微微一笑:“那她肯定还对你说,我干啥要偷偷摸摸地回家、我咋会抱个娃之类的话了吧。”   “对呀!”菊花婶上下打量着白梦蝶,这孩子咋和平常大不一样哩?   她平常可没这么胆大,更没这么能说会道,跟个傻子似的。   菊花婶奇怪地问:“你是咋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白梦蝶冷笑了一声,“她老在背后抹黑我,哪怕用脚趾头猜也能够猜到她会这么说!”   她看看怀里吮着手指对她笑的天真无邪的宝宝,气愤的说:“这奶娃娃是白洁怂恿我捡回来的,她却装做不知情,也不知她安的啥心!”说完就走。   走了两步,白梦蝶又停下脚步对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那些村妇说:“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我以前那些头花还有那些新衣服全都是白洁叫人给我的,可她总要我跟你们说是我捡的。”然后一众甩下目瞪口呆的村妇们离开了。   那些村妇个个都是人精,白梦蝶知道,她刚才的话足以让她们怀疑白洁的人品!   都快到吃饭的点了,在县一中读书的宝贝孙女白梦蝶还没回来,白老太太做个饭都不安宁,一遍又一遍的走到院门口眺望,可就是不见白梦蝶的人影。   她心似油煎,生怕宝贝孙女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出了啥意外。   总算做好了晚饭,老太太又赶忙出了院门,这次总算看见白梦蝶肥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老太太大喜,快步迎了上去。   她刚要问白梦蝶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一眼就看见她怀里抱着个奶娃娃。   她惊讶地问:“梦蝶,这个奶娃娃是从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