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夫人有点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妖娆的腾蛇
  小青蛙听着如此傲慢无礼的话,依旧保持着很平稳的心态,没有任何的气愤之意。   倒是小灰猴毕竟是小孩子性子,有些沉不住气,欲上前理论一番,小青蛙伸手制止了它。   “让它们进来。”从前方传来的声音很妖媚,拨动着心弦,让人不由对声音对主人心生好奇之心。   闪鳞蛇听着这声音,蛇躯不由的颤抖了下,它没想到眼前这个小青蛙真的是腾蛇女王等的人,它刚才那语气......。   上一刻还傲慢无礼,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一刻就瞬间变的卑躬屈膝,很狗腿模样,“原来是腾蛇女王的朋友,您们请进。”闪鳞蛇让出道路,甩着尾巴,做着请的姿势。   小青蛙看了看枯树上挂着的蛇,对着闪鳞蛇说道:“可否让它们都撤下?”小青蛙虽是问着,但是态度很强硬。   “这......。”闪鳞蛇有些为难,因为那些蛇是看着蛇族入口的,轻易不能撤,想到刚才腾蛇女王的话,怕是这几位身份不凡,它挥了挥尾巴,那些挂在枯树上的蛇就瞬间撤去。   “小沫,这样看着可舒适?”小青蛙指着前方空无一蛇的道路问着。   “舒服多了!”前方没了缠绕在一起的蛇,叶小沫也就没那么怂了。   小青蛙走在前面,叶小沫跟在小青蛙的后面,小灰猴则被闪鳞蛇拦下,“你不许进。”闪鳞蛇和小灰猴以前打过照面,知道腾蛇女王肯定不认识它,对着小灰猴的态度又恢复了傲慢。   “我跟它们是一起的,为什么不让我进。”小灰猴指着叶小沫的背影说道。   闪鳞蛇没有退让,依旧拦着小灰猴,它很不屑的说道:“就你还认识腾蛇女王的朋友,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走在前面的叶小沫停下脚步,转身对着闪鳞蛇说道:“它和我们一起的,让它进来吧。”   “听到没?我现在能进了吗?”小灰猴气势拔高了不少。   “可以,当然可以。”闪鳞蛇赔笑着说。   小灰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走到一半时,还扭了下猴屁股,对着闪鳞蛇挑衅。   闪鳞蛇心里无比的郁闷,好不容易有了靠山,想傲慢一回,欺负欺负别人,结果一个个都是惹不起的大人物,它好难,忽的它生出疑问,“当初是谁说的看守入口最威风的?这哪里威风了?”它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谢谢你,小沫,我终于知道狗仗人势的感觉了。”小灰猴想表达依靠着叶小沫耀武扬威了一回,但是说出的话和表达的意思有着很大的差距。   “不客气。”叶小沫没有细细品味后面的话,只是知道小灰猴在感谢她,她就应着。   走在最前面的小青蛙听着这成语,“噗呲。”的笑出声,它也是没听过这么用成语的,只觉好笑,没有它意。   从入口进入后,到了一座石桥,桥的左右两边是看不见底的深渊,在桥右方的石壁高处有着青色的流水,流水潺潺,没有瀑布的来势汹汹,它是很安静的从高处流淌而下。   石桥的前方有着一座居高临下,外观像药鼎形状的大殿,大殿的外面是粗糙不平的石壁,石壁上无绿色的树叶和杂草,雕刻着的是一条巨蟒,栩栩如生。   巨蟒像是一个守护者,它守护着的不是这个如鼎一样的大殿,而是守护着大殿里面的蛇族。   大殿周围的深渊漂浮着好几座小殿,小殿之间相连接的是一座又一座的桥。   进入大殿里面的构造更让人叹为观止,大殿的中间有着一棵巨石雕刻而成的石树,石树裂缝的部分流淌着青色的流水,跟外面的流水相比,这里的流水无形无影,它的存在只是因为显眼的颜色。   大殿四周围的石壁雕刻着各式各样的纹理,每一个纹理都是相呼应,你换个方向它的纹理就是另外一种意思。   大殿左右两侧都有着平滑的楼梯,从楼梯处往上爬去,就是蛇族的居住所,那里是轻易不让任何族群进入,能进入的也只有这个大殿。   “萧无珉,好久不见?”魅惑人心的声音从大殿中的石树传来,片刻后声音的主人从石树的背后走出来,是蛇尾人身的上古神兽腾蛇。   腾蛇乌黑的秀发用着碧玉簪简单的盘起,凌乱中带着一丝美感,额前一缕发丝飘动着,轻微的风吹过,秀发飘扬而起,犹如水波纹一般。   她的肤色如空中落下的雪,没有沾染任何的污尘,白净冷然,眼眉微微上扬,红色的眼睛如火一般的耀眼,暗红色的丹唇妖艳动人。   穿着红色的曼妙轻纱,腰间系着的蛇纹飘带,似活物一样的飘动着。   上身是人的样子,下身则是蛇尾,蛇尾的红色鳞片,耀眼夺目有光泽。更让人觉奇异的是,她的背后长着与蛇尾一样鳞片的翅膀。   对于腾蛇所说的名字萧无珉,小青蛙觉得很熟悉,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名字的主人是何模样。   叶小沫的眼神在腾蛇出来的那一刻,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都看呆了眼,她咽了咽口水,由衷的赞赏道:“你好美。”   腾蛇第一次听到有女的如此夸赞她,她走到叶小沫面前,芊芊玉手轻抚着叶小沫的面容,她很抚媚的说道:“我真的很美吗?”   叶小沫重重点头,眼神落在腾蛇身上,怎么也挪不开眼,眼神中含着的是痴迷。   小灰猴也觉得腾蛇女王很美,但是没有叶小沫那么夸张,都深陷进去了,“小沫是女的吗?”在小灰猴的意识中只有雄性见到腾蛇女王,才会出现叶小沫那种不可自拔的眼神。   “应该是吧。”小青蛙回答的都有些不确定,它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头上长着角的男子,虽然穿着不华丽,但是也是很俊冷的,从美色而言,不比腾蛇女王弱,但是那时候叶小沫只关注那珠子,眼神中没有半点对那男子的痴迷,怎么现在?小青蛙忽然的担心了!   在和腾蛇接近的时候,一道画面进入叶小沫的脑海中,那画面很血腥,很凄美,她看到有一只手,那手上带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那只手挖开腾蛇的胸口,直接从里面取出她的蛇丹。   她不由的抬起右手,放在腾蛇女王的胸口上,她在感知刚才的那个画面。   但是小青蛙不知道,它和小灰猴认为叶小沫在吃着腾蛇的豆腐,小灰猴是直接傻眼了,族长爷爷说的难道有误?雌性喜欢的是雌性?   小青蛙心里想的是,“还是得让小沫去上学,有些事可以自学成才,有些事还是需要人教导,如男女之分。”   “痛吗?”叶小沫触碰着腾蛇的胸口,很清晰的感知到了那个画面,她问着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