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夫人有点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斐鹰的好奇
  叶小沫拿起地上的背篓,要背在后背时,发现在背篓里的猪小音,就打算把它拽出来。   背着一只拳头大小的小青蛙没什么重量,但是背着一头小猪就会有重量的成分,她不想在还没装满药材之前就把自己的背给累坏了!   然无论叶小沫怎么拽猪小音,它都不出来,不是猪嘴咬着背篓,就是猪腿抓住背篓,即使把它拽出来,它也跑到背篓里面去。   猪小音的身躯都在打着颤,猪脸也是明显的害怕的神色,它的眼神有些惧意的看向一边的斐鹰。   斐鹰也是感受到了猪小音对它的惧意,它已经不是第一次招小孩子害怕了,就连它鹰族中的刚生出的小鹰都会害怕它,对此它也很是费解,它明明是只很和蔼可亲的鹰。   “小沫,对待小孩子不要那么粗俗,看我的。”斐鹰给了叶小沫一个安定的眼神,让叶小沫把事情教给它处理,它就不信所有的幼婴都怕它。   斐鹰迈着那尖锐的爪子,步伐很重,都将地面踩出了印子,它慢慢的走到猪小音的面前。   随后它露出呲牙咧嘴的笑容,斐鹰自以为是很慈祥温和的笑,它用着生平最轻和的声音说道:“别怕,我不吃人的。”   斐鹰那尖嘴边缘很锋利,还有那眼神中难以掩盖的狠戾,尖锐的爪子习惯性的呈现一种攻击的姿势,身上的黑色羽毛也会自然的形成防护。   在猪小音眼里斐鹰就是恐怖的存在,不仅起不到安抚的作用,反而让猪小音有一种斐鹰要吃它的错觉,它害怕的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这下声音很大,整耳欲聋,响彻整个森山。   “奇怪,我怎么在哪都能听到杀猪声?”村民路过听到猪叫声,不在认为是叶小沫家杀猪,但是在森山听到猪叫,也是很迷的一件事。   猪小音这忽然的哭,让斐鹰手足无措了!斐鹰背过身去,郁闷了,它明明那么的温柔,为什么都要怕它,哎!   一而再的哭,哭声还那么的大,让叶小沫觉得很烦躁,她特别的讨厌那刺耳的声音,她也没有那么多耐心的去哄,就厉声呵斥道:“别哭了!老是哭你烦不烦,在哭我把你丢在这里。”   叶小沫这下是真的很气恼,在家经常听叶宇莫哭,还老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哭,它对哭声有着一定的排斥心里。   被叶小沫这么一吼,猪小音瞬间就停住了哭声,猪眼泪眼朦胧的,它缩了缩破涕,很轻微的抽泣,怎么也不让自己在发出哭泣的声音,但是那害怕的样子没有散去,还多了一份委屈。   这次小青蛙没有在让叶小沫哄着猪小音,也没有指出叶小沫的不是,它知道叶小沫现在很心烦,说的话也是听不进去,还会因为它老帮着猪小音说话,而更加的对猪小音存在意见。   小青蛙想等叶小沫恢复了平和的心情,在和她说,那时她才能真正的听得进去,也会去理解和懂得其中的道理。   斐鹰自小就在空中飞,它是鹰族中飞行经验最丰富,也是飞行中战斗力最强的鹰。   它在载着叶小沫它们的时候,飞的很稳当,一点不颠簸,虽然坐在鹰的后背上,周围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但是对于叶小沫而言,她是不会有掉下去的可能。   虽然看过电视上的飞行,存着一份向往,但是真的接触飞的时候,叶小沫没有那一份成就感,只觉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让她无法有任何激动的心情。   猪小音刚才一直憋着哭声,憋累了!在背篓里睡着了!   小青蛙细心的将麻袋盖在猪小音的身上,还用毛巾擦拭了下猪小音脸上的鼻涕和泪痕。   看着白嫩嫩的猪小音,小青蛙的脑海浮现叶小沫的婴儿时期,那时候为了怕吓到叶小沫,它一直暗地里守护着。   它看着叶小沫一个人在那里哭,怎么哭都没有人去哄着她,她喉咙都哭肿了!依旧唤不回一句关心的话。   之后它再也没有见过叶小沫哭,即使从床上掉下来,她依旧不哭,只是自己爬起来,拍了拍伤口,给自己呼呼,伤口流血了,也是自己拿着纸巾简单包扎,然后缠上一圈透明胶。   发烧了她就自己去找草药,剁碎了!用纱布包着草药,用力的揉着额头,或者敷在外侧,她对那些草药根本不了解,只是一个个的试,试出能治发烧的药。   想到过去的种种,小青蛙情不自禁的落泪了!   它躺在猪小音右侧,望着蓝蓝的天空,心中思绪万千。   飞行途中很顺畅,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事件,斐鹰作为空中之王,无论是同族还是异族的飞行者,皆轻易不敢和它作对,甚至有些还会谄媚讨好。   平稳落地后,斐鹰对着小青蛙交代道:“悠古秘境里面,我不能进去,你们一切小心,这里面可不比外面。”   斐鹰深邃的鹰眼,看着悠古秘境的方向,鹰眼中也是带着一丝的好奇之意,但是母亲临死时的交代让它压制住了那一份好奇。   小青蛙从背篓里面跳下来,对着斐鹰感谢道:“多谢提醒,我们会小心行事。”对悠古秘境的情况,小青蛙是有了解,它也不是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随后斐鹰看了眼在背篓里刚刚睡醒,还一脸蒙的猪小音,想到刚才猪小音看到它都怕成那样,那么胆小,在悠古秘境怕是不好过。   是以对着叶小沫问道:“要不把猪小音留下把,你看它那样子,也不适合去悠古秘境,怕是吓都被吓死。”   叶小沫也确实觉得猪小音是个麻烦,动不动就哭,更加让人烦躁,但是答应过猪爸爸的事情,她就会做到,她不会失言。   “不用了!胆小更得留下。”叶小沫也想好好磨练下猪小音的性子。猪爸爸和猪妈妈总有一天会离开,若是猪小音失去猪爸爸猪妈妈的庇护,它一只胆小如鼠的猪就很难生存下去。   “那行把,我就在附近溜达,出来时直接喊我就行。”斐鹰说。   “好。”叶小沫回。   然后和小青蛙还有猪小音向着悠古秘境走去,在那里找寻着故事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