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夫人有点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初见李青儿
  虽然刚才一路专心致志的追着狐狸,没有对周围的路进行观察,更加没有记住地形,但是靠着动物朋友,叶小沫还是很顺畅的回到了原地,没有迷路。   叶小沫回到原地的时候,看到一个长的很粉嫩的小女孩,穿着很干净,衣服是崭新的红色,很鲜艳漂亮,脖子上毛绒绒的一圈。   头上左右二边都扎着马尾辫,马尾辫还有着红色的头花作为装饰。   她叉腰站着一堆柴面前,生人勿进的模样,像是一个守护神。   “你是谁?在这干嘛?那是我的柴。”叶小沫看她那架势,以为她要抢自己的柴,护柴心切的叶小沫,对小女孩的态度不友善。   小女孩的眼睛很大,就像夜晚的灯笼一样炯炯有神,她眨巴着眼睛,很天真单纯,她没有立即接话,而是上下打量着叶小沫。   良久,她挠了挠头道:“原来是你的柴和衣服呀,我不知道是谁的,就守在这里等着主人来,这么冷天你怎么不穿衣服?”   因为秦容容经常存在欺骗别人的行为,叶小沫对人的话都不能第一时间信任,她是看了眼在树上的树蛙,它告诉叶小沫小女孩说的是真的,叶小沫这才真的信了。   “谢谢你。”叶小沫说谢谢的时候神情太严肃了,整的小女孩还以为她要打架呢。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不用客气。”   然后二个小女孩就没有什么话聊,小眼看着小眼,傻傻的干笑着。   不远处一个很慈善的老奶奶向着她们这边唤道:“青儿走了。”   这道声音打破了二个人的干笑。   “来了。”叫青儿的小女孩,听到家人的呼唤,是带着很开心的笑容,她的笑很阳光灿烂。   她跑了几步转头回来对叶小沫说:“我叫李青儿,在春阳小学读书,你有空可以来找我玩。”   叶小沫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内心里是没有想过去找她的,因为她不知道春阳小学是个什么地方,而且她也没有时间玩,她每天都很忙,做不完的事情。   叶小沫把外套穿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将柴用树藤绑的很严实,为了验证是否结实,她刻意的踹了几脚,柴都没有散落。   “你把刚才那个狐狸怎么样了?”李青儿走后,树蛙好奇的问。   “什么狐狸?”叶小沫疑问状。   “你刚才不是去追狐狸去了吗?没追到?”树蛙接着问。   被树蛙这么一提醒叶小沫才想起来。   她尴尬一笑道:“我忘了。”和白奕宸聊天后,叶小沫就把狐狸的事情抛之脑后,后来想到柴,就急匆匆的跑走了,完全忘记了追狐狸的事情。   “......。”树蛙无语,这记性被卖了还替人数钱。   根据森林动物朋友指引的方向,叶小沫找到一条很平坦的下山路,她一只手拿着树藤的另外一边,拖着柴,另一只手扛着斧头,走路间很有山大王的气势。   嘴里还唱着最近看的西游记里面的歌,“大王叫我来巡山哪啊,咿儿哟哦咿儿咿儿哟,巡来南山我巡北山咯......。”   叶小沫的每一句都没在调上,全部跑调了,然她自己唱的很沉醉,自认为着自己唱歌很好听。   “谁在唱歌,难听死了。”正在进入冬眠的黑芍,被叶小沫唱歌的声音生生的吵醒了!黑芍的来历不一般,不是普通的蛇。   小动物的声音在小也能被叶小沫听到,她扛着斧头,走到声音来源的小洞口,低着头对着洞口处喊道:“谁说我唱的不好听的?”   洞里乌黑一片,黑色鳞片的黑芍与黑夜融为一体。   它正要出来找吵醒它的人算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它瞬间怂了,缩在洞口不敢出来,虽然平时叶小沫很好相处,但是真发起火来,动物们很难能承受得住。   “快点出来,怎么不出来了呢?”扛着斧子的叶小沫很神气。   但是在不知真相人眼里就是个傻子,一对夫妻老远就听到叶小沫的声音,本来没当回事,但是当看到她是跟空气说话的时候,都一副很同情的样子,二人在一边嘀咕着。   “这孩子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傻了?”   “是呀,也不知道是谁家孩子,真是可怜了。”   “大冬天的,你说大人们怎么就放任她在这不管呢?这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要不要上前问问?”   “算了!走吧,她是个傻子,还是少惹为妙。”   傻子二字传入叶小沫的耳朵,让她的神情冷了几分,小小年纪身上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阴寒之气,比这冬季更加的冷。   叶小沫知道傻子的意思,她伸出斧子,拦住要离开的夫妻二人,她想证实自己不是傻子,而是在跟动物说话。   夫妻忽然冷的瑟瑟发抖,怀抱着手取暖,二人神情害怕的看着眼前的斧子,还有不够他们高的叶小沫。   如果只是单纯的叶小沫,他们哪会怕一个小孩,但是精神不正常的叶小沫,就不一样,在他们的认知里是会乱砍人的。   “小,小朋友,冷静,把斧子拿开,有话好好说。”二人不敢轻易的动,怕叶小沫一斧子扔过来,只能用话语劝着叶小沫。   拦住夫妻二人的时候,叶小沫是很霸气的,但是现在蔫了,她忘记,不能告诉别人自己可以和动物说话,会被当成异类烧死的。   “我不是傻子。”叶小沫很有气势的解释。   “小朋友,你当然不是傻子,你看,这斧子怪危险的,咱拿开行不行。”虽然女的说着你不是傻子,但是看着叶小沫的眼神就是一副你是傻子的样子。   叶小沫将斧子在次扛回肩上,挥了挥手道:“你们走吧。”   夫妻二人像是身后有鬼追赶一样,跑的极快,男子将自己的妻子远远的丢在身后,都没有回头看自己的妻子。   “咦?我刚才在干嘛来着?”被夫妻二人这么一打岔,叶小沫就又瞬间忘记刚才要做什么,她很苦恼的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在拦着夫妻二人之前她在干嘛?   “你要回家。”黑芍换了个声音说着。   “对哦,谢谢你小蛇。”叶小沫拖着柴火往家的方向走,一路上都没有想起。   把柴直接拖回去,比扛着舒服多了,扛着肩膀很痛,不过拖着路上还是损失了好几根,叶小沫那个心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