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夫人有点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初见白奕宸
  “喂,你很重,在不起来,我就吃了你。”小奶音带着一丝威吓,后面的那个吃,加重了音,有着一份不耐烦的怒气。   前面的话让叶小沫有些茫然状,不知声音从何而来,后面吃那个字吓的叶小沫急忙的站起。   叶小沫经常流连森林中,看过太多的动物吃动物的场面。   以前看着吃动物会阻止,后来知道这是它们的丛林生存法则,她就躲的远远的,不去看,也不会破坏它们的生存法则。   “差点把我肋骨压扁,你怎么那么重。”白狐狸很艰难的才从地上爬起来,站起来后恍恍惚惚的,差点又摔倒。   “咦?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跑到我前头了吗?”叶小沫看到白狐狸时有些惊愕,明明看到白狐狸跑在了前头呀?   不说还好,叶小沫这一说让白狐狸那个气,它被蛮力丢来当肉垫,真是一点爱幼狐之心都没有,要不是打不过,它肯定要去理论一番。   白狐狸没好气的说道:“你看花眼了,我一直在这里,本来好好的在这躺着思考狐生,你却忽然从天而降。”它才不会说被丢过来的,多丢狐狸。   “哦,原来你不是那只狐狸,谢谢你帮了我。”   叶小沫虽然没上过学,秦容容也没怎么教育过叶小沫,叶金明更加不管,但是她从电视上学到了一些,知道一些基本的道理。   道谢后,叶小沫打算出去,在找找另外一只白狐狸的踪迹,然她发现四周是光秃秃的石壁,没有任何出口,也没有树藤,光滑的石壁,没有能踩的地方,很难爬出去。   “小狐狸,你知道出口在哪里吗?”在森林动物们的生存比她厉害多了,叶小沫就只能请教白狐狸。   白狐狸记着被扔来当肉垫的事情,它很傲娇的一扬头,说道:“我告诉你,爬上去就行。”白狐狸说完丢下她一个人往上面跳,光滑的石壁并没有给它添加难度,它一下功夫就不见了。   看着眨眼功夫就不见的白狐狸,叶小沫气的跺脚,刚才怎么不抓着它的尾巴呢?错过出去的最佳机会,叶小沫暗骂自己,“笨死了!”   虽然石壁很光滑,但是还得尝试下,叶小沫挽起袖子,沿着石壁往上爬,爬山对于叶小沫没任何的难度,只是石壁太光滑了,所以才难住了叶小沫。   放眼整个洞里,在没有其它的动物的存在,她只能靠自己了!   “我带你出去。”   叶小沫爬了半天也没爬到几步,身后忽然一道很温和的声音,让叶小沫好不容易爬的几步也作废了,她被忽然的声音吓的华丽丽摔倒在地。   “谁呀?谁吓唬我?”叶小沫背靠着地躺在地上,都顾不得起身,对着空气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这时一个男孩闯入叶小沫的视线中。   男孩穿着古人的服饰,服饰里外皆是白色,里面的衣领镶着浅蓝色的边,衣领还有着很有规律的图案,白色外袍也缝制着无法辨别的图案,外袍的边缘被银色包裹着。   浅蓝色的腰带,边缘是银色,中间的图案是很歪曲的蛇形。手腕处被银白色的护甲包裹着,紧贴着手腕。脚上穿着银白色的靴子。   男孩眼睛如一缕暖光,清冷中带着一丝儒雅,白里透红的容颜,像一个苹果红彤彤的让人想咬一口,它头上长着很奇怪的角。   男孩向叶小沫伸出的手也很白嫩,如碧玉一样的纯净。   这一刻叶小沫没了不满,她伸手时,看到自己的手都是污垢,有些想隐藏,在看自己身上也都是脏兮兮的,她双手撑着地,自己从地上爬起来。   “你能带我出去呀?”叶小沫歪着小脑袋问着,不过那双脏脏的手一直放在身后。   男孩点头,然后再次伸出那只白嫩的手,对叶小沫说道:“牵着我的手。”   叶小沫将手在身上一直蹭,直到看不见明显的污垢,才有勇气去牵男孩那白净的手,男孩的手很凉,跟冰块一样的凉,但是叶小沫却不觉得冷,反而很暖。   “你闭上眼睛。”男孩轻声说。   男孩的声音有一种让人信服的魔力,叶小沫听话的闭上眼睛,很诚实的,没有半睁半闭。   闭眼的叶小沫不知道男孩使用了什么办法,等她睁眼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地面上,叶小沫急忙的将手从他手里抽离。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虽然他长的和叶小沫差不多,但是他头上有着奇怪的角,所以叶小沫把他当成动物一类。   “白奕宸,你叫什么?”白奕宸问。   叶小沫连自己的名字都需要想一下才能记起,叶小沫很少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秦容容都是臭丫头的叫,叶金明更多的时候是把她当成多余的人。   “我叫叶小沫。”叶小沫想了很久才终于想起自己的名字。   “叶小沫,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小沫吗?”白奕宸在说着叶小沫的时候,淡淡的嘴角呈现一丝笑意。   小沫?这一刻叶小沫既然觉得自己名字格外的好听,她很欢快的应着。   “小沫,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其他人说见过我的事情?”白奕宸在说其他人的时候,眼神明显的惧色,身躯也微颤。   其他人?叶小沫想到之前在森林看到有人拿着工具在捕捉动物们,所以她认为白奕宸是担心她会告诉猎人来猎杀它。   她很郑重的保证道:“我不会说的,绝对不会说的,你放心把,不过你下次还是不要轻易的出现在别人的面前,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保守秘密的。”   叶小沫是在家里经常听到秦容容和镇里的人议论别人家的事情,有时候另一个村子的事情,都能传到这个镇子上。   有次别人说要秦容容保密,不要说出去,但是转身她就跟别人说了,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虽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是叶小沫懂得分辨,所以没有将秦容容这点坏毛病学过来。   叶小沫反而因此得出一个道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保守秘密,不要轻易跟别人说秘密,也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说的会保密。   白奕宸也不会出现在其他任何人面前,不过对叶小沫的提醒他也记在心里。   “那我们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只白净的小拇指,一只满是污泥的小拇指,在约定着一件事。   “呀!我的柴。”忽然叶小沫想起了她辛苦拾的柴,要是树蛙没看住,她回家就没东西交差了,叶小沫只想着回家能有东西交差,转身就跑,招呼都没打,也没有注意听声后的声音。   “我还没告诉你……。”白奕宸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叶小沫,遗憾的接着说道:“怎么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