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嫁之田园贵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1章 凭她祖父是西康郡王
  “皇祖母,那喜乐县主好没规矩,皇祖母做什么还要依着她?”
  庄喜乐走后总算是缓过神来的永宁公主一脸的不满,那丫头刚才没和她行礼甚至眼神都没给她一个,简直当她不存在一般。   最可恶的还大摇大摆的把一只畜生给带了进来。   “就凭她祖父是西康郡王。”   皇太后端起茶盏浅啄一口,看着还嘟着嘴的人心下软了两分,对这个被她从小养大的丫头耐心的说道:   “西南艰险部族众多,多年前接连三任节度使都暴毙于任上以至于那剑南节度使的位置人人自危,唯恐避之不及,西康郡王临危受命前往,前后二十余年令各部归顺西南安定,西康郡王总镇西南,执掌边陲数十万大军且无人可替。”   说话间不经意的配了她一眼,“西康郡王府男丁众多唯独只有这一个丫头,受宠不在你之下,哀家接了她来自有深意,你且让着她一些,无事不要去招惹她”   “皇祖母~~”   永宁公嘟着嘴,她是这大厉的长公主除了她父皇母后还有皇祖母,谁敢让她让着一些?   “你且记住,那丫头不能在京都出了意外,一点也不行。”   皇太后眼神微暗,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志在必得之色。   皇太后积威已久,永宁公主就算不满也只能应下。   凤鸣宫的偏殿里,庄喜乐几乎前脚刚进门后脚如流水般的赏赐就抬了进来。   “早前也不知道县主身量大小便做了几身,县主试试若是小了可以命人再改。”   “这些钗环是太后娘娘特意命人准备的,县主看看可还喜欢?”   有宫人拿了成衣又准备上前来量了尺存裁制衣裳,有宫人呈上各色精美的钗环供她挑选,还有宫人抬着可供消遣的小玩意儿供她取乐。   庄喜乐饶有兴趣的看了一阵又瘪了嘴,这些东西看似名目繁多却也不算名贵,当她小地方来的不识货呢。   “县主不喜欢这些过于艳丽的料子。”   平玉上前淡淡的说道:“我家县主常穿的是琉丝锦,蓉丝锦,出席小宴穿芙蓉锦,还请嬷嬷们记下了。”   锦天城盛产各色锦缎,尤是琉丝锦、蓉丝锦这两种最受欢迎,宫里的娘娘们都以能穿上这两种锦缎裁的衣裳来显示自己受宠,至于芙蓉锦更是十分难得几乎是寸锦寸金,也只有皇太后和皇后一年能得上两匹。   这些难得锦缎却是庄喜乐身上常用的料子,就是宫里的贵人们没见过的料子她也穿了,谁让他二伯在锦天城是主要管织锦的呢?   这时候几个嬷嬷才看到庄喜乐身上那还带着泥点子的衣裳赫然就是琉丝锦,这才想起这小县主来自西南,想来是穿惯了好料子。   皇太后得知了消息毫不在意挥手让人挑选了最好的锦缎送过去,“琉丝锦、蓉丝锦若是不够,云锦和华锦也挑选一些送过去。”   一旁的永宁公主听了恨恨的扯着手里的帕子。   “这宫里人办事的速度就是快。”   很快庄喜乐再看到送来的锦缎总算是满意了,另外钗环也又送了不少精致的来。   惊鸟一双虎眼不满的看着庄喜乐,很是委屈幽怨,平玉笑道:“这天都暗了,惊鸟今日还没吃东西呢?”   庄喜乐恍然大悟,打着哈欠让人去御膳房弄了三大只炖鸡给惊鸟,“这里不似在府里惊鸟可以自己回山找吃的,往后一日三餐记着它点儿。”   惊鸟快速解决战斗围着庄喜乐转了一圈,虎眼里又满是催促,庄喜乐拍了拍它的虎头,“急什么,那兽苑明早就带你去。”   惊鸟当即就趴在了庄喜乐的脚便打着哈欠。   平玉和平开端着茶水进来看着正趴着打哈欠的一人一虎无奈的笑道:“太后娘娘让县主晚些时候一起过去用膳,县主可不能睡着了。”   “去给惊鸟找块毯子来。”   惊鸟扭头看了一眼光秃秃的床榻又看了平玉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好。”   平开笑着转身,惊鸟现在是越来越像个人了,睡个觉还得趴在毯子上。   平玉递上茶水,眉头微蹙,“关嬷嬷去了庄府收拾,这下算是白收拾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宫。”   “刚太后还说后日里要给县主办接风宴,也不知太夫人能不能来?”   平玉说的太夫人乃是庄喜乐的曾祖母,老人家今年七十有一,是难得的高寿之人。   庄喜乐放下茶盏,“与我接风我曾祖母怎么会来,明日我就出宫去瞧曾祖母去。”   城中西北街道的中横街一处宽大的府邸前,‘庄府’的牌匾十分的显眼,此时黄昏已过府中的下人正忙着四下掌灯。   “海伯,我喜乐妹妹可到了。”   刚从学院下学回来的庄振睿和庄振桓迫不及待的从马车上跳下来。   “大公子、二公子,太后娘娘留了喜乐县主在宫中小住,不过县主的随侍嬷嬷和护卫都到了。”   叫海伯的老管家想着那百十来号护卫就忍不住额头突突的跳。   庄府极大只因子嗣众多,过世庄老太爷有四子,西康郡王行二,其余三个留在京都的兄弟各有子嗣五六人,到了‘振’字辈这一代加起来三十几人,若是再加上西康郡王一支更是多达四十多人。   子嗣众多是好事,可每日消耗的粮食更是十分惊人,这一下子又来了百多号护卫和仆从,老管家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住宫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兄弟两人顿时失了兴致慢吞吞的进了门。   院子里庄大老爷手里拿着藤条眼神不善的盯着两人,大声呵斥,“此次月考你们两个兔崽子又是最末,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进门。”   “爹...爹饶命啊~~~”   兄弟两人十分有经验,分头拔腿就跑,对面的庄大老爷看着还敢跑的两人操着棍子就朝庄振睿追了过去,随他是大哥呢。   “爹~~~不要打脸,儿子还要去见喜乐妹妹,哎哟~~~”   庄府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可惜庄喜乐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