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嫡女之腹黑世子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章:糊涂的赐婚
  远离天顺都城七十里外的扬苏,一品闲官楚大人家,原本平静的一家人因为一张圣旨的到来而瞬间天翻地覆,里里外外炸开了锅。
  只因陛下不知为何选中了他们家里唯一的嫡女,要将她嫁给天顺城里最有声望,最神秘也最“恐怖”的世子作妃。   这若是放在天顺的其他富贵人家,那必然事天大的喜事。   亦王府的那位世子,虽说性子极度古怪孤僻又有些极端,但是传闻四岁能诗,七岁能武,九岁时同及冠之人一同比试六艺七德轻松拿到了榜首,十岁之时上表《治水十一策》便解决了满朝文武都无法解决的南方洪涝。   正因为他是一个开国以来便不可多得的变态奇才,所以即便他十岁以后就几乎隐居梅园,朝堂的事情不闻不问,可是这华国内外就从来没有少过他的话题。   更别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才,偏偏生了一张狐狸都未必能比得上的绝世容颜,传言只要他出的梅园,无论男女,但凡见了他的人都会寻死觅活只为留在他的身下。   “公公,您好好看看这圣旨是不是写错了,秦世子他……”   “大人好生糊涂,这陛下亲传的旨意怎么会错,倒是大人您,好好看一看吧。”   来传旨的公公一脸谄媚的笑,轻轻将圣旨放在了楚大人颤抖的手上。楚大人叩首起身,仔仔细细瞪大了眼看了数遍,又叫他的夫人和其余家眷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又一遍。   可不管他再怎么看,那黄纸黑字都写的清楚,一笔不差。   楚家的公子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猛的一下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生生在自己的脸上落下了血红的巴掌印来,疼的打颤。   “爹,这……陛下是真的想让秦怪物娶我姐啊!”   “住口。”楚大人急忙嗔道。   “我听说那天顺城里正经官宦人家的姑娘,没有谁不是挤破了头皮要进梅园的,怎么偏偏看上了我们家的姑娘。”   “楚夫人这话有些奇怪,秦世子怎的就不能看上您家的姑娘?”   “公公,我们也不是那个意思……”楚大人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哎……也罢,改明儿老臣还是亲自向陛下请示,问明究竟再做打算。”   “请示?大人是想退婚不成?”传旨公公斜眼,朝屋子的各处望去,缓缓皱紧了眉头,“说来怎么不见令爱呢?”   “公……公公莫怪,小女自幼便被我们宠坏,这会子想必不在府上,不然定不敢怠慢了您。”   “不在府上?这倒有趣。”传旨公公笑着拍了拍袖子,转身,“罢了,咱家的旨意今已送到,楚姑娘是个有福气的人,今后跟了秦世子,必然少不了你们一家的荣华。”   “公公慢走。”楚大人匆忙起身相送,却被公公摆手拒绝,临出门前,他微微顿足,侧头朝向赵大人低声笑道。   “我劝大人还是不要打什么退婚的主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天顺城里的人,可没几个是招惹的起的。”   那传旨的公公架子颇大,说完这话便拂袖离去,吓的早就已经见惯了种种世面的楚家家主也一身是汗。   而两公里外的小茶楼包间里,刚刚从家里探听消息回来的着樱一本正经地效仿小公公语调的一番表演,倒是逗笑了正躺在席上“装死”的红衣姑娘。   “姑娘还笑,现在整个楚家都因为你的事情闹翻了天了。也就姑娘你还笑得出来。”小侍女着樱急得直跺脚,“别在这儿等了,赶快回去想办法吧,要不然老爷真的就要把你嫁到天顺的那个‘狐狸窝’里去了!”   “急什么?不是还没有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嘛。”红衣女子挑眉,缓缓地坐起了身子,慵懒地倚在了圈着花篱的窗框之上,打了个哈欠。   长发如瀑不带一饰,被风吹的稍有些乱,楚安然的肤色本就白中透红,所以从不加以脂粉。细长的眉毛之下眼窝凹陷,衬得墨瞳格外的深幽。整张脸上除了眉间的那点红色海棠花外,别无他处修饰。   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算不施粉黛,扬苏城里也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般自然脱俗的姑娘。而正因为楚安然这副慵懒打扮又偏偏令人移不开眼,扬苏城里的姑娘便也效仿她的习惯,偶尔在只眉间点上几处落花,画上一个懒懒的妆。   “姑娘,您到底是什么时候招惹上了亦王府里的那位,着樱怎么都不知道呢?”   “平白无故到天顺去招惹那只狐狸,你当我是脑子被驴踢了不成?”楚安然无语笑道,“我若是没猜错的话,亦王府里的那位大抵到了年纪又实在是想不到该娶哪家的姑娘,索性当着陛下和大臣的面抓阄,不幸地抓到了我们楚家,选中了我这个家里头唯一的嫡女罢了。”   楚安然形容的十分自然,就好像这种抓阄娶亲在天顺城的官宦家里十分常见一般。听的着樱都愣在了一旁。   扬苏城里旁人不知,楚家的人却是知晓的,当初她那个死板的三哥加冠后,一直不知该找哪家的姑娘成婚,又耐不住多家提亲踏破了门槛,便索性听了楚安然出的那乱来的主意,抓了个阄,这才有了楚家现在的三夫人,她如今的嫂子。   成婚之后,他们夫妻二人相处的也还算和睦平淡,日子久了便越发的投缘。而每当外人问起他们两个是如何相识,安然都会生生编出一段哥哥嫂嫂怎么怎么湖边漫步、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的故事,渐渐还被传为了扬苏城里的佳话。   只是这过家家般胡闹的手段在这扬苏城里偶尔玩儿一次也就算了,天顺亦王府的那位,怎么可能?   “总之,姑娘您得先跟我回府去,这天顺您究竟是去还是不去,总得跟家里有个交代才好。”   楚安然浅笑,拿起了桌子上的毛笔,轻轻落在了纸上,淡淡道:”我且问你,你觉得我们楚家是何种人家。”   “在扬苏城里自然是人人向往无人可比,咱们楚家世代和乐,不分嫡庶,父慈子孝,财产也算丰厚,可是……若是和天顺的那些权贵比起来便不值得一提。”   “连你都知道家父虽然官居正一品却因身在扬苏,家产地位甚至难敌天顺的三品小官,却为何不向陛下请旨入都,甘愿居此闲置?”   “这我知道,早在太老爷辈就曾当着先帝的面给楚家的子孙定过铁律,除非天家有需,习武者可以远征边疆精忠报国,不然只要楚家的牌匾还在一天,便永不去趟都城的那些浑水,只在扬苏偏安一隅,守卫天顺城的东南。”   “而我若是嫁到了亦王府,你觉的我们楚家今后的日子,可还能像今日这样和乐太平?”   “虽然只是嫁了个女儿,只是天顺形势太过复杂,更何况是王府里面的那只狐狸。只怕到时候的明枪暗箭数不胜数,挡不下的。”   “这便是了。”楚安然笑着点头,轻轻地搁下了笔,“所以就算我不想办法,我那十余个兄弟姐妹,也会想尽了办法将我困在这扬苏。”   “只是,此等退婚大事,怎么都要从长计议。”   “那是自然,不过还不是现在。”楚安然轻轻拿起了刚刚写好的信纸,转头,挑眉笑笑,“去将这封信拿给父亲,他看了这信自会明白。收回旨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急也没用。总之我定然不会离开扬苏就是了。”   她笑着站起了身,着樱也跟着站了起来。纵然兹事体大,但是跟了这小主子这么长时间他也清楚,但凡是她说了能办到的事情,还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小二,帮忙套马。”   楚安然缓缓走出了包间下楼,茶楼里的人见她,都笑着同她打起了招呼。楚家一向亲民,楚安然从小也没少同田间的孩子摸鱼打鸟,扬苏城里的人几乎都是看着她长大,亲切得不行,见她都唤她“阿楚姑娘”。   看他们的模样,应该还不知道他们扬苏城里的“小公主”,已经被天顺城里的那帮狐狸安排了个明明白白。   “祖宗,您接下来不回家,还要去哪?”着樱快走了两步,追上了她。   “五日后就是小十六和小十七的生辰,答应他的生辰礼物让我前些日子放在玉棠山庄师父那儿了,要是今晚不去取来,怕就赶不回来了。”   楚家人的生辰,一直以来都是大家一同过的,纵然十六和十七这对龙凤胎出生在一个婢女的腹中,但是他们和他们的生母也一样被所有人视为家人。着樱自然懂得他们之间的情谊,倒也没有多问。   “这里离玉棠山庄有近二十里,眼看便要入夜,姑娘若赶夜路,可要当心。”   “放心,这世上敢挡本姑娘路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楚安然从容上马,缓缓勒紧了缰绳,浅浅一笑,露出星月般纯净的明眸皓齿,随后伴随着规律的马蹄,消失在了不宽不窄的道上。   着樱自小最了解他的这位小主人,越是了解便越是崇拜。她本相信安然所说的一切,可这一次,她却隐隐觉得那天顺城里的那位选择了她,大抵不是随便抓阄那样简单。   难道说……   哎,想什么呢?   着樱气的恨不得抽自己一鞭子,回过神来,她匆忙上马,朝着相反的楚家方向策马而去。   却未想到,去往玉棠山庄的那一路上,她又经历的怎样的意外,见到了那个最不该见到的人。   ------题外话------   年后埋坑,武汉加油,愿点进来的都百病不侵,听说收藏可以暴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