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七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顶尖
  十三年前。   吵杂的交易市场,有人在讨价还价,有人在叫卖,可他们卖的,不是畜生,不是货品,而是人,活生生的人。   这里是*国最大、人流最多的人口贩卖的黑市,相当于十六世纪的“黑三角贸易”,甚至比它更为繁华热闹。   此时,一个九岁左右的小女孩正蜷缩着身体,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她,就是被贩卖的众多孩子中的一个。   坐在她身边的,还有许多比她大的,或者同年的,甚至比她还要小的孩子。   忽然,一个中年彪汉走了进来,将他们全部赶了出去,小女孩被绑住了手,脚上还套上了脚链。   中年彪汉将他们一群孩子带到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面前,只听见他对最后一个男人恭敬地说道:“老板,这是最新的一批货,而且里面还有几个小妞长得不错,养几年,即使不能为老板所用,也能为老板赚钱。”   那个被叫老板的男人没有说了,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   不久之后,小女孩才知道他就是买了他们一群孩子的人,也知道,噩梦,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的了。   十二年前。   他们一群孩子被那个男人买了之后的一年里,他们都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生活。   他们每天只需要玩,只需要吃,除了不能离开这个房子外,他们过得还算很好了。   比起被贩卖的那个时候。   忽然有一天,那个被叫老板的男人来了。   一年过去了,他的样子没怎样变化,可是在他的眼里,这群孩子已经变了好多了。   “孩子们!”他的声音很粗,很低沉,“你们在这里生活了一年了,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选择继续留在这里生活,而是离开这里,去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他刚说完,一群孩子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了。   这一年来的放松玩乐,已经让他们忘了他们只是货!   ……   “那个新地方是怎样的?”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会比这里要好玩吗?”   ……   男人说:“或许是个好玩的地方,或许是个不好玩的地方,这是个未知的前路,靠你们自己选择!”   “好了,现在开始选择吧,选择离开的,就来我身边,选择留下的就呆在原地!”男人身边的另一个男人说道。   不少孩子很犹豫,也有不少的孩子选择留下。   选择离开的,仅仅只有二十三人。   “很好!”那个男人忽然一笑,双手拍了一个掌,顿时出现了不少的男人。   那群男人将留下的男孩子全部杀死,姿色较平的也是,剩下那些姿色较好的,则被那些男人们当场Qiangbao了。   选择离开的二十三个孩子,其中二十个脸上全是惊愕,剩下的三个,脸上出现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三人对视一眼,眼底都有庆幸的喜悦,其中一个,赫然是一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只是此时,她失去了当年的那份畏惧和纯真,在这样的场面下,她已经不再惊慌了。   不久之后,他们有了自己的代号,那三个孩子分别是七号,二十七号,五十七号。   十年前。   那个男人将短刃交到他们十二个人的手里。   两年来,他们已经陆陆续续地死掉或被淘汰掉了不少的人,最后剩下的,只有他们十二个人。   “孩子们,现在就是检验你们实力的时候了,去吧,征服整个平原,你们才有机会为我做事!”   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平原,他们不再迷茫。   他们有人分开行动,有人结成一队。   当第一次面对两只大白虎的时候,他们三个背对着背,银白色的短刃在月光的照映下,泛着惨白的寒光。   “伙伴们,让我们并肩作战吧!”   “我可把我的后背交给你们了哦,战友!”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们!”   那个接近死亡的夜晚,他们立下了这辈子他们都不会违背的誓言。   不久之后,他们活了下来,并在这个叫亚马逊平原中称霸,从此,他们顺利加入了黑暗佣兵组织,他们一个叫战云轩,一个叫云惊苍,一个叫轩嘉文。   三年前,三个驰骋盘踞世界黑道顶尖的人出现了,传闻他们行事雷厉风行,杀伐果决,狠戾手段让人闻风丧胆,但他们只杀三种人,作奸犯科,法律无法制裁和贪得无厌的贪官污吏。   这看似苛刻的条件却让他们始终让人趋之若鹜,其中最大的原因大概是他们任务的完成率从来都是百分之百的吧?   这个成绩,虽然未必是绝后的,却一定是空前的!   他们是佣兵界当之无愧的终极佣兵!   也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从未有过任何失手记录的佣兵团队中的巅峰强者!   仅仅半年的时间,他们就在黑白两道迅速蹿红,成为人人惧怕的黑暗佣兵组织。   仅仅一年的时间,他们就跃居佣兵组织的首位,成为赫赫有名的黑暗佣兵霸主。   除了黑暗佣兵霸主这个称呼之外,寻常百姓也称他们为地下判官。   同样是干着杀人的活儿,同样是手染鲜血让人畏惧,但是比起那些为钱为利的人,他们显然要可爱得多了,哪怕他们是近年来最为让人闻风丧胆的黑暗佣兵组织。   “战老大,你说教官喊我们回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嘉文坐在皮制的沙发上,双脚翘起个二郎腿,右手不停地转动着手中的笔,一副张扬不羁的样子。   云轩万年不变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柔和:“嘉文,坐好来,小心教官,这次回来,没什么好事,总之,自己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