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了她的贼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0章 有娃的江家
  江沐雅从卧室出来的时候,闻到了空气中两股截然不同的风,一股炫耀得意的喜悦风,和另一股阴沉低压的暴风,分别来自于西老夫人和班师兄,emmmmm……她是不是应该立即掉头回卧室,睡大觉?   龙凯的眼神看了过来,朝江沐雅抛去一道极为同情的目光,而江沐雅耸了耸肩,斜眼给龙凯递了个眼色,龙凯微微点头,清了清嗓子,嘻嘻哈哈的看向班摩:“阿尘,天都黑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我今天不回去。”班摩面无表情的回答,并给了龙凯一个给我闭嘴的眼神,龙凯满脸无辜的张大了嘴,然后,乖乖闭嘴!   西老夫人一听这话顿时感到不悦,所以,这个男人是想住在江家就住在江家吗?他离雅雅那么近就算了,现在又跑来和她抢孙子,就不怕外面人的闲言碎语?   西老夫人瞅了班摩几眼,忍不住说道:“班爷,您身为班家主,自然是日理万机,像照顾小孩子这种事情,哪是您一个大男人会做的事情啊?我留在这儿照顾雅雅和孩子就好,您还是回自己家去吧,以免让人产生什么误会,你觉得呢?”   西奕诚当即就给了西老夫人一个犀利的眼神,浑身冷气释放,面若冰霜,语气森然的反击:“西老夫人,这里是Yi国江家,不是你西家,您说话最好是客气点儿,否则,别怪我不尊老爱幼——”   龙凯想拉住自己好兄弟,但西老夫人这话里话外的,才最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而且,西老夫人的语气也让人不舒服,就连他都能感觉到,更何况是阿尘了。   雅雅有江家人和西奕诚照顾,也不一定需要西老夫人,至少在西老夫人来之前,一切都还好,谁也没有挑眼。   而西老夫人被班摩一威胁,情绪瞬间激动起来,满脸怒气的说:“这是我孙子,我儿子的儿子,和你没什么关系。”   班摩直接语出惊人的说道:“关系和我密不可分。”他想说,这是我师妹的儿子,关系和我密不可分,但因为生气而省略了前半部分。   “密不可分?你什么意思?”西老夫人厉声质问。“妈,你想哪儿去了?”西奕诚忍不住开口,他母亲难道还在怀疑雅雅?   “阿姨,意思就是阿尘很爱这个孩子,没什么别的意思。”龙凯忍不住打圆场说,哎,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西老夫人极力平静自己的情绪,极力保持平静的说:“班爷如今正当壮年,大可以自己生一个儿子,何必纠缠着我们西家的人不放呢?”   班摩脸上神色更冷,声音如刀子一般锋利:“谁是你们西家的人?我师妹属于江家,我师妹的儿子也姓江,至于你儿子,你可以随时叫走。”   “孩子姓江?”西老夫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只顾着生气了,没问起这孩子的名字,这会儿西老夫人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极为不满。   “嗯,是,孩子就姓江。”西奕诚从情绪激动的西老夫人手中接过自己儿子,神色疲惫的说,“妈,您和爸也累了,孩子我来照顾,您们回去休息吧。”   西奕诚只觉得一阵头痛,抱孩子就好好的孩子,都吵什么,雅雅和孩子需要安静,不过小家伙很乖,没有哭闹。   西奕诚忍不住抬眸看了班摩一眼,他妈毕竟要情绪化一些,而班师兄在抱着孩子的时候,甚至可以不理睬全世界,哪怕是有人冷嘲热讽,他也可以不管,只要不妨碍他看孩子就行,要是大家都这么装聋作哑的就好了。   西老夫人也自觉自己太激动了,沉默着不再说话,她还想抱抱孙子,刚刚都没好好的看下孙子,但西奕诚小声的让她先冷静一会儿,不然情绪激动该摔着孩子了。   西老夫人哑口无言,但一想到这孩子姓江,心里就难受得慌,她儿子不会是那种甘愿被带绿帽子的人吧?他会不会爱江沐雅爱得发狂,然后……   不,不会,西老夫人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她不禁抬眸看向江沐雅,江沐雅已经在旁边抱着笔记本开始工作了,仿佛谁抱孩子都一样,而他们的争吵就是个屁。   西老夫人突然间就明白了,明白为何她儿子和班摩都对江沐雅如此着迷,如果说她年轻时候可算是女强人,魅力非凡的话,那么,江沐雅就是真正的女王,所有人都想要的女王,这个女人的确厉害,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年轻、漂亮,又独立,浑身都散发着魅力,哪怕还在月子中,也是那么的自信美丽,更主要的是心理强大,难怪她儿子一头爱上,就跟掉进了漩涡里一样,再也无法离开她。   没过一会儿,江锦又饿了开始哇哇大哭,江沐雅才放开工作,又把他抱去卧室里喂奶,西老夫人一双老眼盯着班摩,脸上满是敌意,而班摩也在旁边翻看着平板,浑身都是冰霜。   等江沐雅喂完孩子,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她直接锁上了卧室房门,不再出去,自己在房间里逗孩子玩,全不管外面是什么情况,直到客厅里陆续传来离开的脚步声,西奕诚才在外面小声的敲门。   “老婆,我爸妈和班师兄都已经走啦。”西奕诚耳朵贴在门口,温柔的说道。   江沐雅走过去打开房门,西奕诚一把将她抱住,江沐雅不想说话,重新回到床上坐下,安静的趴在孩子身边,欣赏着着小家伙皱皱巴巴的粉色小脸,西奕诚走上去揽住她:“宝宝,我让我爸妈先回Z国去,我妈不肯,宝宝,我明天再去说服他们。”   “不用说服了,他们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江沐雅想起西老夫人的神情,那眼神里面的怀疑,原来,信任不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的。   “宝宝,你可千万不能扔下我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不许抛弃我。”西奕诚怕江沐雅又要搬走,两手铁钳一般紧紧抱着她,两眼可怜兮兮的,或者说是,故作可怜,这家伙近来把撒娇卖萌装傻学了个全套。   “你还是回你的西家去吧,我和孩子都不需要你了。”江沐雅故作生气的说。西奕诚嘻嘻哈哈,脸上挂满了笑容:“不不不,你们还是需要我的,我给你们暖被窝。”   “不用。”虽然江沐雅每晚都在他臂弯里熟睡,每天都抱着他的腰才安心,但她还是嘴硬的说。   “宝宝,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你和孩子身边,嘿嘿,以后你主外,我主内,我在家当个奶爸。”江沐雅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有奶吗?”   “额,我没有……”西奕诚圈住江沐雅肩膀,骄傲的宣布,“但我有老婆。”虽然他现在还没转正,但他知道迟早会有这样的一天,雅雅爱他,就如他爱她一样。   “哇哇哇哇……”江锦突然哭了起来,江沐雅不由轻轻抱起孩子,鼻尖闻到一股酸爽的味道,西奕诚也闻到了,江沐雅和西奕诚哭笑不得的对视一眼,然后开始手忙脚乱的清理。   这是一个不太好过的夜晚,主要原因是孩子,小家伙晚上过几个小时就醒,饿了就要吃奶,江沐雅生物钟直接被打乱了,西奕诚也没能得到好休息,但西奕诚搂着娇妻和儿子睡觉,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满足。   第二天早上,西奕诚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终于还是说服了西老夫人和西老爷子回Z国去,江沐雅看了西老爷子给她留下的一副画作,上面画的是他们小家的全家福,画上有西奕诚和她,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却没有西老爷子和西老夫人。   江沐雅心中很是感动,老人特意没把自己和老伴儿画上去,大概也是为了让她宽心吧,江沐雅开始期待和西老夫人坚冰破碎的一天,应该会有那么一天吧。   而班摩几乎在江家住了下来,班师兄真的特别喜欢小孩儿,小家伙在他身上屎也拉过了,尿也撒过了,但他从来没有任何嫌弃,还会被逗笑,帮忙清理。   江锦在大家的精心呵护中一天天长大,已经开始会发出咯咯的笑声,小家有时候会睁着好奇的大眼睛,似乎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而且,她还特别喜欢有人陪着玩耍,虽然他才几个月,现在只会翻身。   然而,每天还是有很多人陪着他玩,一群人看他往哪边翻身,而到了周末的话,江家简直热闹翻天,一个个把这里当成度假村了一样。   西奕诚、师兄、龙凯,她父亲江翊、妹妹江怜月,还有在Z国和Yi国飞来飞去的傅先生,一堆人围着小家伙打转。再有一个月的时间,雷子卿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出世了,到时候,江锦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宝贝儿,宝贝儿,来爸爸这儿。”西奕诚对儿子摇着一个拨浪鼓,颇有几分奶爸的样子。   “来干爹这儿。”班摩温柔的声音简直让人以外他变了一个人。   “来,姥爷抱抱。”   “来龙叔叔这儿。”   江沐雅听到一大堆这种话,然后,忍不住翻白眼,江锦还连爬都不会爬啊,他们搞得他好像已经会走了一样。   汗……怎么今天又到了周末?江家的周末简直堪比集市,热闹得很!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江锦身上,小家伙趴在铺着宽阔羽绒婴儿垫的地上翻来翻去,等他似乎玩儿得累了,班摩就过去把他抱起来,引起一片嫉妒声,但几乎没人敢抗议。   接下来,江锦大部分时候开始呼呼大睡,师兄会抱着他哄一会儿,然后放到婴儿床上,等小家伙睡醒了,他们继续玩,有时候,咱们这位高冷的师兄还会和江锦一起躺在羽绒垫上,任由江锦抓他的头发,脸和鼻子。   那场景有时候让西奕诚都嫉妒,西奕诚就曾向江沐雅抱怨,江沐雅让他也躺过去,西奕诚想了想,说还是算了,说他有老婆要陪,就让江锦折腾班摩去吧。   小家伙今天的精力很旺盛,咯咯直笑,龙凯不可思议的看着陪孩子大笑的班摩,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慈祥了呢?真的像是一个老父亲一样。   他们几个人当中,包括西奕诚,江锦最喜欢的竟然是班摩,只要班摩一笑,江锦就会跟着他咯咯发笑,然后向他伸手,挥舞,这个男人在带娃的路上真是越走越远了。   “姐,我想跟你说几句悄悄话。”江怜月在旁边逗了一会儿孩子,在江沐雅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好啊,来,进来,咱们去房里说。”江沐雅看了一眼在婴儿垫上被抱着和一群大老爷们玩耍的儿子,拉着妹妹的手回了房间,她会说有这么多人帮忙,带孩子太轻松了么?   妹妹江怜月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江沐雅一看她脸色就知道是有好事。   “姐,他向我求婚了。”江怜月乌黑的眼里满是甜蜜笑意,她说的他,自然是蔺海涵,江沐雅亲自牵的这条红线,她自然知道两人发展很好。江沐雅当初还为杨瀚和李玫之间牵了线,两人如今已经低调结了婚。   “你答应他了吗?”江沐雅笑着问道。“嗯嗯。”江怜月点点头,有些羞涩的说,“姐,海涵人特别好,真的特别特别好,他对我也很细心,很在意,我能感觉得到,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行,你喜欢就好。”江沐雅心里感慨万千,但终于松了口气,她只是轻轻握住妹妹的手,脸上挂满了欣慰的笑容。   “姐,你和姐夫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江怜月突然问道。江怜月没有做说客的意思,江沐雅知道,但她现在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还要不少时间。   江沐雅怜爱的看着妹妹,微笑着说道:“怜月,你和海涵想什么时候结婚都行,不用考虑姐姐。”   “那怎么行啊?”江怜月摇头,眼里表现出自己的执着,“姐姐,我要看着你先结婚,然后我才结婚,我给你当伴娘。”   江沐雅心中感动,莞尔一笑:“其实,我早已不在乎什么婚礼不婚礼的了,现在这样就很好。”   江怜月点点头:“姐姐,其实我也觉得婚礼简单就好,我和海涵可以先领证,至于婚礼,办不办都行。”   江怜月抱住了姐姐,其实她知道姐姐和姐夫有多相爱,他们已经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彼此都付出了很多,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横在中间吧。她相信他们一定会好好的,不用再怎么样,其实像现在这样就很好,姐夫很爱姐姐,虽然班师兄也爱姐姐,但姐姐的选择已经非常明显了。   江沐雅也抱紧妹妹,神色认真的说道:“你想结婚就结,女孩子还是要期待婚礼的,你们要办婚礼就办,不用管姐姐的事。”   “嗯,知道了,姐。”江怜月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姐姐的事情她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她知道姐姐无论什么时候也有自己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