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了她的贼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摘了又怎样?
  “西少您好,我是小翡,我爸爸的公司出了点事情,还想请您帮帮忙。”女孩儿态度谦恭,说话却有些开门见山,大概是因为能够见到西奕诚的机会难得,所以一见面就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西奕诚面色微微一沉,语气生硬刻板的说道:“抱歉,我帮不上你的忙。”   “西总,若是您能帮帮忙,小翡感激不尽,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米翡一双水波荡漾的眼睛看着西奕诚的脸,满眼期待的说道。   呵?做什么都可以,又是这种异想天开的女人,又是这套说词,他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无非就是想爬上他的床而已,真无聊!   西奕诚顿时心生厌烦,语气冷冷的说道:“你走吧,我真帮不上你的忙。”   “西少,求求您了,您就帮帮我父亲吧,我知道您可以做得到的,西少您开开恩救救我们吧,要不然我们家就只有绝路一条了。”   米翡突然抓住西奕诚的胳膊,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双眼睛泪眼迷离的看着西奕诚。   西奕诚顿时面色更沉,目光冷冷的盯着那女人抓住自己衬衫的手,声音僵硬,语气冰冷的说道:“米小姐,请自重!”   “西少,求您帮帮忙吧,我这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会回报您的。”米翡说着,立马就将自己的身体贴了过来。   西奕诚嫌恶的甩开,米翡却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不放,死皮赖脸的纠缠起来。   “宝贝儿,快点儿走了,要迟到了。”突然,对面的一道门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挑,身穿一袭火红裙子的长腿美女来,那美女听到不远处的动静,目光“嗖”的一下就看了过去,瞬间落到了拉拉扯扯的两人身上。   “猴急什么?迟到不了。”门里传来一道温柔带笑的声音,但是因为声音在房里,只有雷子卿能够听得清楚。   西奕诚只是知道房里面还有人,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当然,他也并不感兴趣。   雷子卿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两人,便忍不住仔细打量起他们来,只见那男人西装革履,神色严肃,却和一女子拖拖拽拽,顿时冷言冷语的说道:“呵!男人!公共区域也不注意着点儿形象,都已经到自己家门口了,要亲热也回去亲热,别碍着人家的眼睛,小姑娘不懂事也就算了,难道有些男人年纪一大把了居然也不懂事?在这公共区域跟一个小姑娘拉拉扯扯的,真是不知羞!”   雷子卿刚刚失恋,看一切男人都不顺眼,而且对面那位还是一个看起来很像正人君子的男人,哦,不,用失恋的雷子卿的话说,这类男人叫做衣冠禽兽!   这会儿,雷子卿见到一个女孩儿正泪眼汪汪的拉扯着西奕诚衣服,顿时就想到了自己的遭遇,脑子里冲动的涌出了一些男人花心,辜负女孩子情意,让人伤心之类的想法。   于是,雷子卿看西奕诚很不顺眼!   西奕诚眉头大皱,有些男人?年纪一大把?说的是他?并且还说他不知羞,这个女人是不是想找死?   西奕诚眸中闪过一道森寒锐利的光,偌大的桃花眼如刀子一般犀利无比的盯着雷子卿。   雷子卿被西奕诚这么一看,顿时只觉得头皮一麻,但就是这道锋利的目光,彻底的让雷子卿把西奕诚看成了她以为的那种坏男人,也彻底惹火了这位脾气火爆的大小姐。   雷子卿刚刚失恋,心情本来就不好,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接收到西奕诚锋芒锐利的目光,当即不爽的怒吼道:“看什么看?老娘说的就是你,还不赶紧放开这位小姑娘?你一个老油条了,还想老牛吃嫩草啊,人家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儿,岂是你能随便摘的?”   刚刚失恋的女人,很可怕!   雷子卿现在看什么样的男人都很不顺眼,尤其还是一个敢瞪着她看,眼神犀利的男人!   虽然这男人表面看起来成熟稳重,但是和一个女孩儿如此拉扯,肯定不正经!   用失恋的雷子卿的话来说,就是表面上看着一副人模狗样,内心里还不知道有多少花花肠子!   米翡不由得愣了愣,老油条?这位姐姐怕是眼睛有毛病吧?西大少容貌俊雅,玉树临风,怎么也跟老油条挂不上边好么?不过,说她年纪十八岁,眼力倒是很准!   “我摘了又怎么了?碍你什么事儿了?”西奕诚沉了语气,挑眉说道。   他西大少爷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也想跟她讲讲道理!   这个女人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他拉着身边这女人了?什么都不懂,上来就乱说!   米翡听到西奕诚这话,顿时心中一喜,西大少刚刚说“摘了又怎么样”,是在这个女人的刺激下,准备接受她了吗?   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女人,或许帮了她一个大忙啊,西大少一气之下,也许就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比如,接受她的投怀送抱。   “卿卿,怎么了?”雷子卿刚要狠狠的回击,那道温柔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从刚刚那道门口传了出来。   这声音西奕诚听着有些耳熟,一抬眸,一张精致小巧、魂牵梦绕的脸赫然映入眼帘,瞬间,西奕诚只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   是她!   竟然是她!   江沐雅笑着从家门口走了出来,也一眼便看到了那位今天上午刚刚见过,一张桌子的人全都要看脸色行事的D城房地产大佬——西氏集团的公子爷西奕诚。   雷子卿被西奕诚的话气得要命,一见到江沐雅出来,顿时就如机关枪一般,不停嘴的说道:“宝贝儿,这里有只不要脸的老黄牛,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公共区域调戏良家妇女,我想揍人,呼呼……”   雷子卿鼓着两腮吹着气,似是在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又似在衡量对面那个男人她是否能够打得过,雷子卿练过几招散打,因此手痒。   江沐雅微微一笑,却轻轻扣住了雷子卿的手腕,极力压制住她内心那无处安放,快要挣脱出来的冲动魔鬼,笑对着对面男人说道:“真巧啊,原来是西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