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走剧情就要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刁蛮千金 016
  等到郁瑶收拾好躺到床上,苹果出来告诉她:郁瑶差点被侵犯的时候,程臻其实就在一旁看着。   郁瑶顿时满心无语。   她都不知道该高兴程臻这边还没崩剧情,程臻还是这么厌恶她……还是该生气程臻这个家伙的冷眼旁观心肠恶毒!   算了不想了,反正都是些和她没有关系的人,她总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等到第二天到学校,郁瑶才知道,自己被拦路抢劫然后被校草顾时越英雄救美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一中。   前桌塑料姐妹团中的于珊珊回头看着她,满眼艳羡:“我也想被抢劫,然后被校草英雄救美哦!”   郁瑶满心无语。   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没办法想象那一刻的惊恐和绝望……她昨天晚上几乎做了一夜噩梦!   闻绍是从班里女生的议论中知道这件事的。   他原本还因为昨天郁瑶忽然不让他补课的事情而忐忑,担心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看出了他隐藏在无害表面下的卑劣心思,所以决定要疏远他了。   可现在才知道,是他想岔了!   她不是疏远他,她是出事了……不想让他担心!   闻绍在学校里从来不去找郁瑶,因为他知道自己从人群中走过时会引来多少异样的视线,他不想让她和自己一起承受别人的视线。   可现在,他真的忍不住了,一刻也忍不住,他必须立刻看到她……确认她安然无恙!   闻绍不发一语起身出了教室,从高三的教学楼走到郁瑶那边,一路上不出所料又是引来频频侧目。   要是以往,他早已经全身紧绷无所适从,可这一刻,他什么都忘记了,甚至不顾自己因为心急而更显狼狈的姿态,迫不及待赶到郁瑶她们班,可还没到教室门口,他的脚步就是一顿。   对面不远处,顾时越和郁瑶对面站在那里,顾时越低头看着郁瑶,眼神柔和宠溺,郁瑶正抬头跟他说什么……穿着校服的挺拔少年,裙角飞扬的精致少女……那一幕,美得像一幅画。   闻绍停在那里,感觉全身都被包裹在刺骨的冰寒之中……片刻后,他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相比较来时,他回去的速度很慢,整个人都有些失神。   感受到周围时不时投来或有意或无意的异样视线,闻绍便是满心自嘲。   看吧,一个身有残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别人异样视线的自己,有什么资格站在她身边……因为她不会对她另眼相待,他就不用自惭形秽了吗?   这一刻,闻绍觉得自己既可笑又卑劣,不堪极了。   这天放学,闻绍给郁瑶发了条信息说有事,没有去跟她碰面……也没有去给她补课。   他远远躲着,就看到顾时越在学校门口等着郁瑶,鹤立鸡群一般。   闻绍转身绕小路往回,一边走一边不住告诉自己:放弃吧,放弃吧!   原本就是他不配拥有的!   这段时间以来,她给的温暖,她的陪伴,她带来的悸动,都已经是他偷来的,如今,公主等到了她的王子……他这只阴沟里的老鼠也该退场了。   如果终有这么一天,他宁愿自己离开,而不是被她厌弃!   原本就该是这样的,这才是他该做的事,可是……还是很难过啊!   闻绍低着头缓缓的一步步往前……   “呵,你放心,他们才不会把事情闹大,你没听吗,外边传的都是拦路抢劫。”   黄毛冷哼一声:“他们要敢说那丫头差点被我非礼,那丫头在这里还能待下去吗?”   闻绍的脚步顿时一停,回头。   黄毛头上还肿着个大包,没有理会路边站着的学生,一边走一边跟小弟说道:“去他妈的顾时越,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他弄死!”   闻绍的心,霎时阴寒一片。   他静静看着从身边过去的黄毛几人,视线极为幽暗专注,就像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猛兽,在静静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闻绍一个星期都没给郁瑶补课,一直说自己有事,郁瑶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并不知道闻绍说有事其实是在躲她。   这天放学,终于摆脱了顾时越,郁瑶去找了程臻。   拿钱不办事,她得按照剧情找他算账。   被郁瑶堵住的时候,程臻满心无奈……   那天,他看到了整件事情的发展经过,说不惊愕是不可能的。   他一直以为秦芒是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性子,可当郁瑶冲出去救她,她却把郁瑶一把推出去给自己制造逃跑机会……程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颠覆了。   这样一来,前世许多有些怪异的地方便露出蛛丝马迹来。   比如每次秦芒拒绝他后,他会疏远她……可每过一段时间,秦芒就会遇到各种状况跟他求助,然后他们又会纠缠到一起。   类似的事情比比皆是,也是因此,他们一直保持着暧昧的关系,不清不楚。   当初他总以为是秦芒没主见,又柔弱胆小需要保护,可如今,以他前世的阅历来审视如今还是个少女的秦芒,很多事情就变了味道了!   反倒是眼前这个前世他一直认为刁蛮愚蠢的千金小姐,竟还有几分热忱,那么厌恶秦芒,那种关头却傻乎乎冲出去。   他当时是准备救人了,毕竟,还拿了她的钱应急,可小弟告诉他顾时越来了。   于是他没有出去,索性给了顾时越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相信,这也是这位千金小姐想要看到的!   “你那天怎么没去!”郁瑶气冲冲看着程臻:“你拿了我的钱却不替我办事,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与前世类似的情形,程臻有些想笑,故作无谓冷笑一声:“拿就拿了,没办事就没办事,你要怎么样啊?”   与原剧情一模一样的对话,没崩,没崩!   郁瑶几乎欣慰的要哭出来……她强忍着满心激动,恶狠狠看着有恃无恐的程臻:“你等着,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说完台词,她转身就要离开,可就在这时,程臻再度出声。   “喂。”   郁瑶身体一僵,心里不停默念:别崩,别崩,千万别崩!   “你的钱我会还你的,别去做别的蠢事了,嗯?”   程臻神情依旧痞坏,言语却有几分认真。   毕竟,用她的钱应了急,他也看出来,这个千金小姐其实没那么坏,总是不想她走上前世的老路!   郁瑶已经想要哭了,她只能拼命维持剧情走向,回头,恶狠狠看着程臻:“你想的美!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你敢戏弄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她迫不及待奔离现场,生怕再听到什么崩坏剧情的话……   苹果在一旁给她打气:宿主好棒棒!   背后,程臻满脸无语,懒懒转身。   随意咯,反正他已经仁至义尽……   第二天,顾时越又像往常一样来找郁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