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尖宠妻要改嫁阮星晚周辞深_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我怀孕了
阮星晚抬头,看向大楼的玻璃墙面。
        虽然她看不清里面,却依旧能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正在无声注视着她。         让她背后生寒,如坠冰窖。         这下闹得,周辞深该有多厌恶她啊,甚至连杀了她的心都会有了。         阮星晚在林南带来的保安的帮助下,挤入了人群,看着在地上撒泼打滚的阮均,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你到底想怎么样?”         阮均见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你来的正好,叫周辞深下来,谈谈离婚后分财产的事。”         “我说过了,他的钱和我没有关系。”         闻言,阮均拔高了声音:“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你这三年白给他睡的吗!笑话!他在外面玩儿女人不给钱,别人能让他走吗!”         阮星晚张了张嘴,却发现没有什么和他说的,转身对林南道:“报警吧。”         林南微微颔首。         看见阮星晚离开,阮均赶忙过去拉她:“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我这都是为了谁,要来的钱我就拿一点,剩余的还不都是你的!你倒好,还给我甩脸色,白养你这么多年!”         阮星晚甩开他的手:“你是为了什么自己清楚,你要闹的话就继续闹吧,你被抓走我正好可以清净两天。对了,我不会去保释你,阮忱也不会,你就安安心心待在警局吧,有吃有喝,正好你的债主也没法去找你。”         阮均一巴掌打在她脸上,瞪着眼睛道:“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辛辛苦苦把你和你弟养那么大,现在你翅膀硬了,嫁给有钱人了,就看不起我了是不是?”         “随你怎么想。”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阮星晚一秒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低着头快速离开。         阮均闹了这么半天也没把周辞深闹下来,好不容易阮星晚来了,这又走了,他们又报了警,要是真被抓进警局的话,真就麻烦了。         他恶狠狠对着几个保安道:“告诉你们总裁,过几天我还来!”         阮均走后,人群也散了。         林南走进大楼,对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道:“周总,已经解决好了。”         周辞深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手机,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寒冷的气息,他削薄的唇微启:“阮星晚呢。”         “已经走了。”         周辞深嗤笑了声:“走了?”         “是的,还……”被打了一巴掌。         林南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周辞深便开口:“把下午的会议推迟到明天。”         林南应声:“是。”         周辞深打开手机锁屏,面无表情的给阮星晚发了一条消息。         【三点,民政局。】         过了十分钟,他才收到回复:【好。】         阮星晚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回完消息后,就把手机放回包里,双手抱腿,把脸埋进膝盖里。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去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没有阮均,没有周辞深,更没有那些难堪到极点的侮辱。         过了不知道多久,阮星晚抹了抹眼泪,准备去民政局门口等着,谁知道刚站起来眼前就一阵眩晕,整个世界都开始打转。         没几秒就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四周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是在医院。         她揉了揉脑袋,找到手机看了眼时间。         四点半。         阮星晚:“……”         这下好了,完蛋。         阮星晚正要给周辞深发消息解释,身边的帘子被拉开,护士笑眯眯道:“你醒啦,医生已经给你做过检查了,你有点低血糖,又加上早上没吃饭,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阮星晚点了点头:“谢谢。”         “对了,你怀孕。你身体底子不太好,一定要注意,特别是前三个月的时候,千万千万要小心,过两天有空了最好叫上你丈夫陪你一起来医院做个产检。”         护士叮嘱完就离开了。         阮星晚听完她第一句后,整个人就愣在了病床上。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完全不亚于她得奖的那天晚上知道阮均欠了一百万高利贷带给她的震惊与无措。         就好像明明看到光明就在前面了,再走一步,只是一步,就能摆脱掉黑暗。         却偏偏有人在门口,突然给你筑起了一道高墙。         怎么都跨不过去。         阮星晚掀开被子,也顾不上给周辞深解释了,直接挂了产科的号。         医生给她做完检查后道:“你的确怀孕了,壬辰四十天,胎儿一切正常。不过你之前小产大出血,后续护理也没有做好,导致你身体多多少少有些问题,这次怀上挺不容易的。你也不用太紧张焦虑,回去之后好好调养身体就好了。”         阮星晚怔怔的问:“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能做手术吗?”         医生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停顿了下才道:“手术可以做,但你要考虑清楚,因为你身体的原因,怀孕本身就很不容易了,这次引产的话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以后恐怕是……”         “以后都不能怀孕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会很难,还是要视你身体情况而定。”         阮星晚垂下头,没说话了。         医生道:“你先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而且你现在身体太虚,也不适合做手术。如果要做的话,等半个月再来。”         “知道了,谢谢。”         阮星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脑海里也闪过把这件事告诉周辞深的想法。         可这个想法仅仅是出现了一瞬,就被她给彻底否决了。         周辞深的底线就是怀孕,他现在正怀疑她之所以离婚是什么欲擒故众的手段,要是她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她又怀孕了,只会坐实他给她的罪名。         而且,她也很清楚,周辞深绝对不会欢迎这个孩子,甚至可以说的上加倍的厌恶。         回去的路上,她查了查,发现避孕套不是百分百的避孕。         这他妈能去找谁理论?         晚上,裴杉杉回去时,屋子漆黑一片,摁开了灯才发现阮星晚裹着毯子坐在沙发里,双眼闭着,整个人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         裴杉杉坐在她旁边,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打禅呢这是?”         阮星晚慢慢睁开眼睛,十分平静的开口:“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