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9章 我就是个保姆(九)
  离婚?
  王涛求之不得,相较于丧偶,离婚更省事儿。   第一,不晦气;第二,不麻烦。   虽然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给妻子看病浪费钱,但如果妻子死了,他也要负责一应后事。   话说丧葬费不要钱啊。   还有墓地,随便一个普通公墓都要好几万!   他确实够无耻,可他又极度爱面子。   不给重病的妻子看病,这件事他有信心瞒住所有人。   可不给老婆办后事,那就说不过去了。   就是儿子……嗯,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啊。   而这一切的麻烦,离婚就能避免。   原本王涛已经做好要花点儿钱的准备了,没想到妻子给了他一个惊喜。   所以,王涛几乎是没有犹豫,抢在王文成开口劝阻前,直接点了头:“好,离婚就离婚!这可不是我逼你的,而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赵玉敏:……   刚才那句话,只不过是她激愤、失望之下喊出来的一句气话,她不是真的要离婚。   虽然丈夫此刻表现得绝情又冷血,伤透了她的心。   可过去二十多年里,家、丈夫和儿子就是她的全部。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离开这个家,会失去最亲最信任的家人。   她喊完“离婚”的话,下一秒就后悔了。   但,丈夫那急着跟她撇清关系的模样,又一次深深刺痛了她。   原来,丈夫对她是真的一点儿感情、一丝眷恋都没有啊。   还有儿子,不管是自己跟丈夫对峙的时候,还是两人要离婚,整个过程里,他都不发一言。   仿佛父母的事儿,跟他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这般冷漠、这般凉薄,让赵玉敏彻底死了心。   算了,一切就这样吧,离了婚,她找个没人的地方,不管是跳河还是上吊,一个人清清静静的走,不拖累任何人,也不给人添麻烦。   赵玉敏哀大莫过于心死,而王涛又无比积极。   王文成为了自己,全程装死人。   但到了最后关头,他到底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好歹帮赵玉敏争取了一点儿“赡养费”。   嗯,不多,也就两万块钱。   这些钱,算着时间,应该够赵玉敏熬过最后那段时光。   走出民政局,拿着新鲜出炉的离婚证,王涛看都不看赵玉敏一眼,就急匆匆的去了单位。   王文成躲在门外的角落,看到亲妈出来,赶忙迎了上去,“妈,您、您有什么打算?”   最近几天,王家简直就是发生了大地震。   不只是父母离婚,就是他,也被亲爸变相的分了家。   他比亲妈的待遇强一点儿,除了那套婚房,亲爸还给了十万块钱。   但王涛说得明白,以后王文成的婚事,他就不管了。   王涛还表示,王文成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工作也有着落,更是个成年人,以后索性就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而他王涛也还没有到养老的时候,所以,平常王文成就不要回来打扰。   当然了,王涛这般利索的“分家”,并不是不指望王文成养老。   什么时候,他需要有人照顾,或是有了什么事儿,作为儿子,王文成还是必须随叫随到。   王涛利索的打发了前妻、儿子,急不可耐的跑去寻找第二春。   王文成虽然被分家,可到底有套房子,还有亲爸给的钱。   唯有赵玉敏,除了那两万块钱,她一无所有。   此刻,她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王文成知道,作为儿子,他应该承担起照顾亲妈的责任。   可、可他怕啊,怕自己一时心软把亲妈接回了自己家,结果却再也甩不掉。   王文成可还记得呢,亲妈不想死,她想去医院看病。   他已经背负了“不孝子”的心理包袱,可不想再承受经济上的损失。   看着王文成犹犹豫豫的样子,赵玉敏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这就是她的亲儿子啊,掏心掏肺爱着的亲生骨肉!   他、他是怎么做到对亲妈都如此冷漠的?   面对儿子那句言不由衷的问话,赵玉敏很想利索的怼一句:“有什么打算?我倒是想和你一起住,可你愿意吗?”   但……到底是自己亲生的,他对她无情,可她却狠不下心来伤害他。   哪怕只是言语上的攻击,赵玉敏也做不到!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赵玉敏幽幽的说道,“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你就别管了。你、以后自己好好的,你爸那儿,你也多长点儿心!”   听亲妈不准备“赖上”自己,王文成如释重负。   赵玉敏原本还想再叮嘱儿子几句,结果看到他这副模样,又心塞的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她一个要死的人了,真心管不了那么多。   又叹了口气,赵玉敏没再说话,直接转身离去。   眼见亲妈离开,王文成嘴唇动了动,想说点儿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看着。   赵玉敏的脚步很慢,她似乎还在等,然而直到她走出很远,都没有听到儿子的呼唤。   “呜呜!我到底该怎么办?”   无意识的走到某个陌生的路口,望着周围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赵玉敏一片茫然。   其实她自己都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成眼前这步田地:她得了绝症,家人放弃了她,而她也鬼使神差的跟丈夫离了婚,弄得无家可归。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接下来又该干什么。   她茫然,她痛苦,回想这段时间的种种,她甚至有些愤恨。   她恨啊,她真的好恨!   “想要报仇吗?想要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吗?”   就在赵玉敏坐在路边,将头埋在膝头痛哭的时候,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只要你愿意把灵魂献祭给我,我就可以帮你达成报仇的心愿……”   ------题外话------   嘿嘿,铺垫了几章,总算进入正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