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辰之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零五章 危机感(上)
袁无畏的想法荒腔走板。 不过因为新加入这位形象比较好认,再加上言语中透露出的信息,顺带也把另一位的身份辨认出来。 新加入进来的肯定是黑狮。 这人的肤色、肥硕的体型,还有张口说话时满嘴的暗金牙齿,种种特征合在一起,在世间超凡种里面,是独一份的。 至于被黑狮点名的“空行导师”,显然就是梵城“双上师”之一,以空行瑜珈、蹑空法闻名的沙卡尔。 这位肤色深褐,体型微胖,样貌古怪,单从外表看,很难与“呼吸的宗师”这般尊称联系在一起,更难想象他驾驭气流、凌空翱翔的英姿。 想起“呼吸”和“驭气”,袁无畏心里不无恶意地做了一番联想。 说起来,那个把颂堪弄得五迷三道儿的瑞雯小姐姐,之所以快速走红,依仗的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那个“呼吸法”。 世俗世界不说,在里世界也是有不错反响的。就是不知道,和沙卡尔这个专业的导师相比,又当如何? 还有……袁无畏往屠格那边瞥了一眼。 当初,还没有与孟荼那部分深蓝行者会合之前,他单独与屠格搭伙儿,探测毒沼区地下,由齿鳄兵团建构的洞穴网络。 那时他可是亲眼看见,屠格操纵气流,如线如网,又如神经外布,在复杂地下孔洞中穿梭,侦测比专业队伍、专业设备都要来得灵敏且便利。 这种能力,比沙卡尔又怎样? 袁无畏这样想,肯定是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但他毕竟没有说出口不是么?便是说了,除了自己被打死,恐怕也没有别的后果可言。 如今参加视频会议的这些人,可不一样。 加入视频会议的黑狮,呈现出来的,同样也是目前荒野的背景。而且他与这样的环境似乎更契合一些,光赤上身,露出肥硕的厚肉,戴着大金链子,以类似自拍的角度,向大家展示他的存在,还有身后茂密的丛林,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他也确实是这么说的:“既然有人把正确的话说完了,我就说些不那么正确的……嘿伙计们,污染物什么的,我不是太懂,可是我要坦白,我喜欢这里、这时的气味儿! “看啊,这些丛林灌木,平常都是吃人的,可如今它们在干什么?恐惧啊,释放出的全部都是慌乱的分泌物,恨不就此缩到地表下面去……整个丛林都是这样,就像是你面前瑟瑟发抖的美人儿,那感觉棒极了! “啊,柏舟女士别这么看我,我只是在说,在类似这样的丛林里,我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就算是在我那所谓的城堡中,过得也很憋屈。现在看到,有人能做到这点儿,感觉就很好,非常棒!” 黑狮大概是有传统饶舌的天赋,他的语速非常快,机关枪式地说了一长串儿,中间有一段几乎就是在嘶吼了。 他平常是不是总这样亢奋,袁无畏不清楚,但如今表现出来的,就是这般。 沙卡尔对此是很不屑的:“还没有和某人连线呢,这话可以等会儿再说。” “所以空行导师你的意思是,你准备去联系吗?” “……” “喂?你说什么,我这边可能信号不好。” 沙卡尔的深褐面孔,涨成了棕红色。 据说梵城方面,与黑狮主导的黑非洲,在大洋资源开发,以及一些荒野实验室资源上颇有些争执,这一点似乎可以从眼下情境中得到印证。 还有,袁无畏也看出来了,沙卡尔除了脾气不好,嘴皮子也算不上利落。那么前面那些格外流利的话,恐怕也是打过很长时间腹稿的…… 袁无畏冷眼旁观这么久,能够看出来的,也只有这么浅显的一点儿。 非要再分析一下,他就觉得这一场视频会议,内容有点太随意了。从开始到现在,大概的情形就是: 门罗充当社牛,开门点题。 可接下来呢? 高文福贩卖焦虑; 沙卡尔阴阳怪气; 李柏舟态度不明; 屠格则沉默不语。 至于后面加入的黑狮,似乎更想和老对头中门对狙。 门罗这个主持人,很不及格啊。要是约瑟中将治下,就凭这控场能力,这哥们儿恐怕要踢到基层部队去重造。 还有,就袁无畏少得可怜的派别认知来看,这些人,除了李柏舟“可能”相对中立一些,其余的基本上都是“李维派”的不是吗? 否则开这种视频会议,岂不是完全变成了闲聊?还有什么研究讨论的价值?门罗大概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可能吧,反正他不得不主动来问:“老屠,你怎么看?” “再看看。” “……” 袁无畏差点儿没笑出声: 屠格说得很对! 就算是想做点儿什么,一切都要看那边的手段,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才能对应的办法。 换个角度,也可以是已经预见了后果,不想让那场面出现,现在就要做点儿什么…… 等下! 袁无畏忽然醒悟过来:门罗,或者是参与视频会议的某些人,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做些事来? 所以,才试图与屠格这样的“观望人士”,达成新的共识? 如果是这个思路,他们的进展就算不上顺利。可还是那句话: 这附近的超凡种也特么太多了! 其实真要“做事”,用不了完全达成共识的…… 袁无畏陡然生出了危机感。 他在军队里面是个“神仙”,可天天耳濡目染,对于超凡种这种“人形兵器”的战斗力,还是比较有认知力的。 最近一两年的战例,还没有进入军方的日常分析课程。但八十年代,超凡种之间、超凡种与畸变种之间、超凡种与军队机器之间的战例,可是丰富得很。 就是进入九十年代,那场造成旧大陆中南火山群爆发的“金不换”失踪案,也是非常典型。 他绝不会低估超凡种的破坏力。 大金三角这片区域,看着很大……好吧,单只大江北岸这片区域,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也确实不小了。要承受十几、二十个超凡级别战力的冲击,也不是不可以。 但对于他们这些小杂兵来说,就未免太残酷了。 袁无畏眼角瞥向屠格,还有视频会议上,那些妍媸俊丑不等,却又无一不是人形核弹级别的强者。 他心跳有些过速,又抬起头,视线透过车窗,看江岸边上那一片轻霾薄雾。 那虚淡的雾气,感觉随时可能被风吹散,但从见到的那一刻起,就是这个样子,分明依托于一种不为外物所动的独立规则。 袁无畏就想:真碰上那种事,屠格再指望不上,开车撞进去的话,是不是还要更安全些? 他摸了摸胸口,心跳过速的感觉不太妙,不过暗袋里的信号发射器,又让他有一些底气。 真出了事儿,大气层上方的上司会搭救么? 袁无畏胡思乱想,越想越不对劲,犹豫了一下,开始给颂堪发信息: “缩在营地里不要出来……必要时,跟着哪只队伍去淮城吧。” 发出这种好像是透露天机的信息,过程中袁无畏手心持续冒汗,可发出去了又觉得: 是不是想太多、过于敏感了?最后别搞个“狼来了”的当代版本……还是烂尾的,为人所笑。 手环微微震动,对面发了个“?”过来。 袁无畏咧咧嘴,犹豫了下还是回应,拿出了让他胡思乱想的最硬理由:“这附近超凡种太多了,挤成一团。你知道的,我对这个比较敏感……” 正低头发着信息,忽觉异样。 一抬头,屠格正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