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_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第15章
        面对众人的指责,林羽神色依旧安定自若,开口解释道:“加一味大黄确实药剂偏重,但是他这个症状必须得加大黄,你的方子治宜温阳活络,力难胜任,加大黄以泻实导滞,方能治愈。”         “笑话,他这病本属于太阳病症候,因为误服攻下药,邪陷太阴,脾伤气滞络淤,以致发生腹满疼痛等症状。”宋征刚才把脉颇为仔细,认为自己不可能看错。         “你说的没错。”         林羽点点头,宋征心里不由有些自得。         不过林羽接着道:“但是腹满疼痛有轻有重,这位大哥每次疼起来的时候,恐怕很严重吧?”         “非常严重,就跟有人拿钻子在我胃里钻一样。”病人急忙点头。         “刚才我为大哥把脉的时候,脉象沉稳,但症状不减,营卫不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哥很有可能已经服过这个方子了。”说着林羽把宋征写的药房往他面前一推。         病人低头看了眼药方,眼前一亮,连忙道:“不错,就是这个方子,我吃了有一个多星期了,也没见效,听到济世堂今天开业,所以便赶过来了。”         宋征瞬间面色大变,不可能啊,为了怕出错,自己特地多把了一会儿脉呢。         众人不由一片哗然,纷纷为自己刚才误解林羽而自责,“不好意思小兄弟,我们误会你了。”         “原来某些人光顶着个少年才俊的名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是啊,趁我们不懂,在这忽悠我们呢,好在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在这!”         面对众人的奚落,宋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青一阵白一阵。         “你按我这个方子去抓药吃,不出几日,便会好转。”林羽把自己开的方子推到了病人面前。         接着林羽抬头安慰宋征道:“你的诊断其实没有错,但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下次记得多问问病人,便可少走很多弯路。”         其实宋征是有真材实料的,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医术,已经很不容易,林羽对他也有些敬佩,只可惜这个人为人太高傲了。         “哼!”         宋征一别头,林羽的安慰在他听来更像是嘲讽。         “宋老,您看这药方……”病人还是有些不相信林羽,毕竟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         “你按照他的房子抓吧,没问题,三剂便可治愈。”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宋明徽叹了口气,接着站起身,冲宋征摆摆手,示意他把座位让开,打算亲自上阵。         “爷爷,我跟他还没比完呢!”宋征十分的不舍气。         “不用再比了,你不是人家的对手,从明天开始,功课加倍。”         这么多人看着呢,宋明徽脸面上着实有些挂不住,虽然自己的孙子并没有犯什么大错误,每次诊断也都合理,但跟人家林羽比,老是差那么一点点。         在医学上,用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来形容,丝毫不夸张。         现在换了宋明徽亲自坐诊,林羽不由谨慎了许多,除了一些有把握的病症不用切脉,其他的都要认真把一下脉,随后再开方子。         每次开的方子,林羽跟宋明徽的几乎一模一样,就算不一样的,也只是稍有出入,不过相较而言,林羽的更优,所以整体来说,林羽算是稍稍占了上风。         两人越斗越有兴致,越斗也越发钦佩对方,每次看到对方跟自己开的方子相同,都会相视一笑。         宋明徽对林羽的偏见早已经一扫而光,反而内心生出了几分敬意。         很快门诊的病人就被诊治的差不多了,天色也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围观的众人目睹了这么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斗,也是大呼过瘾,在门诊病人都被诊治完之后,众人齐声鼓起了掌。         在他们看来,这场比斗最后是以平局收尾。         就在此时,从门外突然挤进来一对年轻夫妇,扫了眼屋里,忙问道:“请问哪位是宋明徽宋神医?”         “我就是。”宋明徽急忙应道。         “宋神医,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女子声音里带着哭腔。         一旁的男子面色虚白,神情痛苦。         “别急,先坐,什么症状,慢慢说。”宋明徽赶紧让这对夫妇坐下。         “宋神医,我前段时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后背就跟火烧似得,全是汗,感觉特别烦躁,但是我从小腹下面开始,又老是发凉,就跟泡在凉水里似得,老是尿频尿急,而且,而且……”         男子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围的人,压低声音对宋老说道:“而且我隔个三四天都会梦遗一次。”         “我们在老家看了好多医生都没看好,所以就赶来清海治疗,打听了一下,得知济世堂今天正好开业,我们便赶了过来,求求您一定救救我丈夫。”女子声音急促而恳切。         众人听到这种症状都一脸诧异,一半身子热,一半身子凉,这个症状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没想到竟还有这么奇怪的病。         “来,张嘴我看看。”         宋明徽检查过男子的口腔后便开始把脉,面色稍显凝重,过了片刻,展颜一笑,神情颇有些自信,冲林羽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他给这个病人也瞧瞧,随后便低头开始写方子。         等他写完方子之后,见林羽一直坐在旁边没动,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了,小何,怎么不诊断啊,我们的切磋还没结束呢,你该不会认输了吧,不过也难怪,这种病症确实极少见。”         人群顿时也发出了一阵哄笑声,不过全无恶意,因为刚才林羽的医术已经彻底把他们折服了。         “小伙子医术高超,但还是年轻了些啊。”         “这个怪病我听都没听过,他不会看,倒也正常。”         “是啊,这小伙子已经很优秀了,这么多疑难杂病都能给看的明明白白,已经很厉害了。”         “放眼整个中医界,这么年轻就这么有能力,恐怕至此一人吧!”         众人对林羽丝毫不吝赞美之词。         卫功勋在一旁不由的挺了挺胸膛,似乎也因为认识林羽而自豪。         “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输给了我爷爷。”一旁的宋征紧握着拳头,满脸的不服气。         “那也比某些有点成就就沾沾自喜的人强吧。”         “就是,某些人技不如人,就只会说风凉话。”         “年轻人要懂得谦卑,看看人家何神医。”         众人不再买他的账,纷纷奚落起他来。         宋征被人说的面色通红,有些无地自容。         林羽在一旁一直未说话,看着宋明徽此时脸上宛如孩子般的笑容,他实在有些不忍跟他说破,其实这个病,自己不需要把脉,就已经诊断出来了。         通过刚才的一番较量,宋老也赢得了林羽的敬意,现在能一门心思扑在医学上,不为名利,尽心尽力为病人服务的医生已经不多了。         济世堂的药材很好,价格很合理,甚至稍稍有些便宜,足以看出宋老的宅心仁厚。         而且宋老这副孩子般好胜的性格,让林羽想起了自己的外公,莫名就有一种亲切感。         他很想就这么认输,让宋老能够开心开心,但他看了眼痛苦的男子和男子一脸急切的妻子,心里不由一紧。         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林羽还是张开了口,“宋老,服药见效太慢,我有个更快的法子。”         正兴高采烈嘱咐病人如何煎制汤药的宋明徽不由一怔,疑惑道:“更快的法子?小何,莫非你已看出他的病因?”         林羽点点头。         “可是你根本就没有把过他的脉啊。”         “不用把脉,我以前见过这种症状。”林羽神色镇定道,确切来说,是他的祖上见过这种症状。         围观的众人顿时一片哗然,宋明徽脸上也有些诧异,自己虽然以前听过这个病症,但今天也是第一次见,林羽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就见过这种病状呢?         “哼,吹牛不打草稿!”         宋征冷哼道,他才不相信林羽见过这种症状,猜测他又要搬出神棍那一套来,但林羽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