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她随时都在开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8Z国女团第一人,魔音贯耳
  下了楼,易千千将她的行李箱全数放置好。
  上车看到沈纾手里的那束将近蔫吧的花,有些疑惑,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微微有些若有所思。   ……   “吱……”   车子没开多久就在一个路口停下来了,沈纾从微博页面上抬头:“怎么了?”   易千千下了车,语气淡然:“买点东西。”   “哦。”沈纾没再问,只是继续玩起了手机。   《青春训练营》作为当然最热门的选秀类综艺,是大势所趋,各话题热度不断,现下节目还没有开播就占据了微博前排的几条热搜。   ——NO.1《青春训练营》正式开录。   ——NO.2青春练习生刘佳意。   ……   ——NO.5归国爱豆刘佳意。   刘佳意。   沈纾在这个名字上顿了几秒。   刘佳意,8岁只身前往H国当练习生,16岁凭借着过人的条件以及业务能力在万千的练习生中杀出一条血路成功出道,并且还担任了H国大势女团AGirl的队长一职,成为H国历代以来最年轻的队长,被称为Z国女团第一人,算得上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不过去年因为AGirl内一成员抑郁症自杀,组合被迫解散,其余成员宣布单飞。   而刚好又遇上最近国内市场资源开拓,前景可观,刘佳意抓住机会,毅然回国。   不得不说她运气是真的好,目前国内爱豆市场需求大,而国内的练习生制度尚未成熟,大多青涩无经验,刘佳意作为一名合格甚至是出色的爱豆,实力毫无疑问吊打国内其他练习生,一骑绝尘。   她记得前世在青营之后,刘佳意不但收获了千万粉丝,还积累了厚实能打的路人缘,资源人气呈断层式增长,一跃成为顶流,远远甩开了作为青营第二名出道的吴安然。   人家这人生,确实很秀啊!   至于她自己嘛,能不能出道都还是个迷。   沈纾摇摇头,不得不感慨。   突然……   “砰”的一声,驾驶座的车门关上,易千千回来了。   “给你。”易千千没有急着开车,而是转头递给了她一束花。   沈纾看着伸到她眼前的这束火红的玫瑰,顿了一下,“给我的?”   “嗯。”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沈纾微愣了一下,但还是接过:“怎么好端端给我买花?”   而且还是红玫瑰,怎么想都觉得怪异。   然而易千千神色没有异常,只是视线看向她身旁,抬了抬下巴示意:“你不是喜欢?”   花瓣都蔫了还不舍得扔。   沈纾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那束她从沈家带过来的周杳给她的花束,有些懵:“我不喜欢啊。”   她讨厌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喜欢呢?   “不喜欢?”易千千闻言也顿了一下,眉头微蹙:“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带去录节目?而且花都蔫了。”   “哈?!”沈纾愣了一瞬才明白过来,合着她是以为自己喜欢这花才给买的。   沈纾无奈扶额,拿起被她放在一旁的花束解释道:“本来想等下跟你说的,我拿这花并不是因为喜欢,恰恰相反,我一点都不喜欢。就是想让你帮我打听打听它到底是什么花,有什么作用。”   据周杳自己所说,前世就是因为这花束,让她身中奇毒,身体各项指标都呈现不可逆式衰竭,无药可解,最后不得不远赴C城静结余生。   她现在倒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花。   听完她的话,易千千视线在那束花上凝了一瞬。   说来也奇怪,这种花她从来没有见过,外观色泽看起来艳丽非常,甚至还带有一股怪异的香味,有几分妖媚蛊惑的感觉。   “我回去找人帮你打听打听。”易千千敛去心中异样的感觉,回答道。   “好。”   ……   《青春训练营》作为Z国正式推出的第一档女团选秀节目,投资融资相较其他的综艺而言只多不少,各方面出手都是大手笔,节目录制更是直接包了一整座大厦。   练习生的宿舍就占了五层楼,沈纾的宿舍在顶层,是个单间。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带她们走到宿舍之后就走了。   易千千把她的东西放置好,缓缓开口:“之前原本你的位置是一位拥有千万粉丝的微博大V网红,人气呼声都挺高的,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节目开录前突然退赛了,由于事发突然,才让你钻了这个空子。”   节目组的宿舍都是按人来分的,一般自带流量或者有背景的练习生才有机会住单人间,其他的练习生依次都被安排在楼下的双人间、三人间、或者是四人间。   沈纾一进来就躺倒了床边的单人沙发上,两条腿随意地挂上了沙发的靠背上,慢悠悠地晃着,听到易千千的话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她还真是比较走运了,沾了前人的光。   “等下你先去摄影棚将宣传片跟宣传照补上,晚上节目正式开录,到时候你会有一段个人秀,可以先准备准备。”易千千把她行李箱的东西都整理出来,向她交代之后的事宜。   “好。”沈纾乖乖应下,然后又打开了新版的开心消消乐。   易千千按照她的喜好将行李箱的东西安置好之后,就带着那束花离开了。   ……   沈纾一个人玩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聊,就带着梳妆台上的一个黑色大盒子出门了。   现在这个时间段练习生都在食堂吃早餐,楼道上空荡荡的,只有稀稀疏疏几个工作人员。   沈纾就随意在第十五层的楼梯口处坐下了,刷起了手机。   然而刷了大概两分钟,她终于忍不住了,收了手机起身。   沈纾向来认为自己是比较心大的人,对周边环境耐受力较强,但是就隔壁传来的歌声而言,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五音不全的人她不是没见过,但是像隔壁这种每个音都不在调上的人才,她还真没遇到过。   沈纾走到隔壁的房间面前,里面刺耳的哀嚎声无比清晰地传出来,像是要穿透她的耳膜,听得她头皮发麻。   沈纾终是没忍住,一只手捂着耳朵,另一只手大力地拍了门。   一开始里面还没什么反应,依然是魔音贯耳,她赶紧又更加大力地拍了几下,门板上的灰都被大力震落下来,里面的人才来开了门。   “不好意思,刚刚我在练歌,太过专心了没听到……”   来开门的是一位与她年纪相仿的女生,面容姣好,声音清脆。   “你说刚刚是你在练歌?”沈纾听到她的话,顿了一下,才试探性地开口。   然而对方从刚刚说了第一句话之后就一直怔怔地看着她,半天没有反应。   沈纾见状,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半晌,那人才突然回过神来一般,然后立马自来熟地一把将她拉进了房间,进去之后甚至还落了锁。   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沈纾挑眉,心里简直有着大大的问号。   难道是被人撞破她的魔音,现在要灭口?   然而就在她疑惑的时候,那人却是开口了:“你现在没化妆吧?脸看着也是原装的,请问你一般去哪里做保养?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啊?能不能具体都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