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她随时都在开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2抱紧她的金大腿
  周杳愣在原地,今天这个沈纾是怎么回事,怎么处处忤逆她?
  这边沈纾刚上台,台下众人神色各异。   “她怎么这样就上台了?”   “是啊,也太不当回事了吧!”   ……   “唉,果真是愚钝。”   台下拥护沈纾的高层也纷纷摇头,看来他们大房一脉果真是要没盼头了。   老爷子身旁的侍从见状,低头:“老爷,你看要不要……”   “不用,纾儿向来随性,随她去吧!”老爷子毕竟格局大些,再加上今天确实开心,对沈纾也格外纵容了些。   沈纾没有理会众人,随手就把礼盒拆了。   各高奢珠宝的高定,著名画作,高玩古董应有尽有,皆是价值连城的稀世之宝,就这样展现在众人面前,其豪华奢侈程度,令人唏嘘。   “煌叉青玉斗!酌以大斗,以祈黄。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看到!”   “不仅如此,你看那鸿雁展翅图、司繁鼎、万展绸,哪一样是凡品了?”   “只是可惜了,这等稀世珍品,居然……唉!”   台下一些世家长老看着展示在众人眼前的礼品不甚叹息,“是啊,这些到了她手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一个没有教养的黄毛丫头,你指望她能懂些什么!只怕这些在她眼里还不如一个红包来得重!”   ……   台下议论纷纷,无异于都是惋惜与愤慨。   周杳与沈启怀静静的听着,相视一笑。   礼品再贵重又怎样,还不是要被人嗤笑,想要哗众取宠,那也要看她担不担得起!   与此同时。   沈纾拆完礼品就倚在一旁,随意至极。   上一世她穿着高仿被人识破,拒不承认,在这台上受尽了嗤笑与唾弃,展礼还没有开始就狼狈离场了。   毕竟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最亲爱的伯母居然会加害于她。   而老爷子也因为这一度荒唐的场面,对她失望至极,本来要送于她的礼物转手给了沈音。   这次她没有穿那条高仿上台,也没有提前离场,而是倚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望着老爷子的方向。   因为她知道老爷子给她准备的是一块帝王绿翡翠,上一世沈音在她面前炫耀过,世间罕见,且有市无价。   她知道自己现在声名狼藉,要众人对她改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她想要有自保的能力,今天的展礼就是第一步。   她必须让别人看到自己在沈家的地位。   即使她再纨绔又如何?她依旧是沈家后辈中股份最大的持有者,依旧是大房一脉的唯一继承人。   果不其然。   “大家安静一下,接下来,是我们家老爷为大小姐准备的成人礼。”沈榭身旁的侍者接过他手中的锦盒,示意之后便上了台交给了沈纾。   沈纾敛神。   看着手里不大的精美锦盒,挑眉,还挺沉。   将其放在展示台上,缓缓打开盖子,里面现出一阵湖绿色的光芒。   很快,里面的东西完全展示在众人面前。   是一只一般花瓶大小的貔貅,在日光的照射下,通体泛着晶莹凝重的绿光,色泽深邃,晶莹剔透,神秘又高贵。   众人惊叹着这伟大的工艺品,久久不能回神。   过了许久,人群中才发出惊叹:“是顶级帝王绿!”   “是帝王绿!居然是帝王绿!”   “没想到居然还能再看到这等体积的帝王绿!”   人群中一阵骚动。   不是他们没见识,而是如今帝王绿产量少,经过连年被开采的矿山已愈发贫瘠,资源都要被开采殆尽,连开出一小块的原料都无比的珍稀,更不要说是这种体积的了。   众人发出一阵阵惊叹声,对这一精品赞不绝口。   周杳看着台上面色凝了下,不过很快又掩下,沈启怀也只是一开始皱了下眉,后面便没什么情绪。   再怎么珍贵也就一块玉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   不过二房一脉也有沉不住气的。   “帝王绿?!不可能吧?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大的帝王绿?”   “是啊老爷,现在市场上什么下九流的人都有,帝王绿更是稀罕,免不了有人动歪心思,可一定要当心啊。”原本站在身后的老人凑近沈榭,继续说道:“您,确定这是帝王绿吗?要不要人来验一下?”   闻言,沈榭冷哼一声,知道他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怀疑他人老不中用了,搞了块假的。   “老头子我只是年龄大了些,又不是废人,这种事情倒也还不至于出错!”   身旁的侍者见状也上前解释:“这是前段时间直接从购入的原石里开出来的,当时老爷就在现场,而且也找专家验过了,确实是帝王绿没错,二长老多虑了。”   他说完,二长老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被周杳不动声色地拦下了。   “张叔说得是,二长老您就不要多虑了,这纾儿的成人礼父亲难免费心些,而我沈家长女的成人礼,排面还是要有的。”   听完她的话,沈榭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沈家多年经商,在矿石开采这一块向来不看重,一直以来也确实没做出过什么实绩,所以沈启怀才将这形同虚有产业交与了大房经营。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被人遗忘的产业在今天居然能够开出这等成色的帝王绿,别说在沈家,就是放眼全球,这也是极为罕见的。   关键是这等珍品居然还到了一无是处的沈纾手上,这一连种种,便也不难理解刚才二长老的失态了。   ……   最后的礼品展示完,礼展也结束了,管家派人上台撤礼品。   “等等。”沈纾淡淡出声。   “怎么?大小姐,礼展已经结束了,您还要干什么?”管家被打断,只得叫人停下来。   沈纾换了个站姿,“谁告诉你结束了?”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份大礼。   “可是礼品全部展示完了,还不算结束吗?”管家环视台上,并没有发现被遗忘的礼品。   再仔细检查了一下,突然瞟到台下一角的另一堆礼品,管家指着那个方向发笑:“您不会还要展那些吧?那都是些杂门小派送的不入流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管家不屑地摇了摇头。   这大小姐果真是没见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居然想展那些下三流的东西!   而沈纾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看了下时间,应该快了。   就在她刚放下手机的瞬间,大厅入口处来人了。   “沈老先生,今日果然热闹啊!”   门口处传来一道浑厚硬朗的声音,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一共来了两人,走在最前面的人头发泛白,身着藏青长衫,身躯伟岸,步履稳健,快步走向前来。   众人疑惑这时的来人,视线都朝声源出望去,而在看清他的面容之后都心里一惊,自动恭敬地为其让出一条道来。   “刘副官。”沈榭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他一走近,周杳与沈启怀自然也认出来了,本来面容轻松的周杳在这一刻脸色也有些崩,双手紧握着,指尖都捏得泛白。   “大家不必拘束,我也不过是受人之托前来。”刘副官大方接受众人的目光,然后表明来意。   “这是我家老将为小姐准备的礼物。”刘副官说着便从身后的人手上接过东西,然后看向台上的沈纾:“小姐?”   听到在叫她,沈纾立马下台,模样无比乖巧:“刘叔叔。”   这位刘副官兼任Z国军委办公厅主任与京都国防科技大学校长,京都风云人物。   而他口中的老将,便是江维钧,Z国现任唯一上将,*****兼国防部长,京都最高军事长官,同时也是--她的外公。   沈纾觉得上一世她脑袋一定是被驴给踢了,放着这么好的金大腿居然不抱!   现在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再那么蠢,一定会紧紧抱住这条金大腿,死不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