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女婿韩东夏梦_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醉酒的娇妻
“滚开,别碰我。”
        韩东的手被甩脱开,他不禁皱眉看向面前这个摇摇晃晃的女人。         这是他的新婚妻子夏梦,宴席途中发神经一般的喝了许多酒,此时走路都已经成了问题。         “贱人!”         看她醉酒后,也一副高高在上的德行,韩东忍不住从心里骂了一句。         骂归骂,见她摔倒在地,韩东还是疾步赶上前把人扶了起来。         夏梦这会还有些基本的神智,挣动着,含糊不清的骂道:“韩,韩东。你离我远点,我最瞧不起你这种为了钱没有底线的人……才几个钱啊,就愿意当上门女婿?要,要不是我爸逼我,我都懒得多看你一眼……”         你麻痹的,都喝醉了还不忘贬损老子几句。         韩东羞怒交集。         夏梦不重,估计一百斤也不到。         他同意做夏家上门女婿,除了还人情债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被夏梦给迷住了。         说起自己的这个老婆,可是东阳市极为出名的大美女,追求者多不胜数。         白富美这三个字用在夏梦身上都显得太过普通,关键是还有钱,每天开着一辆红色宝马R8上下班,耀眼至极。         能娶到这种女人,似乎是荣幸。         其实不然,韩东跟她领证结婚之后,连她手指都没碰到过。不是不想,而是每当他心猿意马想入非非的时候,夏梦都表现的像是一只炸毛的母老虎,轻则侮辱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重则直接动手打人。再加上韩东上门女婿的身份,在她面前低了不止一头,就只好一忍再忍,心想着总有得偿所愿的一天。         “韩东,你说你干嘛同意跟我结婚,你明知道我喜欢别人……”这时候,夏梦又含糊说着醉话。         韩东心里不是滋味,谁知道你喜欢别人。要说知道,也是今天刚知道的。夏梦在席间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衣冠禽兽般的男人,然后就发疯似的开始灌酒。         郁闷着,怀里轻微的呼吸声响了起来,夏梦睡着了。         韩东吐了口气,笨拙打开车门把人塞进了后座上,往酒店赶。         到了房间,他将夏梦放在床上后,已经被折腾出了一身汗。         刚准备离开,回头间眼睛便有些异色。         原因是夏梦今天穿的是一套蓝色长裙,肩带不知道什么时间从肩头脱落了。         韩东不算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喜欢趁人之危。         暗中掐了一下自己大腿,锥心的剧痛让他人稍清醒了一些。正准备回自己房间休息,夏梦手突兀至极拉住了想要离开的韩东:“不要走。”         韩东以为她良心发现了,可惜心里温柔还没升起来,就听夏梦呓语道:“玉平,别离开我……”         玉平?         邱玉平,最近刚刚上了东阳卫视财经频道专访的那个年轻企业家,也是夏梦酒席上看到的那个男性。         挺优秀的人,即便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去看。对方风度翩翩,事业有成,是极少有女人可以抗拒其魅力的类型。         可是,夏梦现在是自己老婆。         韩东感觉头顶蒙上了绿油油的草原。         他压住心里来回冲撞的怒火,声音略带异常:“我不走,我不走。”         夏梦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眼泪簌簌下坠,起身抱住了韩东,或者说抱住了她幻想中的邱玉平。         “我爸疼我,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同意咱们在一起……我跟人结婚根本就是被逼的,你放心,我心里始终都只有你一个。你不想要我么,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嘴上无意识说着,脸慢慢朝韩东靠近。         韩东既羞且怒。         忽的恶向胆边生,不喜欢没关系,可他凭什么以夏梦老公的身份来听她醉后诉说这些对前男友的思念,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夏梦既然不拿我当回事,我干嘛还要憋屈自己。         后果,如此关头谁还有心思去想,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自己合法的妻子。         心思一起,人便疯狂。         韩东积郁了许久的情绪,潮水般涌来,进而决堤。         夏梦期间恢复了一丝神智,却没办法反抗看似只有二十五岁,实则当兵至少七年的韩东。后来,便也认了……         韩东人回过神来,看着陷入熟睡的夏梦眼角无意识涌现的泪痕,他呆呆出神。         夺造化的一张完美面孔,一眼清澈见底。         心疼,愧疚,种种情绪涌上,唯独没有后悔,他韩东做事,从不后悔。         ……         夏梦被床头震动的闹铃刺激的怏怏睁开了眼睛。         头顶是熟悉的吊灯,房间也是住了好几天的酒店房间。         她这次从东阳市过来临安市是出差,本来不想带丈夫韩东,耐不住父亲屡次要求,就妥协了。         记得昨晚是顺便参加住在临安市的表弟婚礼,巧合的碰到许久没见的前男友邱玉平,再然后……         她不是在做梦,尤其是看到还在熟睡的韩东之后。         触电一般,她环着手臂躲开。手在颤,脸色在变。         她那么爱邱玉平,都还始终严防着底线,没有越雷池一步。如今,却被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男人拿走了清白,即便这男人是她的丈夫。         乱糟糟的思绪冲击着她,夏梦不假思索,全力一脚蹬在了犹自熟睡的男人身上。         完了,什么都完了。         原打算好的不让韩东碰自己,等以后找借口离婚后寻邱玉平再续前缘,他知道自己没有跟韩东在一起过,肯定会选择体谅她。但现在……         而犹自在熟睡中的韩东被夏梦这么突然一下,直接踹下了酒店大床。         摔的不轻,手臂都在木质地板上给蹭破了。         韩东被这一脚给踹的睡意全消,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韩东既激动且心虚。         顾不上疼痛,韩东从地上怕了起来,偷瞄了夏梦一眼。         她拉着被子躲在床脚,一张俏脸苍白,双眼中密布着让人胆寒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