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方寻孙静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第6章
        方寻最讨厌这种没什么本事,却喜欢装腔作势,卖弄的人。         所以,他不介意将这家伙身上的最后一层遮羞布揭开。         “刘医生,你真的治不好我爷爷么?”         沈轻舞黛眉微蹙,问了句。         刘荣兴一听,顿时想被踩中了尾巴似的,赶紧解释道:“沈小姐,你别听这家伙胡说八道!         我刚才只不过是在想治疗方法,可这家伙一来,完全打断了我的思路!”         “小伙子,你要是不想帮忙就别来捣乱行吗?”         “就是!要是因为你而耽误了治疗,你负得起责任么?”         众人对方寻更加不满了,觉得这个小年轻就是来捣乱的。         沈轻舞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她看向方寻,冷声道:“这位先生,如果你帮不上忙,就请不要捣乱!”         “我帮不上忙?”         方寻呵呵一笑,斜了眼刘荣兴,“就算我的医术不是最顶尖的,那也至少比某人强!”         “哦?是么?”         刘荣兴眼眸精光一闪,道:“小伙子,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你就来治,我倒要看看你哪里比我强!”         是以,刘荣兴本来就治不好沈千山,刚才本来还在着急,该怎么下台。         而现在,方寻的出现,也让他有了借口,不再继续医治沈千山。         那到时候,就算沈老爷子真出了什么事,他也可以将全部责任推到方寻身上。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挽回自己的声誉,还不用自己负责任,简直是两全其美!         “刘医生,你真放心让他治啊,那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啊?”         “是啊,刘医生,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就喜欢哗众取宠,博人眼球,实际上没一点儿真本事!”         “小伙子,你省省吧,就算是为了出名,也不能拿病人的性命开玩笑啊!”         众人纷纷劝说刘荣兴,贬低方寻,字理行间透露的都是对方寻的不满。         沈轻舞也急了,“刘医生,你真的放心让这家伙给我爷爷治疗么?”         刘荣兴大手一挥,颇有种指点江山的气势,“各位放心吧,有我在这儿,沈老爷子不会有事的。         这小子不是说他的医术比我好么?那我自然要给人家一个机会嘛。         万一这小子的医术真的不错,我也可以建议院长招揽他,去第二人民医院做个医生。         这样对广大病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对不对?”         众人一听,也都觉得有道理,纷纷夸赞刘荣兴品德高尚,还一再强调让方寻不要乱来。         方寻自然知道刘荣兴是想推卸责任,他也懒得揭穿,而是直接走上前,蹲在在了沈千山旁边。         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方寻,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         方寻蹲下身后,伸出一只手在沈千山的胸膛上按摩着,并且在按摩的过程中将一丝丝真气渡入了沈千山的心口部位,温养着沈千山的心脏。         随后,方寻又用特殊的手法在沈千山身上各个部位的穴位轻轻点揉,为其打通堵塞的经脉。         这时,一旁的众人看到这一幕,脸上满是疑惑和古怪之色,根本看不懂方寻到底是在干嘛。         “刘医生,这小子在沈老爷子身上敲敲打打的,到底是在干嘛啊?”一位大爷疑惑地问道。         刘荣兴着实有些尴尬,毕竟他也看不懂。         他轻咳了两声,道:“这应该是中医里的一种按摩手法......”         然而,刘荣兴话还没说完,方寻直接抬起右掌,朝着沈千山的胸膛拍了下去!         砰!         一声震响!         然而,就在方寻一掌打下的刹那!         沈千山忽然浑身一抽,“噗”的一声,直接喷出了一口浓血!         “啊!——”         “杀人了!杀人了!!”         “这小子到底在瞎搞什么?竟然把沈老爷子打吐血了?!”         众人愣是被吓了一大跳,纷纷训斥方寻!         “这小子根本不会医术,不能让他治了,让他住手!”         刘荣兴也假模假样地喊了一声。         他心里也是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没有继续治疗,要不然就得自己背锅了。         然而,现在方寻已经沉寂在了治疗中,根本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准备拿出银针开始针灸。         可是,不等方寻进行下一步动作,沈轻舞一把冲了过来,直接将方寻给推到了一边!         “你滚啊!”         沈轻舞冲着方寻吼了一声,眼泪汪汪地道:“我本来以为你真的有办法治疗我爷爷,可没想到你却害我爷爷!”         方寻皱了皱眉,本想解释一番,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毕竟,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本来这一次是可以很轻松就治好这老头的,可现在被打断,下次再想治,就有点麻烦了。         方寻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朝着街边走去。         也就在这时候,救护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救护车来了!”         “有救了!有救了!”         众人欣喜异常,也顾不上训斥方寻了。         不过,沈轻舞却寒着一张脸,冲着方寻喊道:“如果我爷爷真的因为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也别想着逃跑,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沈家也会将你抓回来!”         方寻只是不屑一笑,头也不回地道:“明天零点之前来紫荆会所求我,你爷爷才有生还的机会!         倘若过了零点,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爷爷!”         说完,方寻直接骑上自己的电瓶车,离开了。         沈轻舞死死地盯着方寻离开的方向,咬了咬银牙,然后赶紧转身上了救护车......         方寻离开那条街道后,又开了二十几分钟,便抵达了一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小区。         这个小区因为年久失修,所以很陈旧,住在这里的一般都是外地来的打工仔,小区连个保安都没有。         方寻把电瓶车停在楼下后,直接来到了六楼。         打开一个房间,里面是一个二三十平的单间,里面的家具都是方寻从二手市场淘来的。         关上门后,方寻冲了个澡,然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很小,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桌上放了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老旧的照片。         照片中是一个贤淑温婉的妇女和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笑得很灿烂的少年。         方寻拿起照片,怔怔地看着照片上的女人,眼眸中久违的浮现出一抹温暖之色。         “妈......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方寻轻轻呢喃一声,自言自语:“本来我是想跟着师父就此离开的,毕竟这里没有值得我留念的东西......         可师父说我的心性还不够,要我回来修身养性......         不过,这样也好,这次回来,我不仅会完成师父交给我的任务,我还会查清楚当年父亲为何会无故失踪,他又到底去了哪里?         而且,我还会查出当年车祸的真相......”         说到这里,方寻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冷冽的杀意......         想到当初那场车祸,方寻就觉得有很多疑点。         为何那辆货车的刹车会正好失灵?         如果不是母亲在货车撞过来之前将自己推开,恐怕自己也早就被撞死了。         后来警方的人也做了调查,可是因为货车司机也在车祸中丧生,所以案子定义为意外,最后草草收场。         如果不是云游至此的师父带走了自己,恐怕当年心灰意冷的自己早已跳海轻生......         “当年的那场车祸真的是意外么?”         方寻脸色沉冷,好似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         这件事最好只是个意外......         倘若不是,而是有人处心积虑为之......只要让我查到,无论这家伙逃到哪里,我方寻必杀之!         我方寻,回来了!         一股君临天下之意随之扩散而出,整个房间气温骤降,眼前好似化作一片尸山血海,刹那间便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