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尊奶爸叶辰苏雨涵叶萌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你会跪着求我的
随着叶辰的话音落下。
        整个集药轩门口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还真有不怕死的啊!         众人反应过来之余,随即爆发出一阵哗然。         实在是叶辰太过于年轻了!         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一身装扮寒酸至极,完全看不出半点会医术的样子。         现场有老中医直接开口骂了起来,年轻人,你特么是在逗我们吗?         叶辰充耳不闻,只是一脸淡然的看着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其中一个冷笑一声随后便进了屋,看样子是去通知有人揭榜了。         至于另一个大汉则是满脸怜悯的看着叶辰,在他看来,叶辰和之前被打残的那些人一样,看到悬赏丰厚,所以不怕死。         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门口的位置便多出几人。         领头的是一个中山装老者,面色红润,精神焕发,只是神情不苟言笑,嘴角还带着一抹冷冽之色。         看到来人,众人面色一凝。         药王孙兆年!         一个囊括了整个黔南所有中药产业的大佬,一个跺跺脚都能引起黔南为之地震的人物,身价过亿自然是不用说。         最重要的有传闻药王手底下有一个采药帮,专门负责收集药材,这些人不光能收集药材,还能砍人……         孙兆年扫视了一下人群,随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叶辰,目光逼人:“年轻人,是你揭的悬赏贴?”         “不错。”叶辰淡然一笑。         “我的规矩在场的都知道,倘若你本事不济,后果很严重。”孙兆年目光闪烁个不停:“所以,现在我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         按理说,他张贴悬赏,自然是希望天下杏林高手都闻风而来,可利益动人心,总有些人想要浑水摸鱼,如果不稍微震慑一下宵小,集药轩的门槛岂不是会被踏平?         而在他看来叶辰正是后者。         话音落下,众人的呼吸当即为之一滞,从孙兆年的话中都能感受到一股肃然与铁血之气。         先前的眼镜医生面色一白,满脸感激的看向身旁的大叔,真是好险啊,紧接着他便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叶辰。         迎上孙兆年的话,叶辰答非所谓的道:“我只想知道,如果治好了你的女儿,天灵花是否会给我?”         孙兆年哈哈大笑,双眼微眯道:“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女儿,天灵花不但给你,我还会将蓉蓉许配给你,外加一千万嫁妆!”         “咕咚!”         现场顿时响起一连串咽唾沫和倒吸冷气的声音,眼中一片火热。         孙思蓉。         号称黔南十大美女之一。         不知道被多少人奉为梦中女神,追求者更是数不胜数,奈何孙思蓉眼光太高,而大家又碍于孙兆年的权势不敢乱来。         一旦成了药王的女婿,可以说是一朝升天,在整个黔南都能横着走,就连顾少坤这个顾家大少都有些心动。         众人惊叹之余,叶辰却是摇头微笑:“免了,看你这幅尊荣,就知道你女儿好不到哪里去,况且我也是有家室的人。”         他倒不是装逼,而是怕自己治好了人,对方真赖着自己,到时候萌萌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妈,不恨死自己才怪了。         众人闻言身形顿时一个趔趄,满脸错愕,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嫌弃还是嫌弃呢?         孙兆年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进吧,希望你的本事比你的口气还大,如若不然,哼哼……”         叶辰回头对着人群中的顾少坤和阿虎微微点头,随后便跟着孙兆年走进了集药轩,直奔二楼的一个休息室。         此刻里面也聚集了不少人,不过大多数是身穿制服的医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医学仪器。         而在仪器的中间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面色发白的女子,女子眼眸微闭,精致的五官苍白不已,身上还盖了厚厚的两幢被子。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寒气。         孙兆年面带痛惜的看了看床上的女子,抬眼对身旁的一个老中医问道:“小姐怎么样了?”         他老来得女,可以说所有的精神寄托都在女儿身上。         “小……姐的生命体征正在下降,我……我们尽力了。”那位老中医擦了擦汗,结结巴巴的道。         孙兆年面色微沉,看了一眼叶辰:“请吧!”         叶辰点了点头,上前两步走到床前,探出手把住女子的手腕,暗自往她体内渡入了一道灵气,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袭来。         孙兆年一直死死的注视着他,忍不住问道:“如何?”         叶辰开口正要说话的时候,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从外面快速走来,然后走到孙兆年身边,悄声说了几句。         孙兆年顿时面露狂喜之色,激动得不能自已:“快,快请,不,还是我亲自去请!”         说着他不再多看叶辰一眼,转身就带着人走出了屋外,似乎是要迎接什么重要人物,和对待叶辰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         叶辰面露错愕。         不多时,只见孙兆年去而复返,不过却是簇拥着一个青年。         青年约莫二十余岁,身着西装,气度非凡。         孙兆年满脸潮红,仿佛是看到救星一般:“林先生,这次您肯下山为小女治病,我实在是感激不尽!”         青年一脸淡然,扫视了一眼床上的女子,目光一阵火热,随后便把目光投向叶辰,皱了皱眉道:“这位是?”         “这位也是前来给蓉蓉治病的。”孙兆年解释道。         青年闻言顿时冷笑一声:“治病?我看不是江湖骗子吧?孙老,枉你活了大半辈子,却连这点情况都分辨不清楚。”         孙兆年一脸尴尬。         之所以让叶辰进来,是因为眼前的青年当时还没有下山,没办法之下,他只得死马当活马医。         青年不等他说话,无比鄙夷的看了看叶辰,挥手道:“让他滚出去,有我林梵在此,哪里用得上这样的垃圾!”         “是!”         孙兆年应了一声,转身看着叶辰,神情冷漠:“你要庆幸林先生来得及时,否则你的下场和之前那几位一样,还不快滚!”         叶辰坐在一张椅子之上,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翘起二郎腿看着他。         “孙兆年,如果我说,你会跪着求我的,你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