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铁血医神江景天程雨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生不如死
江景天轻轻笑了。
        原以为,七年过去,杨文聪一家能对他多少有点愧疚。         没想到再见面,杨家对他只有诋毁、谩骂和羞辱。         白眼狼,就是白眼狼!         “我是来送礼的!”         再抬头,他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大厅里光线顿时一暗,巨大的LED显示屏上骤然播放起一段VCR。         “卧槽!真的假的?PS的吧?”         “太劲爆了!杨小娟看着挺文静一人,没想到背后……”         “女人浪起来,哪有男人什么事?”         惊呼声四起。         只因这段VCR展示出来的,居然全是杨小娟和男人鬼混的照片。         或者在浴缸,或者在床上,或者在夜场……甚至还有在公共场合的私密小动作。         花样迭出,画面少儿不宜。         最关键的是,她身边的男人个个不同,却无一是今日的新郎官魏冠玉。         “关掉!我叫你关掉!”         新娘杨小娟悚然变色,远远扔出麦克风,去砸现场视频师。         视频师茫然且无辜——这段视频根本不是他播放的。         “我不管你是谁,立刻关掉VCR!不许污蔑我的妻子!”         新郎几步上前,一把揪住江景天的衣领,怒吼道:“小娟不是这种人!”         “新郎官别冲动。”         江景天手指在他脉上轻轻一搭,微笑道:“你脉象纯阳,不掺杂丝毫阴柔气息,能为新婚妻子守身如玉,难能可贵啊!”         “废什么话!我老公让你关掉VCR,你听不到吗?”         杨小娟冲过来,抬手要打江景天耳光。         啪!         江景天一把抓住她手腕,同样搭上她的脉象。         然后咧嘴笑了。         “小娟你有孕在身,更不能冲动。”         转目望着新郎,江景天说道:“恭喜新郎官喜当爹,再有五个月,你就该为娃买尿不湿了。”         抬手一指LED大屏幕,画面一转,呈现出来的是一张人工流产手术单。         接着,是一张少女体质修复手术单。         然后,又是一张流产单据……         “啧啧……”         江景天笑道:“可怜的娃,喜当爹就算了,老婆肚子里还死过不少人……”         “江景天,你这个疯子!”         杨小娟快疯了,她踉跄倒退,大声叫道:“我流产太多,这个孩子保不住终身不孕!好不容易找上魏家这个接盘侠,你来捣乱,你,你是不是要害死我?”         轰——         新郎如遭雷击。         魏家其他人集体变色。         杨小娟冲动之下说出的这番话,佐证了VCR的真实性!         “杨文聪,我魏家诚心娶妻,我儿对小娟一往情深,你们杨家就这么下作欺骗?”         魏家家主魏宏扬勃然大怒,厉声喝道:“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魏宏扬,你放肆!”         杨文聪脸色铁青,咬牙道:“婚姻之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给你什么交代?”         “好好好!杨家无耻,领教了!”         魏宏扬爆喝道:“儿子,我们走!”         啪!         新郎甩了杨小娟一个耳光,扔掉胸花,跟上父亲脚步。         转眼间,魏家来宾尽数撤走。         “冠玉!冠玉……”         杨小娟绝望大叫,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亲!江景天,你丧尽天良!”         杨文聪厉声怒吼:“来人!打!给我往死里打!”         十几个保镖涌入,围上江景天。         江景天脸色不变,身形化风。         所到之处,举手投足之间,一根根金针被他扎入保镖们身上不同穴位。         气势汹汹的脚步一滞,保镖们原地一呆。         下一刻,有的仰天大笑不止,有的痛哭流涕不休,有的嗷嗷大叫着,跟身边其他保镖互殴……         此间癫狂莫名之状,触动了所有人心底脆弱的神经。         不知道多少人脸色骤变,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坏你女儿婚礼就是丧尽天良?那你当年千方百计置我于死地又怎么算?”         江景天望着杨文聪邪笑:“我是你亲外甥!”         杨文聪面目狰狞,厉声喝道:“江景天,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随便你怎么说。”         “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只是开始。”         “接下来一个月,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想要报复我的话,随便!不管你有什么手段,尽管来!”         “一个月之后,我等你全家跪在我面前求放过!”         说完这话,江景天转身就走。         背影,坚韧,无畏!         无人去拦。         无人敢拦!         江景天走出静海大酒店,雷承虎驾驶的一辆低调桑塔纳已经在等了。         他抬脚上车,说道:“替我谢谢你麾下的网络技术人员。”         婚礼上的视频播放系统,是雷承虎手下黑入操控的。         “小师叔客气。”         雷承虎问道:“对了,小师叔,既然您已经知道所有仇家,把他们直接灭了多好?来杨家闹这一出,岂不是打草惊蛇?”         “直接灭了他们,太仁慈。”         江景天轻轻冷笑,说道:“我要他们五家……生不如死!”         雷承虎微愕。         然后,默然。         把仇家直接灭了,是他站在近海军区司令长官的角度上,应有的战术考虑。         但站在江景天立场上,怎么对付那五家仇家都不为过……         “承虎,电话里你说,已经找到我爸了?”         江景天问道:“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         “对不起,小师叔……”         雷承虎脸色微变,犹豫着说道:“情况可能和您想象的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江景天皱眉问道:“承虎,直说无妨!”         “江老先生他……他疯了。”         雷承虎轻轻叹息。         江景天如遭雷击,双目泛红,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七年前,他出事之后,爸爸江志厚随之下落不明。         此番归来,报仇之外,自然要找到爸爸,侍奉终老。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爸爸居然……疯了!         “具体不详。”         雷承虎说道:“听说,你出事之后,江老先生失踪了很长时间,再回来,就已经疯了。据猜测,应该和杨家有关系。”         “杨家……”         车厢里,瞬间杀机四起,激得雷承虎和司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景天深吸一口气,说道:“先送我去见他老人家!”